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他們三人先後喊道,Minho和Thomas往床頭擠去,不過Alby已經站在他的枕頭旁,伸手抓住他的肩膀。

Newt低聲說了一個字。但是他的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哽住了,他發出來的聲音只是一聲含糊不清的低吟。

「太好了。」Thomas說。「我現在打電話給醫生。」

「不,等等。」Alby說。

Thomas錯愕地轉頭看他,但Alby的注意力卻在Newt身上。Newt的另一隻眼睛腫了起來,只睜開一條細縫。Alby低著頭,把耳朵靠近他。

「你說什麼?」Alby問。

所以Newt又說了一次。「Alby?」他艱難地掙扎著說。「你……在這裡幹嘛?」

「是我帶你來醫院的。」Alby像鬆了一口氣般,肩膀的線條柔和下來。他甚至想辦法讓自己的嘴角看起來帶了一點微笑。「但你現在沒事了。」

「沒事?」Newt的視線跳到Minho身上,然後轉向Thomas。然後他再度看回Alby臉上。「我不覺得沒事。」

「你在想什麼?」Minho質問道。「自殺?你以為自殺能解決什麼 問題──」

「閉嘴,Minho!」Alby說。「我們還不確定,好嗎?在我找到他的時候他就已經躺在那裡,沒人知道他的動機──」

「我們應該要先請醫生過來。」Thomas打斷他們。「至少先讓醫生確認一下他的狀況──」

「但我的確想自殺。」Newt輕聲說。

他的音量很低,低得幾乎被人忽略,但是卻讓三個人同時安靜下來。他們轉向病床,瞪著眼睛看Newt。

「你說什麼?」Alby遲鈍地問。

「你為什麼在乎?」Newt反問。

「我為什麼在乎?Newt!」Alby咬牙。「你想自殺耶!我當然在乎!」

「那你為什麼離開?」Newt問。他的聲音有點顫抖,但Thomas不確定那是因為他剛從昏迷中醒來,或是因為其他原因。

Alby只是瞪著他看,一句話也沒說。

「你知道這份劇本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你知道這齣舞台劇對我來 說有多重要。」Newt緩緩地說。「但你選擇那樣走掉──把一切都帶走了。」

「Wes已經告訴你,我們取消表演也沒關係!」Minho說。「你有什麼毛病?」

「有時候那樣很痛。你不會流血,但你已經受傷了。你們懂嗎?」Newt閉上眼睛。「你試著讓某些東西找到出口,但是最後你發現那已經太晚了。那樣很痛。」他頓了頓,補充道。「當然,我現在真的流血了。」

「你在說什麼?」Alby皺起眉頭。

「你們都看了劇本。但你們什麼都不知道。」Newt喃喃自語。「你們什麼都不知道。」

「喔,拜託。」Minho說。「你什麼都沒說,你怎麼能期待我們懂?」

Newt躺在床上動也不動,像是被拔掉電源的機器人,除了床頭上還在記錄著他心跳的螢幕,沒有任何東西能證明他活著。這畫面讓Thomas的心臟一陣抽痛。他從沒看過有人這麼絕望和沮喪。事實上,Thomas還沒有好好消化這整個情況:Newt嘗試自殺。他逐漸了解到,現在躺在病床上的這個人,只是Newt的空殼,是原本Newt的影子。他很害怕當他們繼續探究時,他們最終會發現他裡面什麼也沒有。

「Newt。」 Alby低聲說。「告訴我們。那是怎樣?劇本想說什麼?」

「現在還重要嗎?」Newt沒有睜開眼睛。「沒有劇本了,也沒有表演。那不重要了。」

「少打啞謎了。」Minho說。「現在我們在這裡,你何不好好解釋給我們聽?」

「如果他不想說就不要逼他說。」Alby粗聲說道。

「你真的不知道嗎,Alby?」Newt說。他半睜開眼睛,看著Alby。

Alby的表情就像上課偷傳紙條被老師抓到的學生。「我該知道什麼?Newt,告訴我。」他低聲說。「你現在說我就會懂。」

「這份劇本是寫給你的,你看不出來嗎?」Newt說。他的聲音再度顫抖起來。而這次Thomas幾乎很確定那是因為過度激動的情緒。螢幕上,Newt的心跳數字從七十九一路上升至一百一十八。

