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當Thomas終於從Newt家離開時,他覺得自己簡直像是逃出一個防空洞。最後Alby和Minho之間緊繃的氣息似乎已經消失,Minho甚至在出門之前開玩笑地推了一把Alby的肩膀。但是Thomas仍然感覺到喉間梗著一股令他窒息的不適感,好像剛才在Newt家中的空氣不知道在何時變得稀薄,直到他回到街上時才終於能夠呼吸。

Minho和Thomas一起往回家的路上走。Thomas不知道自己該做何感想。在今天晚上之前,這樣和Minho單獨走在一起無疑會讓他心跳再度失常,但是現在他突然不這麼確定。他和Minho之間依然有點不自在,但他知道,這和之前的感覺不一樣了。

剛才那番近似於吵架的對話仍然在Thomas的腦海裡盤旋不去,所以在他們剛開始走路的幾分鐘,Thomas什麼話也沒說。他只是把手插在口袋裡,眼神盯著腳前的路面。

最後首先打破沉默的人是Minho。

「你嚇壞了吧,嗯?」Minho問。

Thomas不確定Minho聲音裡的笑意是在嘲笑他,或是表示關心。所以他聳聳肩,發出一聲含糊的哼聲。

「所以我要你閉上你的嘴。」Minho說。「看,現在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了?」

「那是怎麼回事,Minho?」Thomas看了他一眼。「你們一直都是那樣嗎?」

「那樣?」

「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

Minho看著他,挑起眉毛。「我說過,這裡跟你想的不一樣。」

「可是我不懂。」Thomas說。「如果你們會這樣吵起來,你們是怎麼合作──」

「這就是你該學習的地方。」Minho說。「怎麼合作?就是合作啊。沒有什麼特別的。」

「可是──」

「我不需要喜歡他們也能一起演出。別大驚小怪好嗎?看看Gally。」Minho翻了個白眼。「我討厭死他了,不需要我多解釋吧?但我們已經合作三年了。我們的劇團還好好的。」

Thomas挫敗地從鼻孔裡吐出一口氣。「我討厭這種感覺。」

「對,當然,你這個理想主義者。」Minho笑了一聲。「快點長大吧,菜鳥。你會了解的。這就是社會他媽的現實。」

在到家之前,Thomas什麼也沒說──他什麼也不想說。

他們來到Thomas家的前院。站在車庫前的斜坡上,Thomas抬眼看了一下自己房間的窗戶,裡面沒有燈光。他的視線飄向隔壁房屋的二樓。Teresa的房間窗簾沒有拉開,但燈是開的。Teresa已經回家了,Thomas心中突然覺得有點失落。今天晚上他特別需要和Teresa聊聊,在經過這個壓抑的聚會之後,Thomas想念Teresa冷冷的、帶著一點笑聲的說話口氣,以及她一針見血的評論。

「所以。」Thomas轉身,看見Minho還站在身後,雙手插在口袋裡。他攤了攤手。「晚安了,Minho。」

「Thomas。」

「什麼?」

「不要誤會我們。」Minho抬起眼睛。或許是因為四周的光線昏暗,Thomas非常驚訝地發現,Minho現在的表情嚴肅得不像是他。他眼角和嘴角慣有的戲謔消失了,眼睛直直地盯著Thomas。這讓Thomas的心跳突然間加快起來。「我們之間就像是家人,你懂嗎?你和你的家人會吵架,每個人和家人都會吵架,什麼狗屁倒灶的事都能吵。但那不代表我討厭他們。」

「好。」Thomas吞了一口口水。他不知道Minho為什麼要跟他說這個,他不知道Minho期待什麼回應。但Minho的表情看起來非常認真,因此Thomas不得不一樣認真地看待這件事。「好。」他又說了一次。

「記得我說的。」Minho的嘴角揚起。「閉上嘴。跟上腳步。你會沒事的。」他聳了聳肩,向後退了一步。「晚安,Thomas。」然後他轉身走上街道。

Thomas看著Minho的身影消失在人行道的轉角,然後他打開家門,回到屋內。

他的父母已經回來了,不過顯然在他們到家前,Teresa就已經離開了。他們沒有問他Teresa的事情,所以Thomas只告訴他們他去朋友家。當他回到房裡時,他的筆記型電腦、歷史課本和筆記本都還在地上,就像他離開時一樣。Thomas把電腦從睡眠狀態喚醒,然後發現Teresa已經把檔案整理完了,留在桌面上。Thomas印出作業,收進背包裡。他的床還保持在Teresa離去時的樣子,棉被推到角落,枕頭靠在牆上。

Thomas想要打給Teresa,非常想。但是現在這個時間他不確定Teresa會不會想和他說話。

或許他可以等明天到學校見到她時再說。或許到那時候他就會覺得好過一點。

 

 

