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當Thomas站在劇場門前時,他幾乎都要臨陣脫逃了。

這個中午他避開了所有人,在Minho與劇團成員出現在餐廳之前就找了一張最角落的餐桌坐下。整個午餐時段,他都把目光定在眼前的托盤上,避開和任何人的眼神接觸。他刻意沿著餐廳的牆邊走,離中央的桌子越遠越好。他不確定Minho有沒有看見他,或者劇團成員有沒有看見他──他甚至不知道今天劇團成員們會不會坐在一起。在經歷過昨天Minho與Newt的互相指控之後,Thomas嚴重懷疑他們還有辦法坐在一起吃午餐。

他也沒有在餐廳裡和Teresa碰面。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依然和她課堂上的朋友們坐在一起,他不敢冒著和劇團成員們目光相接的風險在人群中尋找她。他就只是一個人,揹著自己的背包、端著自己的托盤,幾乎消失在人聲鼎沸的學生餐廳中。

他一直都是一個人,他從來不屬於任何團體。但是他從沒有任何一刻覺得自己這麼孤獨。

放學後他差點決定不要到劇場去。他知道因為逼近表演時間了,這週的每一天劇團都有練習,可是他不確定他們到底還需不需要他──如果這場表演還要繼續的話。最後,他決定還是到劇場一趟。就算他們真的希望他在搞完破壞之後離開,至少他還盡了自己的責任。

可是現在站在劇場的大門外,Thomas卻發現他得鼓起更多勇氣才能動手去開門。他把手插在口袋裡捏成拳頭,在心底默數到十,但是他還是沒有辦法走進去。他懷疑Newt在不在裡面,而如果他在的話,看見Thomas出現,他又會有什麼反應?Thomas毀了他最重要的一齣戲,他不敢想像Newt的表情。

還有Minho。在昨天對他說完那些話之後,他跟Minho之間會變成什麼樣子?

這些念頭讓Thomas忍不住喪氣地大嘆一口氣。他搖搖頭,在原地轉了一圈。就在這時,他看見Minho踩著草坪上的石板小徑走過來。Thomas咬牙,轉身回去面對劇場大門。

「Thomas?」Minho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你站在那幹嘛?」

Minho的口氣聽起來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Thomas有點錯愕地回頭看了他一眼。Minho面無表情地走向他。

Thomas聳了聳肩。「我不確定我該不該進去。」

「嗯,這個嘛。」Minho說。「就算今天Obama被刺殺身亡,地球還是照樣轉動,對吧?」

「什麼?」

「所以日子還是照樣要過。」Minho一手搭上他的肩膀,向前用力一推。「戲還是照樣要演。進去吧。」

肩頭傳來的碰觸非常扎實,讓Thomas稍微安心了一點。儘管他不懂Obama總統跟這一切有什麼關係,他還是順從地和Minho一同走進劇場裡。

乍看之下,劇團幾乎沒什麼不同。每件東西都還在原來的地方,每個人都還在這裡──除了Alby。但是等Thomas走得夠近時,他還是能發現一點細微的差異。這裡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說明了一件Thomas不敢面對的事實。

Minho說得對。大家都知道Alby不會回來了。

Thomas和Minho爬上舞台。Wes正在和坐在鐵椅上的Newt說話,當他看見他們時,他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

「Thomas,能看見你真是太好了。」他說。「我們可不能再少任何一個演員了。」

「呃。」Thomas有點尷尬地說。「嗯,我就在這裡。」

「哈囉,Thomas。」Newt從椅子上抬起頭來,對Thomas說道。

他臉上悲慘的微笑讓Thomas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他拼命阻止自己轉開視線,但最後他還是讓眼光落在Newt的肩膀。他沒辦法直視Newt的表情──空洞而破碎,眼睛下面的皮膚明顯發黑,像是他前一晚完全沒闔眼。

「呃,嗨,Newt。」Thomas小心翼翼地說。「你還好嗎?」

「你覺得呢?」Newt反問。

Thomas抿起嘴唇,往後面退開。

「所以,Newt,你的想法是什麼?」Wes問。

「不要換角。」Newt低聲而堅定地說。

「換角?」Thomas轉向Minho。

Minho聳了聳肩。「既然Alby消失了,他的戲當然得換別人來演。」他說。

「不要換角。」Newt又說了一次。他咬住嘴唇,然後深吸一口氣。「我來改劇本。」

Wes皺起眉頭。「這不可能。Alby的戲是男主角之一,戲份太重──」

「我可以把我和他的部分改成我的獨角戲,用自白的方式,或者在開頭和結尾加戲,改成更抽象的表現方式,像是他在我的回憶裡活著、所以他的部分可以是一片空白──」Newt急促地說。他用手指按了按眼睛,然後直直望向Wes。「怎麼樣都行。給我一天的時間,我會把劇本改好。」

