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幾乎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往什麼地方前進。他只是騎著腳踏車離開學校,腦中繼續迴盪著剛才在劇場的所有對話。他的視線一片模糊,眼角的淚水被風一次又一次地吹乾。

只在昨天,他還認為Minho或許也有可能喜歡他。才過了二十四小時,他的白日夢就被Minho本人給終結了。

說實話,他以為他是誰?他只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菜鳥,總是做不對任何事情,而且不管他多努力、多想要在團體中盡一份心力,他最終還是搞砸了。

更糟糕的是,他現在沒有任何人可以依賴。他自己拋棄了Teresa,然後他現在又毀了劇團。他現在沒有任何能夠歸屬的地方,沒有任何角落能讓他安心地躲藏起來。

當他回過神來時,他發現自己正在社區公園的外面。透過金屬編成的籬笆,他可以看見幾個黑人孩子在球場上來回跑動。Thomas有點猶豫。他不確定自己為什麼會來這裡,也不確定自己究竟想不想繼續碰籃球;但是他發現自己意外地懷念昨天打球時那種筋疲力竭的感覺,那種全世界消失、只剩下自己的呼吸與心跳的感覺。

他現在或許真的用得著籃球特效藥。

Thomas把腳踏車停好,緩緩走進籃球場。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自我介紹,所以一開始他只是侷促地站在那裡,暗自期待球場上會有誰注意到他。

有個黑人孩子肯定是看見他像個呆子般站在場邊,因此發出一聲喊叫。接著Thomas就從人群中認出了Jeff。當Jeff看見他時,立刻露出一個寬闊的微笑。

「唷,真令人驚訝。」Jeff往場邊走來。「你怎麼在這裡?」他探頭往Thomas身邊看了看。「Minho在哪?」

「呃,我想我現在可能需要一點籃球治療。」Thomas吐出一口氣。「然後Minho……他暫時不會出現。」

他有點擔心Jeff會繼續追問,那樣他會不知道該怎麼解釋Minho的消失。不過Jeff只是愉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沒問題,老兄。來找Jeff準沒錯。上場吧。」

所以Thomas就上場了。這天,他在球場打到太陽開始西沉,在天邊染上一層淡淡的紫色。在他離開球場時,他幾乎覺得自己的手和腳都與身體分離了,好像走在路上的人並不是他,而是另一個麻木的、平靜的、累到什麼也沒辦法思考的青少年。

Thomas緩慢地騎著腳踏車回到家。他的爸媽替他把晚餐留在廚房的桌上,但是Thomas幾乎吃不下。他把麵包丟進沙拉盆,留下桌上的豆子和馬鈴薯燉肉,然後帶著盆子回到自己的房間。

在他開始用餐之前,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偷偷拉開房間的窗簾。他看見隔壁房子Teresa的房間窗戶裡透出燈光,但是他的視線被Teresa的窗簾擋住了。Thomas從窗戶邊退開,回到桌前。他從沙拉盆裡拿起麵包,但卻好一陣子都咬不下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