舞台劇正式表演的時間向後延了一個星期。

Newt在留院觀察一天之後回到家裡,他和Alby告訴他的父母說他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來,所以摔斷了腳踝,而他父母只是給了他一百元,叫他以後上下樓梯時記得睜大眼睛。

在那天翹課過後,Thomas和Minho被罰了三天的留校察看,因此劇團的練習也跟著延後一個小時,好讓他們能夠順利參與。

Alby再度回到劇團裡,整個劇團照著原本的劇本進行最後的排練。Newt在自己開場時的獨白裡加入了一點敘述,好讓他右腳打著石膏又拄著拐杖的模樣多一點合理性。

而和Minho真正開始交往的事讓Thomas被Teresa調侃了一整個晚上。他和Teresa一起去了梅西咖啡屋,Teresa得知這消息時發出的爆笑聲讓整間店所有人都轉過來看他們。她想盡辦法打聽他們接吻的細節,而Thomas死也不肯多講:梅西咖啡廳裡有太多人,他可不希望自己和Minho接吻的事情成為咖啡廳裡的八卦。但是在Thomas差點要後悔告訴Teresa這件事的時候,Teresa突然伸出手緊緊抱住他,告訴他她以他為榮。雖然有點難為情,但Thomas也環住她的肩膀。他說他很高興她一直都在他身邊,而且他是認真的。

儘管稍微繞了遠路,但是最後,所有的事情終於都步上了正軌。

正式演出那天,他們的劇場裡幾乎座無虛席。這個劇團中有好幾名演員都是最後一次在這裡表演,因此幾乎全體學生都到場了。來自加州幾間大學戲劇學院的教授們被安排坐在第一排的座位,那些座位上都用黃色的紙張標示著「保留席」。

表演是下午三點十分開放入場,四點正式開始。劇團成員們和Wes早上九點就到劇場,把所有的一切都再度確認過:道具、燈光和布幔的拉繩。這是Thomas第一次的舞台劇表演,雖然台詞很少,但他仍然無法抑制地感到肚子裡一陣翻攪,像是有一千隻蝴蝶在裡面拍打著翅 膀。

時間比他想像的過得更快,在大家又對過一次台詞之後,Zart從台前跑回後台,告訴他們準備要讓觀眾們進場了。

當觀眾席的燈光暗下來時,Thomas覺得自己的手心開始發冷。他坐在後台的其中一張鐵椅上,焦慮地搓著雙手。他知道他的爸媽和Teresa都會出現在台下,這讓他更覺得背脊發涼。

「別擔心啦,Thomas。」Minho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他身邊,抓住他的手腕。「凡事都有第一次。你會沒事的。」

「好吧。」Thomas回答。但他沒辦法阻止自己的腸胃繼續打結。

「嘿,嘿。」Minho靠近他,對他微微一笑。「我們劇團很棒的,好嗎?對我們有點信心,對你自己有點信心。」

「好吧。」

Minho捏了捏他的手腕,然後Wes大喊要大家開始準備開場。

事實證明Minho說得對:他們劇團真的很棒;每一幕結束時觀眾的掌聲、歡呼和口哨聲都證明了這一點。

Thomas上場時,他發現他根本看不見底下觀眾席的面孔。觀眾席昏暗的光線和舞台上的燈光形成的反差,使得下面的面孔變成一張張相似的陰影。他不知道他爸媽和Teresa坐在哪裡,而突然間,讓他感到喘不過氣的壓力就像是被撬開的汽水罐般逸散出去。他順利地演完他的部分,然後回到後台。

Minho在後台等他。

「做得好啊,Thomas。」Minho說。「早就跟你說了,沒什麼好擔心的。」

當Minho握住他的手時,Thomas才意識到自己的整條手臂都在發抖。他用力回握Minho,好讓自己的手臂回到控制之下。

這齣戲很快就要到最後的高潮了。除了舞台上的演員之外,其他的人都擠在後台的布幔旁,從狹窄的通道間偷看台上的表演。

從他們站的位置看出去,Thomas只看得到Alby和Newt的背影。Newt的右腳裹著石膏,手臂下方撐著拐杖。他站立的模樣讓Thomas的心臟湧起一股熱流,他趕緊眨眨眼睛,以免眼淚滴出眼眶。

