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y打了分機電話,請醫生回來病房。醫生告訴他們Newt要住院觀察一天,確保他沒有腦震盪的問題,然後問Newt的父母什麼時候會到。Alby隨便胡謅了一句,說他們現在正在準備下高速公路。

醫生離開後,Minho說他想去醫院附設的餐廳買個咖啡。他問Alby有沒有需要替他帶什麼回來,不過Alby說他不渴,他只是坐回病床邊的椅子上,和Newt沉默地望著彼此。

Thomas和Minho一起離開病房。

「我想我們最好給他們一點空間。」當他們走進電梯裡時,Minho如此說道。

Thomas點點頭。

他們搭乘電梯回到一樓,然後照著牆上的路線指示前往餐廳。

「剛才還真是讓人印象深刻,對吧?」Minho說。

他們穿過人來人往的走道。Thomas還不確定自己該對這整件事發表什麼想法;他的大腦還沒有從Newt剛才的表白中恢復過來。

「我的意思是,Newt喜歡Alby?哇喔。」Minho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媽的,認識他這麼久,他怎麼就從來沒想過要告訴我們他是gay?」

「可能他找不到機會說。」Thomas說。

「也可能是因為我們從來沒想要知道。」Minho若有所思地說。「你知道,我們這些人不能真的算是親近的朋友。」

Thomas想起Minho說過的話。他們像是同事,他們有共同努力的目標,他們或許也像家人──但是他們並不了解彼此。

「不過,好吧。這總算解釋了為什麼每次吵架時Newt老是站在Alby那邊。」Minho哼笑出聲。「Newt那傢伙的喜好還真是明顯。」

「他們很親密嗎?」Thomas問。「比起你們全部的人?」

「他們兩個、Gally和我,我們是劇團最早的成員之一。當劇團剛成立、在招募新成員的時候,我們四個是最早加入的。」Minho說。「所以我們認識的時間最長。但是我們不能算真的了解彼此。你知道,那就像是我們所有人都對其他人劃出一條界線,在那條界線之外,我們能和平共處──當然,Gally是例外──但是在界線內,我們絕對尊 重彼此的個人空間。換句話說,我們從來不干涉對方劇團以外的生活。」

他們兩人走進餐廳裡。此時餐廳中沒什麼用餐的顧客,只有幾個人坐在桌子前喝著咖啡看報紙。他們站在櫃台旁,抬頭看著上方的菜單。

「一開始,我和Alby的互動很少。」Minho繼續說。「他很少說話,只是默默做自己的事,Wes交代任何事情他都會做到。大概就是因為這樣,Newt喜歡和他待在一起。最早開始會待在Newt家打發時間的人也是Alby。後來那逐漸發展成一種習慣,因為我們發現Newt家幾乎永遠沒有其他人。」

他們點了兩杯冰的拿鐵,然後找了一張靠近角落的桌子坐下。

「而那是我們唯一知道的Newt的隱私。他的爸媽是嚴重的工作狂。」Minho咬著吸管說。「所以,對,如果你要說的話,他們兩個是比我們其他人更親近一點。誰知道Newt還有沒有讓Alby知道別的秘密。」

Thomas點點頭,喝著自己的咖啡。

「我一直覺得Newt這個人的腦子怪怪的。」Minho說。他搖了搖頭,露出一個微笑。「但我沒想到他會瘋到這個地步。用劇本表白?天啊。他到底看了多少電影才會做出這麼戲劇化的事?」

「我覺得他剛才這麼做很勇敢。」Thomas脫口說道。「在你們面前承認自己的性向──尤其是直接對著Alby這麼說。」

「喔?」Minho斜著眼睛看他。

「如果是我,我可能會選擇什麼都不說。」Thomas說。「就像他說的,都已經無所謂了。」

「嗯,我相信他自殺的時候一定撞到腦袋了。」Minho聳了聳肩。「但是,這跟你有什麼關係?」

Thomas愣住。他聽見Minho的問句裡似乎藏了一點什麼東西。然後他發現自己似乎說錯了什麼。

「呃,我的意思是──」

Minho看著他的眼神太直接。就在這瞬間,那天晚上和Minho在跑道中央的草地上接吻的畫面湧進他的腦海裡。Thomas低下頭吸了一大口咖啡,冰涼的液體順著他的喉嚨滑進去,卻無法使他的臉頰降溫。

「Thomas?」Minho說。Thomas發誓他在Minho的聲音裡聽見笑意。「看著我。為什麼要躲?」

「我沒有躲。」Thomas反駁。

他賭氣般抬起頭。然後他赫然發現Minho的臉就在那裡,距離他不到一吋遠。Minho的呼吸中帶著咖啡香,他的一隻手輕輕碰觸Thomas的臉頰。

「對,你沒有躲。」Minho竊笑著輕聲說道。「而且我知道你很想念那天晚上的吻。」

「我……」Thomas試著找出幾個單字,但是他腦中的詞庫全部被打散,飄浮在一片狼藉中的殘存字彙只剩下兩個:「老天」和「Minho」。

「而且,當然。」Minho說。「我想念吻你的感覺。」

然後他們之間不到一吋的距離完全消失了。Thomas反射性地倒抽一口氣,但他只吸入一大口Minho嘴裡的咖啡味。他很確定餐廳裡的其他人都被Minho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他可以感覺到視線在他們身上集中。但是Minho旁若無人地捧著他的臉,像是在強迫Thomas和他一樣忽視他們。

於是Thomas閉上眼睛。於是他的世界裡只剩下他和Minho。於是他的心跳再次不受控制地加速起來,而他慶幸沒有儀器會把他的心跳顯示在螢幕上。於是他終於不只是被Minho親吻,而是笨拙地嘗試回吻他。

於是這個吻持續了一段有點長的時間,長得讓Thomas差點無法呼吸。而他卻忍不住期待它能久一點,再久一點。

當Minho的嘴唇終於離開時,Thomas腦中一片空白。他呆滯地看著Minho的臉,而Minho低聲笑了起來。

「你知道,看Newt那麼做,讓我有點慚愧。」他說。「所以我決定,不要等真的來不及的時候再來祈求第二次機會。」

「噢。」Thomas遲鈍地回答。

「所以我必須問你這個問題。」Minho說。「我們在一起吧。你覺得怎麼樣?」

此時,Thomas唯一知道的事情是Minho的手還貼在他臉上,而這讓他沒辦法思考。

在他開口回答之前,有那麼一瞬間,他懷疑自己會不會因此後悔。但他想,如果他沒這麼說,他會更加後悔。

「好。」他說。

Minho臉上的笑容擴大,占滿Thomas的視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