「可是……」Wes說。「Newt,我不知道。」

「Wes,拜託。」Newt說。「不要換人。我沒辦法那麼做。」

「媽啊,Newt,你瘋了嗎?」一旁的Gally不滿地喊道。「Alby走了之後把你的理智也一起帶走了?只剩下幾天的時間,但你要現在改劇本?你是──」

「讓我改劇本,不然我們就通通別演了。」Newt對他粗聲說。「劇本是我的,我可以改。我要改。」

Wes沉思了幾秒鐘。Gally站在旁邊,雙手交抱,不耐煩地彈著舌頭。最後,Wes點點頭。「就一天。Newt,你確定你做得到?」

「我盡力。」Newt喃喃說道。「我盡力。」

Thomas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改劇本?Newt是怎麼了?Thomas以為他會比誰都更在乎劇本的完整性,他會比誰都更在意這場戲能不能如期演出。但是Newt現在的決定簡直就和Thomas猜想的完全相反。每個人都知道這樣改出來的劇本只會變得支離破碎──支離破碎還只是個保守的說法。Thomas沒辦法想像在少了一個男主角之後,那份劇本要怎麼改才能保有原先的邏輯而不變得詭異又荒謬。

「他在做什麼?」Thomas轉向Minho。「這樣真的可行嗎?」

「他知道自己在幹嘛。」Minho聳聳肩。「大概吧。」

「可是──」

「Thomas。」Minho看了他一眼。「這兩天有讓你學到任何教訓嗎?」

Thomas咬住嘴唇。他知道Minho是什麼意思──他該學會閉嘴。所以他閉上嘴,沉默地站在那裡,看著Newt像是頭痛般用力按住自己的太陽穴。舞台上幾乎聽不見別的聲音,只有幾個女孩低聲的竊竊私語偶爾會出現。

這天的劇團沒有做任何練習。原本的劇本已經沒有存在的意義了,他們也沒有練習的意義。於是Wes讓大家提早回去,並交代所有人明天一定要出席,以便討論Newt改過的新劇本。

Thomas和Minho一起騎腳踏車離開校園。在剛騎出校門的前幾分鐘,他們之間沒有人說話。Minho只是和Thomas保持平行,靜靜地踩著踏板。最後,是Thomas率先打破沉默。

「你知道。」他低聲說。「如果你已經對我失去耐心了,你大可走開就好。」

「什麼?」Minho聳起眉毛。「你從哪來的想法?」

「我知道我做了什麼。」Thomas說。「如果你對我不滿,我完全可以理解。」

「別像個白癡。」Minho說。

這是他們在到達Thomas家門前唯一的一段對話。Thomas不知道Minho為什麼要跟著他回來,卻又什麼也不說。這舉動只讓Thomas更覺得困惑,但是Minho似乎打定主意就是不講另一句話。他只是在Thomas把車鎖上時和他說了一聲明天見,然後就離開了。

說實話,這一切只讓Thomas更想念Teresa。他甚至冒出一個想法,或許他可以把他和Minho的事情告訴她。Teresa一定比他更了解這種感情是怎麼運作的,女孩子向來如此;就算不是,她也能給他一些實質上的幫助,他們可以做點別的事情轉移注意力,做什麼都好。

他為什麼不告訴Teresa呢?

Thomas試著回憶他一開始為什麼選擇對Teresa隱瞞他對Minho的感覺,但是他卻什麼也想不起來。他根本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假裝這個感覺不存在。好像他覺得把這件事說出來會遭來恥笑或是異樣的眼光,或者他和Teresa之間的相處會因此而改變,或者──

或者什麼,他真的不知道。

Thomas很想就這樣衝進Teresa家裡,把他突然的覺悟告訴她。但是他擔心自己會被Teresa一腳踢出來。

這天晚上,Thomas回到房裡後,把面向Teresa房間的那側窗簾拉開。那扇窗戶面對的正好是Teresa的書桌。或許是因為時間還不算晚,Teresa房裡的窗簾也還沒拉上。Teresa正坐在書桌前,低著頭寫著什麼。她大片的深色長髮遮住半邊臉,那是Thomas再熟悉不過的模樣。他吞了一口口水,強迫自己壓下心中想要躲開的衝動,然後對著她的方向揮揮手。

他不確定Teresa要過多久才會看到,但是他決定先不要用手機打給她──Thomas可不想再被Teresa掛另一次電話。

不久後,Teresa抬起頭,活動了一下頸部。然後她終於看見Thomas揮手的動作。她先是愣了幾秒,接著皺起眉頭,傾身向前,動手想要把窗簾拉上。

Thomas趕緊從桌面上抓起一本素描簿。他從來沒有這麼做過,他也只有在電影和MV裡面看過這種舉動,但是他想,或許Teresa會因此願意和他溝通。

素描本上寫了一個大大的「等一下」。他把本子舉到面前,朝著Teresa的方向。他提心吊膽地等待她的反應。

Teresa先是皺著眉頭盯著他的本子,接著她對Thomas投來一個「你白癡嗎」的視線。

Thomas把素描本翻到下一頁,然後再度面向她。

 

我們可以談談嗎?

