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課程,Thomas都不會和Teresa見面。最後一節課結束後,Thomas經過走廊,希望他能和平常一樣在置物櫃前看見Teresa的身影。不過Teresa的置物櫃前站著別的學生,而他依然沒有看見她。他想她知道今天放學後他有劇團的練習,因此她就先離開了;但儘管如此,Thomas還是覺得有些事情不對勁。他不喜歡這種感覺,或許是因為他不習慣和Teresa以外的同儕待在一起這麼久的時間。

Thomas穿過教學樓,前往學校的劇場。

當他推開劇場大門時,他看見舞台上只有一個人。舞台上方的燈只開了兩盞,使整個劇場看起來昏暗得像是歌劇魅影的場景。他沿著紅地毯往前走,直到一半時,才看出台上的人是指導老師Wes。Wes正在把折疊椅一一拉開,圍成像上次一樣的半圓形。削瘦的身材讓他看起來就和學生沒兩樣,這個畫面讓Thomas驚覺Wes有多年輕。

或許是因為聽見腳步聲,Wes直起腰,舒展一下四肢,然後回過頭來。當他看見Thomas時,他愉快地舉起雙手,像是在做體操般揮舞。

「哈囉,Wes。」Thomas加快腳步來到台前。

「午安,Thomas。」Wes說。「看,這就是為什麼我特別喜歡菜鳥。他們永遠最有熱情。」

這句話讓Thomas忍不住露出微笑。但他決定不要告訴Wes,他不是充滿熱情,而是因為Teresa不在,他不知道自己除了劇場之外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去。

「上來吧。」Wes伸手給他,Thomas猶豫了一下,然後抓住他的手爬上舞台。Thomas在其中一張椅子上坐下,幾分鐘之後,Wes拿著劇本來到他身邊。

「所以,我們只剩下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就要表演了。」Wes說。「你的出現真的幫了我們很大的忙,Minho有跟你說嗎?」

Thomas點點頭。「他說Newt不想改動他的劇本。但是,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當然。」

「Ben的台詞──我的台詞只有三句。直接把它們刪掉或者安排給別的角色,會比找新的演員進來容易吧?」

對此,Wes轉了轉眼珠,然後微笑起來。「Newt是個藝術家。藝術家都有他的堅持。」

Thomas想了一下。

「你看過我們的表演,對吧?」Wes問。

「對。兩次。」

「那你就會知道,Newt不只寫劇本,他還會演戲。」Wes說。「他天生是個劇場的人才,Thomas。他不只在學校的劇團裡表演,他中學時就加入過Joseph Graves舉辦的少年戲劇團。」

「那為什麼他不直接去當演員?」Thomas問。「他不需要唸大學。」

「因為Newt也想同時訓練自己成為劇作家。」Wes說。然後他有點狡猾地對Thomas眨眨眼睛。「別告訴他我這麼說。不過有時候我認為他有點貪心。他有表演天分,有創作才能,還長著一張顯然非常好看的臉。但他就是不甘心把剩下的東西留給其他人,你知道嗎?」

Thomas在腦中回憶Newt的語氣和表情。他想,他可以理解Wes在說什麼。就某方面來說,Newt的確可以是這方面的天之驕子。他的動作、他平常說話的方式,還有他神情裡有時會流露出來的空洞,那都是藝術家該有的樣子。

「Newt的編劇能力很強。或許還有需要磨練的地方,但是他絕對是這方面的好手。」Wes繼續說。「在你入學之前,我們劇團參加過好幾次由舊金山、南加大和UCLA戲劇學院聯合舉辦的比賽。四次表演裡面,Newt拿過三次最佳劇本創作。另一次,他的劇本拿到了評審獎。」

「哇喔。」Thomas不知道他還能有什麼別的反應。他知道Newt一定很厲害,否則不會連Minho都願意聽他的安排;但是他沒有想到他會有這麼驚人的成績。

Thomas在腦中回憶著Newt這齣戲的劇本。他感覺得出來Newt試著在作品裡傳達出某些東西,在除了同志議題與種族歧視之外還有一些別的。許多台詞和許多角色的出現顯然都有特別的意義,但是他不確定自己有足夠的鑑賞力。

