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覺得,他和Alby或許是最適合「老夫老妻」這個詞的情侶。他們才在一起三年──在Newt看來,他們更像是在一起三十年。

Newt知道Alby所有的小習慣,那些Alby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存在的習慣。他知道Alby有時候笑的樣子會像是不想讓人看見他的表情,所以他會用手背去擦臉頰,好像要把自己的臉擋住;他知道Alby走路的時候會下意識地弓起肩膀,好像想要阻擋某種來自外在的攻擊。他也知道Alby睡覺的時候習慣留一盞小夜燈,儘管Newt比較喜歡全黑的環境;Alby喜歡搭著他的肩膀,那是一種很直覺的行為,就像你快要跌倒的時候會伸手去扶身邊觸手可及的東西。

這不代表他們不會爭吵、不會起衝突。他們就像任何一對平凡的情侶,他們會為許多雞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像是晚餐該叫義式料理或是速食,或者誰該負責洗碗和洗浴室。但是Newt已經太習慣有Alby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他時常想到Bon Jovi的那句歌詞:「我會成為你呼吸的空氣。」他過去總以為這是代表願意為對方奉獻一切、儘管自己的形體不復存在也不後悔,但他後來發現,這代表的是你的生活裡再也不能沒有對方,他是你賴以為生的必需品。

Newt已經習慣下班後他會比Alby早回到家,他會把襯衫和長褲換成舒適的居家服,然後等他好泡一杯茶、在沙發上坐下,打開CNN新聞時,Alby就會開門走進公寓內。他們會交換簡短的對話──幾乎都是Newt在說和提問,Alby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傾聽──然後一起吃晚餐,然後他們會靜靜地打發一整個晚上的時間,直到他們各自洗完澡回到臥房。

他們的生活有一種特殊的節奏感,他們不必說太多話,他們的頻率自然而然地達到某種平衡。

因此,對Newt而言,他們的生活現在已經很好了;他們不需要任何改變,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只要繼續維持現狀,就能無限期地一直走下去。

他一直認為Alby和他擁有同樣的想法,因為Alby從來沒有說過別的。所以當他們看見美國最高法院通過同性婚姻法案時,他很驚訝Alby會對這則新聞做出評論。

「你今天有沒有看到這個?」Alby伸手指指電視。

他們正坐在沙發上,電視螢幕開著,他們手上各自拿著一杯加了冰塊的茶。Newt的注意力並不在電視上,他正在看手裡的一本書,書名叫做《暗處》。當Alby說話時,Newt才抬起頭。他瞄了螢幕一眼,然後微笑地再度低下頭。

「看到啦。」Newt說。「今天在公司就看到了。」

「讓人很意外。」Alby簡短地說。

「對啊,我也這麼覺得。」Newt說。「真是一大進步,對吧?」

「對。」Alby回答。

幾秒過去後,Newt才意識到Alby有點不對勁。Alby向來對同志運動沒有太大興趣,儘管他們是其中一員,但Alby更推崇和他人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他們作他們的情侶,沒有影響到任何人,這樣就夠了;他不想上街頭遊行或是抗爭。

但是Alby卻會對同志婚姻法案有特別的想法?不。這可不尋常。

「怎麼啦?」Newt問。「這新聞怎麼了嗎?」

Alby看著他。「你覺得怎麼樣?」他說。「我是說,這個新聞。」

「嗯,這當然是件好事。」Newt回答。「畢竟,同志情侶本來就該跟任何異性情侶一樣有權利結婚,對吧?」

不過顯然他回答的答案不是Alby想要的。Alby看著他,好像有話想說,但是最後什麼也沒說。這讓Newt突然覺得不太踏實。

他們的默契向來很好,但是這次Newt卻意外地沒有掌握到他的心思。

「什麼?」Newt問。「你看起來很奇怪,Alby。難道你是想問我們要不要結婚嗎?」

「對。」Alby說。「你覺得如何?」

「哇喔。」Newt笑了起來。「這樣求婚好像有點太沒情調了吧。」

「我只是問問。」Alby挑起眉毛。

Newt聳聳肩,喝了一口茶。「好吧,如果你問我,我會說我覺得這沒什麼必要。」

「怎麼說?」Alby問。

「我的意思是,有什麼影響?」Newt說。「不管有沒有結婚,都不會對我們的生活造成什麼改變啊。就算結婚,我們還是這樣過日子,不是嗎?」

Newt以為Alby會附和他,然後像平常那樣笑一笑就讓話題結束。但是不。Alby低頭看著自己的馬克杯,沒有回話。

「Alby?」

Newt伸手握住Alby的手腕,想要靠近他,但是Alby卻不著痕跡地把手抽開。Newt確信他已經試著表現得夠溫和了,不過那不可能逃得過Newt的眼睛。Alby的動作簡直就像是在避開他。

