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決定暫時不告訴Teresa昨晚發生的事。事實上,他自己都還沒有消化掉那個突如其來的吻。當他隔天早上起來時,他幾乎覺得昨天去Newt家、後來去公園跑步,還有接下來所有的其他事情,都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故事。畢竟,在昨天之前,如果有人告訴他他會和 Minho接吻,Thomas大概只會一笑置之。

他從來不知道那個他喜歡的亞洲男孩究竟是不是同性戀。他會想像他是,但他也只讓這個念頭停留在想像,而他相信的是相反的假設。他不能讓它變成一個希望,因為在這個狀況下,抱持著虛無飄渺的希望只會讓自己顯得更可悲。

於是在他和Teresa一起騎車上學的路程中,Thomas什麼也沒提。但他是個差勁的騙徒,他的心不在焉當然還是引起Teresa的注意。

「──mas。」Teresa喊道。「嘿,Thomas!」

Thomas不知道Teresa究竟喊了他幾次,但當他回過時來時,Teresa正挑著眉毛看他。

「怎麼了?」

「怎麼了?」Teresa說。「這應該是我要問你的才對吧。你是怎麼回事?剛才你差點就要撞上人行道耶!」

「真的?」Thomas一驚,雙手下意識地抓緊龍頭。腳踏車的車身一陣搖擺,差點向一旁歪倒。

他們兩人在人行道旁停下車。Teresa把自己的腳踏車橫在Thomas面前。

「你怎麼了?」她微笑。「等等,讓我猜──你跟Minho怎麼了嗎?」

「為什麼這麼說?」Thomas暗自希望自己不要看起來太心虛。但 是他知道自己最不擅長假裝。

「拜託,我是誰啊?」Teresa翻了一個白眼。「我認識你十年了,Thomas。現在會困擾你的事情只有劇團跟Minho。好吧,所以是劇團,還是Minho?一定是這兩者之一。」

Thomas嘆了一口氣。「好吧,你贏了。答案是以上皆是。」他說。「可是我現在什麼都不確定。你知道嗎?劇團的狀態很糟,而我跟Minho──」他讓這句話暫停在空中。

「你們怎麼樣?」Teresa問。

「我不確定。」Thomas重複說道。「我真的不知道。」

「好吧。」

「等我搞清楚之後,我絕對會第一個告訴你。」Thomas說。「我保證。」

「好吧。」Teresa說。「別等太久。」

他們再度上路。Thomas對著騎在前面的Teresa喊道:「別對八卦這麼心急好嗎?」

「我不是在說我!」Teresa喊回來。「我是指Minho。別讓他等太久。」

這句話讓Thomas的臉頰在接下來的路程中都沒有降溫過。

午餐時間,Thomas幾乎沒有辦法面對和他同桌吃飯的Minho。在昨晚的事情過後,Thomas現在看見Minho時,腦中都會浮現他們靠得太近的臉,以及那個讓Thomas無法呼吸的吻。他幾乎沒辦法把腦海中Minho嘴唇的畫面抹除,導致他整段時間都把視線定在自己的托盤上。

直到Zart提起Newt的名字。

「今天我還是沒在課堂上看到Newt。」他說,一邊咬下他的漢堡。「老實說,我真的很擔心他的劇本進度。他真的有辦法在今天完成嗎?」

Thomas抬起眼睛,正好和Minho的視線相接。Minho咬了咬嘴唇。Thomas的心臟突然收縮了一下。不管在這之前他和Minho間有什麼魔法,Newt的名字都破除了它。

「嗯。」Minho向後靠在椅背上,吐出一口長氣。「我想劇本可能是此刻我們最不需要擔心的東西。」

「什麼?」Frypan問。「Newt怎麼了?」

「不好意思?」Minho翻了個白眼。「你們昨天沒看見Newt來劇場的那副死樣子嗎?別告訴我你們看不出來他超級不對勁。」
「我覺得我們該打電話。」Thomas說。「至少打電話去他家確認他在不在家裡?」

「我等一下會打給他。」Minho說。

「要不要讓輔導員打給他?」Zart說。

「用用你的腦袋,老兄。」Minho不耐煩地說。「休想叫我把學校 的老師捲進這件事裡。他們只會把事情搞大,好嗎?他們說不定會打給他的父母、或者報警。我可不想演《CSI犯罪現場》。」