兩名男主角,一個由Newt飾演,另一名則是Alby。Alby飾演的黑人男主角是一個壓抑而沉默的角色。他的角色需要靠大量的肢體動作、走位與燈光陰影來呈現,比起情感豐富的唸出台詞,Alby的戲更強調「表演」的能力。

Thomas不知道為什麼Newt會選擇讓Alby演出這個角色。因為在Thomas的觀察裡,Alby似乎不是最有天賦的演員之一。

「那Alby呢?」Thomas問。「Newt好像……很在意他說什麼。」

Newt應該要是劇團裡說話最有份量的人,而且他也試著這樣表現。但是Thomas知道那不是事實──儘管聽見他說話的次數屈指可數,Alby卻有不可忽視的份量。

昨天晚上近乎爭吵的對話中,Alby的贊成與否很顯然左右了對話的方向。Minho尖銳又機智,而Alby一點也不擅長和Minho言語交鋒,但Newt顯然都幫著Alby。Thomas不確定Alby究竟在這個劇團裡擔任什麼樣的角色,會讓團隊中最有天份的孩子願意站在他那一邊。

「你還不認識他。」Wes說。「Alby不是個容易被理解的孩子。他不像Newt是個天生的戲劇人才,但是他對這個劇團來說很重要。而且,這和我說了什麼無關。你或許可以試著自己去和他混熟,然後看看他裡面有什麼。」

「你說到天份。」Thomas說。他猶豫了一秒鐘,最後還是決定問了。「Minho呢?他有天份嗎?」

Wes笑了起來。「老天。當然。他的反應很快,記憶力驚人。他是我見過最能表演的小演員之一。但是他和Newt是不同類型的人。或許某方面來說很像,他們兩個。但是Newt想要做每件事,而Minho從頭到尾只想做一件事,就是演戲。那是他的專長,他自己很清楚,所以他把所有的精力全放在那裡。」

Thomas想了想,緩緩地點頭。

「為什麼這麼問?」Wes說。「他們給了你一點苦頭吃嗎?」

「嗯,不完全是。」Thomas回答。

他只是對他們之間的關係感到困惑:那種絕不是敵人、卻又不是完全友好的關係。他想起Minho對他說的,他們就像是家人一樣。他和Teresa也像是家人,但不是這種。不過他決定放過這一點。

「他們只是追求完美而已,尤其是Newt。」Wes說,伸手拍拍Thomas的肩膀。「他們都是很棒的孩子,很棒的夥伴。你會知道的。我是說,就連Gally也是很棒的演員,無庸置疑。」

「但他還是個混蛋。」Thomas說,在突然發現自己說了什麼之後倒抽一口氣。和Wes聊天的氣氛太輕鬆,導致他完全忘了Wes的身分其實還是老師。他的表情讓Wes爆出一聲大笑。

「放輕鬆,孩子。」Wes說。「我很高興你信任我。」

劇場的門被推開,幾個人從入口湧進來。

「什麼事這麼好笑?」Minho大步走過走道,在他看見Thomas坐在舞台上時吹了一聲口哨。「怎麼,你沒別的地方好去了嗎,Thomas?我真為你感到可惜。外面的陽光多美好。」他對Thomas展開一個讓他不得不撇開視線的微笑。

Thomas的眼神掃過人群,很驚訝的發現Gally也是其中之一。他落在隊伍的最後面,站在幾個女孩後方。劇場的門再度打開,Newt和Alby踩上地毯的尾端。Wes從椅子上站起來。

「好了,大夥們。」他高舉雙臂,拍了拍手。「我們就直接開始了,好嗎?」

「當然,老大。」Minho俐落地翻上舞台,把背包丟在Thomas腳邊的地上。Thomas試著對他微笑,不過Minho只是聳起眉毛,露出一個像在問「什麼」的表情。Thomas有點困窘地轉身從自己的背包裡翻出劇本,假裝剛才什麼事也沒發生。