「我有點累。」Alby站起身。「先去洗澡。」

「Alby。」Newt對著他的背影說道。Alby在前往浴室的途中把手中的馬克杯拿到廚房裡,倒掉裡頭剩下的茶水和茶葉。

那天晚上,直到睡覺時,Alby都沒有再和他說過一句話。

 

 

Newt以為Alby生氣了,但是似乎又不是那麼一回事。隔天早上起床時,Alby的一切行為都和往常一樣。他們仍然各自準備出門上班,Alby在出門前照例給坐在廚房裡的Newt一個頭頂上的親吻。昨晚關於結婚的話題好像不曾存在過一樣,他們的生活繼續前進。

不過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Newt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他總覺得Alby變得更沉默。Alby已經是惜字如金的類型了,Newt實在想不通他為什麼有辦法讓人覺得他「更」安靜。

Newt逐漸發現,那或許是因為他們之間的氣氛。

平時Alby就算不說話,他身邊也會帶著一種輕鬆的氛圍。你會覺得他在心底默默哼著歌,你會知道他享受那個當下。但是Newt覺得這幾天的Alby總像是被什麼事情困擾著。Newt知道當他們一起坐在沙發上時,Alby的人在那裡,心思卻飄往別的地方。

Newt不是白癡。他只是有點驚訝,Alby對於結婚這件事情居然有這麼大的執著。他以為Alby是最討厭麻煩的那種人,而結婚正好是最麻煩的麻煩之一,他理應避之唯恐不及。

如果Alby真的希望他們能在這件事情上達成共識,Newt想,他不會介意主動向Alby提起。他不希望他們的關係因為一件應該是好事的事情而變得僵硬;儘管Newt認為結婚可有可無,但如果Alby想要,那他當然樂意。

他有點期待Alby會再把這個話題拿來討論,但Alby顯然決定假裝整件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於是在這樣似有若無的尷尬日子過了三天之後,Newt決定自己向Alby提起這件事。

當他們如同平時一樣並肩坐在沙發上時,Newt用隨性的口氣說:「所以,我在想結婚的事情。」

坐在旁邊的Alby像是沒聽懂他在說什麼,有點茫然地轉過頭來看著他。Alby不是會演戲的人,Newt很清楚,所以當Alby看起來摸不著頭緒時,那代表他真的沒搞清楚現在發生什麼事。

他的表情在下一秒鐘突然改變,臉上露出近似於愧疚的神情。他抓了抓頭,皺起臉。

「關於那個。」Alby說。「我想我該道歉。」

「什麼?」Newt眨眨眼。這次換他聽不懂了。

「那是我無理取鬧。」Alby說。「我只是……遷怒。」

「什麼意思?」

「我只是有點生氣你跟我的想法不一樣。」Alby緩緩地說。他的聲音很低,好像光是說起這件事就讓他覺得丟臉。「你知道,我們那種默契。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同調,你懂嗎?」

「我知道。」Newt回答。

「所以當你的反應跟我預期的不一樣時,我就不爽了。」Alby說。「而我該道歉。」

「嗯,好吧。」Newt說。「這應該不是新聞了:我們在這件事情的看法上一樣。」

「什麼?」Alby皺起眉頭。

「我也覺得你的想法應該要跟我一樣。」Newt說。「你知道,我以為你會跟我一樣覺得我們已經夠像結婚幾十年的老夫妻了。因為我們就算沒有那張結婚證明,我們也比很多結婚的情侶更和諧。」

「我就是這個意思。」Alby說。「所以,抱歉。我們不需要討論這件事。我沒有非要結婚或是怎樣。那不會改變任何事實,就算不結婚,我們還是擁有彼此──」

「噢,所以你不想聽我想說什麼了?」Newt笑了起來。

「什麼?」

「我正想告訴你,就是因為不會改變任何事,所以我覺得,我們結婚吧。」Newt說。

「什麼?」Alby說。「可是你──」

「就跟你一樣。你懂嗎?」Newt說。「你可以因為我而決定不結婚也沒關係,我也可以因為你而決定我們結婚。」

Alby愣愣地盯著他看,好幾秒的時間一點反應也沒有,好像還在消化這番像繞口令般的話。

「所以。」Newt說。「你覺得怎麼樣?」

「呃。」Alby遲鈍地發出一聲低沉的聲響。

Newt正想問他那代表什麼意思,Alby突然伸出手抱住他。

「謝了。」Alby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聲音在他耳邊低低地響起。

Newt的手攀上他的肩膀,捏了捏他厚實的肌肉。「不是我要自誇──但這是我聽過最不浪漫的求婚。」

但是結果是一樣的。Newt感受著Alby的心跳和呼吸,在心中告訴自己,他很高興自己這麼做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