「我?」Alby愣了愣。

「對,你。」Newt說。一百二十。「那些台詞……『這是一條又長又崎嶇的路。我們來回奔走,不斷錯身而過。』」Newt複誦道。「『我們掙扎,我們受傷,我們憤怒。但最後我找到了你。就像是在漆黑的迷宮中找到一盞燈光,就像是在盤根錯節的叢林中找到一條離開的道路。』這是寫給你的,Alby。」

一百二十七。一百三十。一百三十九。

沒有人說話,只有儀器規律地發出一聲聲電子音效。Thomas偷偷瞥向Alby,但他的臉上一片空白,好像Newt的話是一個磚頭,重重砸在他頭上,讓他一瞬間失去所有反應能力。

「你聽得懂嗎?」Newt說。他的心跳數字在一百四十七上下跳動,他的呼吸不太規律,胸口在被單下起伏得非常明顯。「那不只是台詞而已。那不只是兩個角色在舞台上說著矯情又刻意的句子。那是我,Alby,那是『我』在對『你』說。」

Alby的喉結動了動,他的下巴緊緊繃著,但他整個人像是被釘在地上般動也不動。

「我喜歡你。」Newt沙啞地說。「這幾年來都喜歡你。這個劇團是我的一切。這份劇本是我最後一次在這劇團裡寫的劇本。這份劇本是要獻給你的。」

Thomas的內心被一陣懊悔的浪潮侵襲,讓他不得不緊緊抓住病床邊的欄杆,以免自己腿軟摔倒。

他到底做了什麼?Thomas回想起Gally毫不留情地批評這份劇本的內容,也想起劇本裡那些原本看似太過煽情的台詞。或許Newt太著重於在劇本中放入個人情感,因此忽略了劇本技術層面上的注意事項,但是Thomas自以為他是誰,有資格在搞清楚之前就任意批判他人在作品中注入的感情?

他終於知道,他在批評的不是一份劇本,而是Newt要送給Alby的禮物──是Newt的整顆心。

而接下來Alby的離開意味著這份禮物被拋棄了。Thomas終於理解為什麼Newt絕不同意換角。因為除了Alby,沒有人能在舞台上接受Newt的告白──那些話是寫給Alby的。只有Alby能站在那裡收下那些字句。

老天,他們到底做了什麼?

淚水溢出Thomas的眼角。他抬起眼睛,看向Minho。Minho的表情是純然的錯愕。

「你喜歡Alby?」他不可置信地問。「但是這幾年來,你一點表 示也沒有?」

Newt搖搖頭,閉上眼睛。他的鼻頭泛紅,兩道淚水滑過他的臉頰,滴在枕頭上。

病房裡一片寂靜,就連隔壁兩張病床也沒有傳來任何聲音。或許,Thomas想,他們也都被Newt如此絕望挫敗的表白給震懾住了。

他看向Alby,但Alby仍然沒有任何動作。Thomas突然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麼。

「Newt,我很抱歉。」Thomas低聲說。「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現在來不及了嗎?」

像是被Thomas說的話開啟了某種開關,Alby突兀地冒出一句。Thomas轉頭看了他一眼。Alby的一隻手撐在床邊,握成拳頭。

「Newt,跟我說話。」Alby說。「現在來不及了嗎?」

Newt睜開眼睛。

「我有沒有第二次機會?」Alby問。「讓我做好這件事。至少讓我把這一件事做對。」

「你是認真的嗎?」Newt輕聲問。

「我是認真的。」Alby彎下身,直直看進Newt的眼睛裡。「再認真不過。」

有幾秒鐘,Newt什麼也沒說,眼睛眨也不眨。接著另一波淚水湧出,被枕頭吸收。Alby的拳頭鬆開,找到Newt放在被單上的手,緊緊握住。

「我們一起把它演完。」Alby說。「我們一起把最後這齣戲演完。」

Minho吐出一口氣。

而Thomas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在他們每個人都動手毀了一切之後,這所有的事情終於、終於又有了一點重新開始的可能。Thomas衷心希望這還不算太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