Wes要大家從第二幕的第一場戲開始,站在椅子圍出的半圓中,在對話裡加入動作,順便模擬正式彩排時的走位。第一場戲完全沒有Thomas的份,因此他只是坐在椅子上看其他人表演,一邊看著劇本對台詞。這一幕戲基本上一切都很順利,直到最後一場戲。

最後這一場,主要的演員是Gally和Newt。因為某些原因,Newt所飾演的角色在這裡要和Gally達成某些協議。當Gally說完自己的台詞後,剩下的部分就是Newt的獨白。這段獨白既像是在和Gally對話,又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我必須這麼做,儘管我一點也不想。」Newt說。「這就像是一場革命──是為了更偉大的目標。」他把目光轉向觀眾席,看向某個並不存在的東西。

「然後光線調暗。」Wes說。「然後這一幕就結束了。不錯,Newt。我喜歡。」

Newt對Wes露出微笑,像是在說「我知道」。

「呃,等等。」Thomas舉起手。

Newt和Wes轉過來看他。「怎樣,Thomas?」Newt問。「有什麼問題嗎?」

「這個台詞。」Thomas來回看著他們,然後把劇本攤開在他們眼前。

「台詞怎麼樣?」Wes問。

「我在想……」Thomas說。「或許這裡可以做點改變。」

一旁的Gally說:「所以你覺得你有什麼好點子?」

Thomas強迫自己忽視Gally像是在挑釁的口氣,定睛在Wes身上。上次在對台詞時,Thomas對這一場戲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但是現在當演員們實際站在舞台上,帶入動作和站位時,他突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這幾秒感覺似乎有點彆扭,有點拖沓。但他不確定自己該怎麼表達這個想法,他掙扎著從大腦裡搜尋適當的用詞。

「你是認真的?」Newt問。

「我只是提出一點想法,我想討論。」Thomas說。

「這似乎有點晚了,你不覺得嗎?」Newt歪起嘴角。「聽著,我們會找你加入,就是因為我們希望整份劇本不需要再做更動。現在已經不是改劇本的時間了。」

「修改這裡不會太難。」Thomas建議道。「這只是一句台詞,不會影響前後劇情。」

Newt眨了眨眼睛,然後轉開頭,像是要和誰對視。Thomas懷疑他尋找的對象是Alby,但是此時Alby所站的位置並不在Thomas的視線範圍內。

Minho在他身旁發出咳嗽的聲音。「Thomas,你不需要提供什麼意見,你知道嗎?」Minho說。「你只是來這裡幫忙的。」

「我正在試著幫忙。」Thomas回答。

Wes說Newt是個追求完美的藝術家,所以他不會介意任何值得討論的意見。對吧?

「老天。」Minho翻了個白眼。「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們讓這一幕結束就好,好嗎?」