隔天早上他和Teresa像平常一樣在家門外的人行道上會合,然後一起騎腳踏車去上學。

「你有帶作業吧?」Teresa在跨上自己的腳踏車前問道。

「當然。」Thomas拍拍背包的肩帶。「然後,謝了。我是說,謝謝你幫我把作業做完。」

「沒什麼。」Teresa說。「沒什麼大不了的。」

在Thomas來得及繼續說話之前,Teresa的車就騎了出去。Thomas眨了眨眼睛,趕緊跟上。

午餐時間,Thomas和Teresa照例在她的置物櫃前碰頭,然後一起前往學生餐廳。他們的歷史作業順利繳交出去了,Thomas在心中默默提醒自己要請Teresa吃午餐的事情,他不確定他還能怎樣報答Teresa替他完成作業的恩情。

他和Teresa拿著托盤,排隊拿好午餐。就在他們準備往慣例的座位走去時,Thomas突然聽見有個聲音喊他。那種感覺很奇怪,好像在他聽見聲音之前,他就準備回頭了。他一轉身,就看見劇團的成員們圍在他們的桌子旁。Minho的手正高高舉在頭頂上。

「嘿!Thomas!」Minho喊道。「過來和我們坐一起!」

「呃,可是──」Thoma說,儘管他的音量除了Teresa之外沒人聽得見。

他和Teresa抓著托盤的邊緣,站在走道上,四周的學生來來往往,Thomas不確定自己現在要怎麼辦。Minho不可能沒有看見Teresa和他站在一起,可是Minho顯然並不想邀請Teresa加入。Thomas希望Teresa能和他一起過去,不過在Thomas想好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之前,Teresa似乎就自己找到了解決之道。

「去啊,Thomas。」Teresa對他扯出一個傾斜的微笑。「他們在叫你不是?別讓他們等太久。」

「嗯,我不覺得……」

「你就去吧。」Teresa對他轉轉眼珠,聳起眉毛。「我還沒有到失去你就活不下去的地步。」

「Teresa。」

Thomas想要阻止Teresa離開,但她已經轉身往學生餐廳的另一端走去了。一張桌子旁的幾個孩子對Teresa揮揮手,然後微微騷動起來,為Teresa挪出一個位置。Thomas聽見她對那些孩子們說了幾句話,然後發出響亮的笑聲。他看著她的背影,突然覺得心底不太踏實。直到有人的肩膀撞到他的手臂,Thomas才意識到自己有多擋路。他趕緊往劇團的桌子移動過去。

昨晚在Newt家的人現在都在這裡。Minho在自己旁邊留了一個位置給Thomas,這讓Thomas忍不住皺起眉頭。很明顯,Minho並不希望Teresa跟他同行。不過Minho似乎不覺得這樣的安排有任何問題。他拍拍椅子。「坐下,Thomas。」他說。「今天放學之後有練習。別跑回家去了。」

「我不會。」Thomas抗議般說道。他把托盤滑到Minho的旁邊,然後順從地坐下。

「哈囉,Thomas。你的女朋友呢?」Newt問。

Thomas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才發現Newt是在和他說話。他眨眨眼睛,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哇嗚。」Zart發出一聲起鬨的喊叫。「女朋友。我們劇團裡第一個有女朋友的人。」Frypan大笑起來。

「呃,她──」Thomas回頭尋找,但是Teresa並不在他的視線範圍內。他回答:「她跟其他的朋友坐一起。然後,她不是我女朋友。」

「嗯哼。」Newt對Minho揚起下巴。「看來有人的情報有誤。」

對此,Minho只是哼了一聲。「不好意思,我從來沒打算深入了解過。」

「不好意思。」Thomas看了他一眼。「你根本不認識她。」

「無所謂。」Minho抓起薯條塞進嘴裡。「沒打算認識她。」

「提醒你,她是我朋友。」Thomas有點惱怒地回答。

「多謝,我很充分地意識到她是你朋友。」不知道為什麼,Minho似乎覺得他的惱怒很有趣。Minho竊笑起來。「我知道她跟你好到你願意在跟我出門之後把她單獨留在你房間。」

「什麼?」Thomas感覺自己的面孔像過熱的燈泡般發燙起來。「你是怎麼──」他困窘地問。

「我有眼睛,好嗎?」Minho輕蔑地哼了一聲。「在你跟我出門的時候,你沒鎖門,而且你房間的燈還開著。誰會在那裡?我不相信還有別的女孩子會進你的房間。」

這番話讓Thomas既想躲到桌子底下又想動手打他。他想反駁,但他不知道自己該從哪一句話開始。事實上,他最想說的是,他不打算讓任何女孩進他的房間。Teresa不是「某個女孩」,而是「那個女孩」,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她不能和其他人相提並論。

「她像是我的姊妹。」Thomas說。「我們是鄰居,從小就在對方屋子裡跑來跑去的。」

Newt對這句話露出微笑。「嗯,Minho。下次記得別看到黑影就開槍。」

Alby發出一聲哼聲,聽起來像在笑。Minho翻了個白眼,繼續吃他的午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