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和Teresa一起站在隊伍裡,端著托盤。今天中午,Thomas堅決不再留下她一個人吃午餐,儘管Teresa告訴他她完全沒問題。當Thomas聽見Minho的聲音在身後叫他時,他看到Teresa對他露出一個理解的微笑。

Thomas嘆氣。他覺得他表現得應該沒那麼明顯才對。事實上,他從來沒和Teresa講過他對Minho的感覺,不過現在,他想Teresa早就知道了──在Thomas和她相處的這麼多年之間,他從來沒對Teresa展現過朋友以上的興趣。或許他們的相處對很多人來說就像是交往多年的情侶,但是他們都心知肚明對彼此的感覺不是那麼一回事。

而說實話,哪個男孩會對Teresa沒有興趣?儘管Teresa向來不喜歡參與社交場合,她對派對沒什麼嚮往,對一大群人一起的鬼混更興致缺缺,但是Thomas知道很多男孩都喜歡在走廊上經過他們身邊時多看Teresa一眼。Teresa深色的長髮和眼珠是迷人的象徵,加上她的嘴角總是像不以為然般微微勾起,你會覺得她那樣的表情是特別針對你,所以你會好奇,你會想要知道她的微笑裡到底藏著什麼。

Teresa太聰明,她一定知道Thomas不喜歡女孩。他只是不確定Teresa知道得多確實、不確定Teresa知不知道他對Minho的看法。或許她全都一清二楚。

「嘿,Thomas。」Minho脫離了他的團體,朝隊伍中的Thomas走過來。「跟我們坐一起嗎?」

「今天不行。」Thomas很高興聽見自己這麼說了,而且他的聲音和平常沒什麼不同。「我和Teresa有些事情要說。」

「喔,有些事情要說。」Minho聳起一邊的眉毛,轉向Teresa。「祝你們午餐愉快。」

Minho轉身離開。Thomas補上一句:「待會見。」不過Minho只是向後擺了擺手,沒有回頭。

「有些事情要說,喔?」Teresa說。「昨天晚上突然跑來找我,今天又拒絕他們的邀請。這是怎樣?你昨天晚上練團的時候發生什麼事了嗎?你和他們吵架了?」

「也不完全是。」Thomas回答。儘管拒絕了Minho,Thomas還是 忍不住讓自己的視線跟著Minho移動到劇團的桌邊。

就算不是為了Teresa,Thomas今天也不想和劇團的人坐在一起。昨天晚上和Newt起的衝突,讓他不確定自己到底還受不受他們的歡迎。他試著拉長脖子觀察劇團桌的狀況,但是他看不見Newt臉上的表情。

就在Thomas第三次往那邊看過去時,Teresa終於忍不住問了。「你在看什麼?」她順著他的視線往劇團的方向瞥了一眼。「你很想過去加入他們的話就過去啊。」

「不。」Thomas把目光轉回他眼前的托盤上。「我坐在這裡就好。」

昨晚在Teresa的房間,Thomas並沒有告訴她在Newt家發生的 事、也沒有說昨天在劇團的爭吵。他們只是像平常一樣窩在房裡,Teresa看她的影集,Thomas則坐在地上翻書櫃裡的漫畫。他們沒說什麼話,但僅僅是這樣就讓Thomas覺得心情平靜許多。

最後當他決定回家時,他還是沒告訴Teresa他一開始為什麼要打給她,她也沒問。那跟她沒有什麼關係,他想。是他自己想加入那個劇團,他本來就要承擔來自劇團的壓力。

然而當Teresa現在問起時,他不知道要怎麼回應。說實話,他更擔心Teresa會取笑他。因此他只是聳聳肩,把這個問題打發掉。

這個中午,Thomas就和平常一樣,和Teresa一起坐在他們的桌子邊旁。Thomas仍然能聽見劇團桌傳來的模糊說話聲,不過他決定專心和Teresa說話就好。他不知道為什麼才經過短短幾天的時間,他就沒辦法把劇團的人排出他的腦海外,或許是因為他沒有加入任何團體的經驗,他低估了同儕之間的影響力。

或者,是他低估了Minho的影響力。

 

 

朦朧中,Thomas聽見一陣敲門聲。他微微睜開一隻眼睛,但他的視線模糊,只看見窗簾下透進來的一圈光暈。他翻過一個身,把臉埋進枕頭裡。他腦中冒出的第一個念頭是,今天是週六,他爸媽都在家,所以他不需要去開門。但是敲門聲還在繼續,而且從敲擊變成了拍打。門外有個人喊道:「喂,Thomas,你醒了嗎?快開門。」