「我們掙扎,我們受傷,我們憤怒。但最後我找到了你。就像是在漆黑的迷宮中找到一盞燈光,就像是在盤根錯節的叢林中找到一條離開的道路。」Thomas聽見Newt這麼說。

Newt這次的語調比任何一次彩排都要認真、都要誠懇。劇團裡沒有人知道這件事,只有Thomas和Minho知道,那是因為這些話全是Newt的肺腑之言。

Minho站在Thomas旁邊,仍然牽著他的手。所有的人都擠在他們身邊,他們的手臂緊緊貼在彼此身上,因此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牽手的樣子。

「Newt這傢伙。」Minho低聲說。「最後這場戲演得還真好。當然了,因為他根本不是在演戲。」

Thomas看著Alby說出回應的台詞。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Thomas總覺得Alby也演得特別好。所以,這表示Alby也不只是在演戲嗎?Thomas暗自希望,在經歷過這些後,Alby能夠接受Newt的心意。

這齣戲就快結束了。這些高年級學生們畢業前的最後一場表演就要結束了。Thomas突然意識到,當這齣戲謝幕時,似乎也同時是他們高中生涯的謝幕。他不由得抓緊Minho的手。

「就像你所說的。」Alby說出他的最後一句台詞。「我也找到你了。」

Newt推開拐杖,把手伸向Alby。

等到Alby牽住他的手,燈光就會調暗。台前的布簾會放下,然後觀眾席的燈光會亮起。

但是Alby沒有按照劇本演出。當他拉住Newt的手時,他並沒有讓劇情就此停止。他順勢一拉,讓只能靠一隻腳站立的Newt重心不穩地倒向他。然後在劇團所有人錯愕的目光之中,Alby吻了Newt的嘴唇。

「搞屁──」Thomas的後方有人倒抽一口氣,低聲喊道。

「這段不在劇本上,對吧?」某個女孩問道。

「去你的,Alby。」Minho竊笑起來。「老天,你這個大混蛋。去你的。」

Thomas回過頭,看見站在後面的Wes一臉摸不著頭緒的表情。然後Thomas微笑起來。

「你永遠也不要再做那種事。」Alby的聲音透過他衣領上夾著的麥克風傳出來。「我永遠也不會再讓它發生。」

所以,看來Alby也不只是在演戲。

Minho轉過頭去,對著負責控制燈光的Zart發出嘶聲。「快熄燈啊,傻子!」

「噢!」Zart像是大夢初醒般回過神來,立刻調整舞台上的光線。


布幕隨著燈光漸弱放了下來。Alby替Newt撿起拐杖。在陰暗的光線中,Thomas看不見Newt和Alby在台上做什麼。但是台下傳來如雷的掌聲,證明最後Alby的擅自加戲帶來了正面的效果。

「該謝幕了。」Wes在後面催促道。「大家快回到舞台上。」

一群人穿過通道,跑上舞台。Minho緊緊抓著Thomas的手。他們按照原訂好的排列順序站成一排,然後光線再度打亮,布幕緩緩升起。演員們牽起彼此的手,在布簾完全升起後對著觀眾鞠躬。

觀眾席的燈光也亮了,而Thomas終於在人群中看見Teresa和爸媽的臉。Teresa對他豎起兩手的大拇指。Thomas忍不住舉起他和Minho牽在一起的那隻手對她揮了揮。Teresa露出燦爛的笑容。

台下的掌聲和歡呼聲還在繼續。Thomas偷看了Minho一眼,發現他的眼角有一點什麼在燈光下閃閃發光。Minho和其他演員們對著觀眾席大喊謝謝,而Thomas覺得自己的胸口被一股溫暖的感覺佔得滿滿的。

當布幕再度降下時,Minho把Thomas拉過去,用手臂緊緊圈住他的肩膀。Thomas不知道他爸媽會不會看見Minho的動作,他也還不知道要怎麼告訴他們他和Minho的關係。不過Thomas決定,這一次他不要在乎誰的眼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