在鐘響之前,Minho假裝去上廁所,躲在小隔間裡打了電話。雖然Thomas非常非常想知道通話的結果,但是當上課鐘響時,他還是不得不乖乖前往他的教室。

下午第一堂課,雖然Thomas坐在座位上,但他的心思卻在兩哩之外,在Newt家門前的台階上。他無意識地在筆記本頁面上畫著線條和圓圈,幾乎沒聽見老師在黑板前說的任何一個字。他的心思無法集中,在筆記本上塗鴉是他唯一能繼續強迫自己坐在那裡的方法。

他的眼角餘光掃到站在教室窗戶外走廊上的人影。Thomas轉過頭去,卻看見Minho站在那裡,一手捏著手機──此舉明顯違反禁止在學校裡拿出手機的校規──但是最讓Thomas感到害怕的是Minho臉上的表情。Minho的嘴唇抿得死緊,眉頭緊蹙,對著Thomas揚了揚下巴。他的肩膀上掛著背包。

Thomas看了一眼台上的老師。他根本不知道老師現在講到哪裡,但是他抓起自己掛在桌邊的背包,趁著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下幾個單字時,彎身衝出座位。幾個同學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不過Thomas並不擔心他們會告他的狀──比起幾天的留校察看,Thomas更擔心Newt的事。而從Minho的表情來判斷,他覺得那不會是什麼好消息。

Thomas和Minho一起壓低身子跑過走廊,轉進樓梯口。Minho一把拉開清潔用具的儲藏室,示意Thomas躲進去。

「你把我嚇死了,Minho。」在Minho把儲藏室的門關上後,Thomas說道。「怎麼了?Newt怎麼說?」

儲藏室裡一片漆黑,空間狹窄,Thomas稍微向後退就踢到放在架子旁的大水桶,發出一陣碰撞聲。Minho彈了彈舌頭,摸索著在牆上找到電燈開關。

Thomas眨了眨眼睛,讓瞳孔適應突來的光線。Minho站在他面前,他們之間只隔著一台手推車。

「不是Newt說的。」Minho低聲說。「是Alby。」

「Alby?」

這名字讓Thomas大感意外。今天一整天,Alby的名字都沒有出現在Thomas的思考範圍裡。他愣愣地看著Minho。「Alby說什麼?」

Minho深吸一口氣,把聲音壓得更低。但是他說的話卻讓Thomas覺得全身發冷。

「他說Newt人現在在醫院裡。自殺未遂。」

「什麼?」Thomas遲鈍地問。「自殺?可是Alby是怎麼──」

「Alby什麼都沒說,好嗎?他該死的什麼都沒說。」Minho的聲音聽起來氣急敗壞,他往儲藏室的門口瞄了一眼,然後轉回來盯著Thomas。「他只說他現在和Newt待在醫院裡,而Newt還沒有醒來。」

Thomas沒辦法搞懂整件事的邏輯。Newt自殺?是警察找到他的嗎?Alby報警了嗎?為什麼是Alby和他在醫院?

「Newt的爸媽呢?」Thomas急促地問道。「他們難道──」

「我不知道!媽的。」Minho在許可的音量範圍內用最大的聲音喊道。「Alby沒有解釋這麼多!我要怎麼知道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嘿,別對我發飆。」Thomas說。「我只是想搞清楚!」

「看在老天的份上,在這種狀況下,沒人搞得清楚什麼狗屁。」Minho翻了個白眼,接著他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他的肩膀垮下。「不。你說得對。抱歉。我只是──」

「我知道。」Thomas打斷他。「所以,我們現在要怎樣?Alby希望我們過去嗎?」

「理論上,Alby希望『我』過去。」Minho睜開眼睛。「但我沒有任何理由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窮擔心。」

「我們一起過去。」Thomas說。「我真的擔心死了。」

「少用那種說法。」Minho警告道。「我們有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就夠了。」

「好吧。」Thomas說。「所以?」

Minho聳了聳肩,抬起掛在上頭的背包。「我們準備翹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