然後Thomas才突然發現門外的人敲的是他的房門。他突然睜大眼睛,像被電擊般從床上彈了起來。「什麼──」

他揮開被子,差點從床邊滾下來。就在這時,房門毫無預警地被人給一把推開。Thomas彎下身,試著從床底下翻出自己的拖鞋,他抬頭,正好看見Minho的臉出現在門邊。

有那麼一瞬間,Thomas懷疑自己還在夢裡。

「早安,Thomas。」Minho對他露齒一笑。

「老天!」Thomas跳了起來。

他想做的第一件事是把睡亂的頭髮撫平,但是他又想到自己身上穿的是寬鬆變形的睡衣T-shirt和四角褲,眼看Minho用有趣的眼光上上下下將他打量了一遍,Thomas無法阻止自己的臉頰漲紅。他衝向書桌,從椅背上抓起牛仔褲,手忙腳亂地套上。

「別忙了好嗎?」Minho建議道。「你有的東西我都有。沒什麼好 遮的。噢,順帶一提,四角褲滿好看的。」

「那不是──」Thomas跌坐在床上,摸索著把褲頭的釦子扣上。「老天,你為什麼會──」

「你爸媽真是可愛。」Minho用大拇指比向門邊。「我說我是你朋友,他們就叫我上來這裡。顯然他們想要我叫你起床。」

Thomas伸手抹了抹臉。他在內心提醒自己,今天絕對要交代爸媽以後別放Minho進他房間。不過這個念頭讓他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好像他預設以後Minho會經常來他家一樣。

「所以,有什麼事嗎?」Thomas強迫自己用冷靜又隨興的聲音問道。

「沒什麼事。」Minho聳聳肩。「只是想要找朋友打發時間。」

「劇團的其他人呢?」

「什麼意思?」Minho說。「你是問說他們為什麼不在這,還是我 為什麼不去找他們?」

「第二種。」Thomas說。但是這句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

不出他的意料,Minho露出一個怪異的微笑,轉轉眼珠。「怎麼? 我不能選擇我想找誰鬼混嗎?多謝關心,Thomas,但我想你不需要擔心我跟其他人的交際狀況。」

Thomas還想說點什麼,不過就在這時,Thomas的房門再度被人推開。媽媽探頭進來,對著Thomas露出一個微笑。「我還在想你什麼時候要起床呢。和你的朋友一起下來吧,我有準備早餐。」

「謝了,Christine,我跟Thomas馬上就下去。」Minho對她禮貌地說道。

當媽媽把房門掩上時,Thomas瞪著Minho。「Christine?」他質 問道。「我媽告訴你她的名字?」

「謝謝誇獎。」Minho誇張地一鞠躬。「如果我願意,長輩們可以非常非常喜歡我。」

「好吧。難以置信。老天。」Thomas嘆了一口氣。

他從衣櫃裡翻出上衣,然後和Minho一起走下樓梯。當他、Minho和他父母一起坐在廚房的餐桌旁時,他再度覺得一切都太不真實了──這是他這輩子最詭異的一次早餐時間。除了Teresa之外,他從來沒有和別的朋友一起坐在這裡過。可是,Minho?在Thomas所有可能的人選之中,就屬這一個最令人難以置信。他甚至不知道能和Minho聊些什 麼。他和他真正認識彼此的時間太短了,在這星期之前,他們只比點頭之交再接近一點。他試著回想他跟Minho和劇團朋友們在梅西咖啡屋時都怎麼打發時間的,但他卻一點也想不起來──因為大多數時間,說話的都不是他。

但是事實證明,Minho根本就不需要他。Minho表現起來的樣子像是這不是他第一次來Thomas家作客一樣,他和Thomas父母聊天的態度自然得讓Thomas忍不住想要翻他白眼。他不得不懷疑,Minho是不是拿這個拜訪當作磨練自己即興演出技巧的機會。當Thomas一邊把炒蛋塞進嘴裡時,他一邊看著Minho和爸爸開始討論起洛杉磯天使隊。當聊到和藍鳥隊的四連戰時,Minho臉上激動的神情讓Thomas猜不出來究竟是演戲還是出自真心。