「但是是你們希望這齣戲能更完美的,不是嗎?」Thomas堅持道。「這句台詞在這裡是多餘的。我以為舞台劇需要把台詞處理得更精簡、更──重點。」

「嗯,Thomas說得也沒錯。」Wes一邊思索一邊說。「或許我們可以考慮一下這裡。」

「我覺得這句可以改成簡單的『成交』,或者甚至只要點頭就好。」Thomas一自一句慢慢地說道。「他不需要對對方說這麼多,尤其是在這一幕的結局。」

「不好意思。寫下這句多餘台詞的編劇還在這裡。」Newt說。「既然我決定讓它出現在這裡,就是因為它代表某些意義。」

Gally哼了一聲,露出一個諷刺的微笑。「顯然我們的菜鳥並不這麼認為。」

「抱歉,Newt。」Thomas說。「但我覺得我們可以討論看看別的可能性。我的意思是,Wes也是這麼說的。」

「噢,所以你現在也是導演助理了?」Gally嘲弄地說。「你什麼時候升職的?我錯過了什麼?」

「閉嘴,Gally。」Minho罵道。「你只是唯恐天下不亂。」

「好了,孩子們。」Wes舉起雙手。「這都是溝通的一部份,好嗎?不需要對著對方開槍。Newt,不如我和你到旁邊來,討論一下這個部分?」

Thomas不確定Newt現在的表情是代表什麼。他看著Thomas的眼神太複雜,導致Thomas沒有辦法解讀。那眼神看起來像是生氣,又像是覺得有趣。於是Thomas在他被Wes帶到一旁去之前就轉開視線,和Newt脫離眼神接觸。不過這一轉,他正好直接面向站在一旁的Alby,而他的樣子讓Thomas的心臟突然快速收縮了一下。Alby正瞪著Thomas,他的表情不像Newt那麼複雜,也不像Gally一樣挑釁──而是純粹的憤怒。或者說,嫌惡。

Thomas趕緊把目光投向Minho。

「你有什麼毛病?」Minho問。「我叫你保持安靜。現在這是怎樣?」

Thomas還來不及回答,就被Gally搶先一步。

「你認為你是專家,是嗎?」Gally嘲弄地說道。「只有你對戲劇很有概念,我們其他人全都是蠢蛋。」

「閉嘴,Gally。跟你無關。」Minho說。

「也跟你無關。」Gally說。「現在是怎樣?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最了不起,每個人都想要對這個劇本提出一點意見,把劇本改成自己喜歡的樣子,是嗎?為什麼我們不每個人都去當編劇好了?」

「夠了,你們。」名叫Sonya的女孩插嘴道。「可以停止這種無意義的爭吵嗎?現在Wes和Newt正在討論,為什麼不等到他們討論的結果出來再說?」

「這不只是劇本而已,好嗎,拜託。」Gally說。「這是態度問題。」

「態度?」Minho嗤之以鼻。「你現在在說態度?好吧,好吧,高貴的Gally,不如你來教教我們什麼叫做態度。」

Gally的聲音沉了下去。「你如果再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我會親手打爆你們兩個的頭。」Alby低沉的聲音從一旁穿了進來。Thomas受驚嚇地轉頭,看見Alby正直直瞪著他們。

「喔,拜託,Alby。」Gally說。

「沒有人指責誰的不是。聽到了嗎?」Alby說。「這不是這個劇團的目的。你們他媽的不需要我提醒,對吧?」

「不需要罵髒話,Alby。」Minho舉起手雙手。「我現在就閉嘴。」

然後這場由Thomas引起的爭執就到此結束。Thomas鬆了一口氣,終於能夠正常呼吸。他轉頭,看見Newt和Wes的討論還在持續著。Newt一手抱著手肘,另一手握著自己的下巴,眼睛動也不動地看著劇本,他和Wes的聲音很低,Thomas聽不見他們說話的內容。

最後,Wes拍了拍Newt的肩膀,對他露出一個鼓勵的微笑。Newt點點頭,嘴型說「好」,但是Thomas不確定他臉上的表情能不能算是放鬆。

Wes轉過身來,對著團員們說:「好了,各位。我和Newt決定就照Thomas建議的,這邊改成『成交』。對吧,Newt?」

「對。」Newt的手依然抱著自己的手肘。Thomas小心翼翼地觀察他的臉,但是Newt只帶著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Wes宣布休息三分鐘,然後接著進行第三幕。當周圍的孩子們各自在舞台上找位置坐下來時,Thomas聽見Minho低聲說了一句:「好極了。」儘管聲音很低,也不是直接對著Thomas說,但Thomas仍然覺得自己像是被人打了一拳。

然後,Thomas突然發現Newt就站在他眼前。Newt微微瞇起眼睛,眼神在Thomas臉上搜索。

「呃,Newt,我──」Thomas吞了一口口水。

「所以,你真的滿有一回事的,嗯?」Newt說。

Thomas不確定他是什麼意思。但是在他回答之前,Newt就掠過他往舞台的另一邊走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