 

Teresa挑起眉毛。她歪著嘴猶豫了幾秒。然後她從一旁的架子上抽下一疊白紙,抓起麥克筆,用力畫了幾筆。當她把紙舉起來的時候,上面寫著:

 

不。

 

Thomas再度翻頁。他拿起麥克筆,寫下:

 

拜託。有秘密要告訴你。

 

對此,Teresa翻了個白眼。她把白紙翻面,用力寫上幾個字。

 

沒興趣。

 

Thomas咬咬嘴唇。他不確定自己能繼續這樣做多久。他希望Teresa可以看在他不計任何形象的份上願意和他說話。或者筆談。他想了一下,最後,他在素描本上寫道:

 

和Minho有關。

 

他很確定這句話引起Teresa的興趣了,因為幾秒之後,她轉過來的白紙上寫著:

 

什麼?

 

Thomas鬆了一口氣。他又翻過一頁素描本,然後寫下:

 

電話?

 

Teresa把白紙往桌上一放,然後輕輕點了一下頭。

Thomas從口袋裡撈出手機,撥出她的號碼。隔著兩扇窗戶,他看著Teresa抓起手機,按下接聽鍵。

「怎樣?」Teresa在另外那端問。她的表情看起來依然很冷淡。

Thomas清清喉嚨。「嗯。你昨天要我誠實。然後,我想了很久,你到底要我誠實什麼。」

「所以你現在想到了?」

「我希望是。」Thomas說。「但我不確定那是不是你想聽的。」

「試試看。」Teresa面無表情地說。「Minho怎樣?」

Thomas深吸一口氣。「你知道,這有點難啟齒。」

Teresa翻了個白眼。「有話快說。時間寶貴,Thomas。」

「好吧,好吧。」Thomas咬咬嘴唇。他之所以和Teresa重新展開對話就是因為他下定決心要對她說實話。他不能臨陣退縮。於是他決定一句話說完,簡潔明瞭。「我喜歡Minho。」

隔著窗戶,電話另一端的Teresa靜止了長長的幾秒鐘。她只是眨著眼睛,動也不動地看著Thomas。接著,她發出一聲單調的聲音:「噢。」

「呃。」Thomas說。「『噢』?」

眼前的Teresa搓了搓眼睛,把頭髮撩到耳後。「嗯,跟你說實話,Thomas。」她說。「我不能說我很意外。」

「我以為你早就知道了。」Thomas說。

「我猜的。但你一直裝死,好像你跟他之間什麼都沒有一樣。」Teresa說。

「理論上,我跟他之間是什麼都沒有。」Thomas說。「但你之前說得對。因為我不敢告訴你這件事,所以我得在你面前假裝。」

「對。」Teresa緩緩地說。

「我得假裝我只是把Minho當成普通朋友,可是我沒辦法表現得只像普通朋友。」

「我知道。」Teresa挖苦地說道。「你對他有嚴重的拒絕障礙。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好嗎?」

「對,所以──」Thomas往後靠在椅背上。「我就想,這樣做有什麼意義?我為什麼不能直接告訴你我喜歡他?」

「因為你怕我有恐同症?」Teresa建議道。「你怕我知道你是同性戀之後,我就會對你保持距離?或者你以為我暗戀你十幾年了,所以如果你讓我知道你是同性戀的話,我會做出讓我們都後悔的事情?」

「老天,不是那樣,好嗎?」Thomas哀號。但是他最後大笑了起 來。「噢,天啊。不是──」

他看見Teresa的嘴角揚起一點弧度。「所以你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告訴我?我是說,這不就是姊妹淘的用處嗎?聊八卦?討論哪個男生多可愛?還有在你們分手的時候跟你一起詛咒他畢不了業?」

這一刻,Thomas知道他和Teresa沒事了。他沒辦法阻止自己的嘴角上揚,而當他看到對面窗戶裡的Teresa正對他露出熟悉的微笑時,他突然覺得眼眶一陣發燙。

「我很高興你在這裡。」Thomas對著手機說。

「而我很高興你跟我說了。」Teresa回答。

「這幾天很難熬。」Thomas說。「這幾天發生了很多事。」

「你確定你要繼續用電話講?」Teresa說。「和我電話聊天的費用有點高。」

「我可以過去你那裡嗎?」Thomas問。

Teresa點了點頭。「兩分鐘後見。」然後她切斷通話。

Thomas把手機塞回口袋裡,站起身。對面窗戶裡的Teresa對他揮了揮手。Thomas感到鼻頭一陣刺痛,但他露出微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