「Dickey完全只是運氣好。」爸爸說。「他可從來不是什麼全明星等級的投手。」

「完全同意。」Minho說。「天使隊那一場只是沒有打開,老兄。他們完全沒有發揮實力。」

Thomas沒有和他的爸爸一起看大聯盟的比賽,因此他一句話也插不上。眼看爸爸和Minho越聊越起勁,Thomas終於忍不住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Thomas?」爸爸問。

「你忌妒你爸跟我比較有話聊嗎?」Minho說。

「不。」Thomas把手一攤。「你們請繼續。」

「所以我一直要你來和我一起看球。」爸爸微笑。「那是我們父子倆可以一起做的事情,但你就是不願意。」

「比起棒球,我比較屬於籃球那一掛的。」Thomas抗議般回答道。

「所以你看了勇士隊和火箭的系列賽嗎?」Minho問。

「我看了騎士和老鷹的系列賽。」Thomas語帶防衛地說。

Minho瞪起眼睛。「身為加州人卻不看加州球隊的比賽!」他喊道。「你的榮譽感去哪了?」

「你認真的嗎?」

太荒謬了,Thomas想。他從來不知道Minho會對運動比賽這麼有興趣。嗯,好吧,或許他早該在注意到Minho的身材時就該知道了。Minho顯然就是會對運動比賽有興趣的人。現在想想,Minho手臂結實的線條和寬闊的肩膀,一定是他擅長運動的證明。Thomas產生一種近似於羞愧的感覺,但他不確定是因為Minho嘲笑他身為加州人的榮譽感,或是因為他自知在這話題上的資訊量嚴重不足。

他決定不再自曝其短,低頭假裝專心地喝了一口柳橙汁。不過當他的眼神掃過杯緣時,他看見坐在他對面的媽媽對他微微一笑。Thomas轉轉眼珠。

早餐結束後,爸爸問他們接下來有什麼計畫。Thomas正想告訴他他們根本沒有計劃,因為他根本從頭到尾都不知道Minho會來,不過 Minho卻搶先一步打斷了他。

「嗯,事實上,我就是來找 Thomas 陪我去打球的。」Minho說。

「不好意思。」Thomas瞪大眼睛。「你說什麼?」

「打籃球,Thomas。」Minho看了他一眼。儘管只有短短一瞬間,Thomas 發誓他在Minho眼角看見一抹狡猾的微笑。「我不敢相信你忘記了。」

「我根本不知道我要記得什麼。」Thomas喃喃自語。

爸爸用驚喜的眼神看向他。「哇噢,所以你也打球嘛。你就是不肯陪你老爸運動一下,對吧?」

「我才──」

Thomas試著反駁,但是爸爸不等他說完就站起身,走出廚房,幾分鐘後,他抱著一顆籃球和打氣筒回到廚房裡。

「Thomas小時候會抱著這顆籃球在客廳裡假裝自己是Michael Jordan。」爸爸說。

「爸,拜託!」Thomas大叫。

「但是等他發現自己不夠高又不夠黑之後,他就轉移目標了。」爸爸繼續說。「他後來開始說自己是Steve Nash。」

「好了,夠了。」Thomas舉起雙手。「我那時候才五歲,好嗎?」

「但是後來他也沒辦法繼續自稱是Nash了。」爸爸微笑。「因為Teresa比你會運球,而且她的頭髮比你長。」

「他們每次打球的時候,Thomas都會被她電爆。」媽媽補充道。

這次Thomas決定保持緘默。Minho轉過來看著他。「太可愛了,Thomas。」他真誠地說。

Thomas還記得當時自己抱著對他來說太大又太重的籃球,在客廳裡又跑又跳的模樣。他以前的確會和Teresa一起打球,只是最後球賽通常會變成打架,籃球會滾到客廳的最角落,他們則拿沙發上的抱枕互毆──更準確的說,Thomas通常是挨打的那一位。

「別嘲笑我。」Thomas警告道。

「我不是在嘲笑你。」Minho說。他直直望著Thomas。「我說真的,這很可愛啊。」他的口氣很平靜,所以Thomas沒辦法看出他心中到底在想什麼。Thomas 轉開視線,在自己的臉不受控制地紅起來之前切斷和Minho的眼神接觸。

Minho和爸爸把籃球的氣充好,然後媽媽給了他們一人一瓶蔓越莓果汁。Minho抱著籃球,和Thomas一起走出家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