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排練得怎麼樣?」Teresa問。「你有沒有扯大家後腿?」

Teresa躺在Thomas房間的床上,如同往常般把雙腳掛在床尾的木板外。她的頭髮在頭頂上散開,蓋住Thomas的枕頭。Thomas坐在床腳邊的地板上,膝蓋旁堆著幾本書,眼前放著筆記型電腦和筆記紙。Teresa的手上抓著筆記本,但此時她決定暫時忽視上面潦草的筆記,將目光瞥向Thomas。

在Thomas決定加入劇團後,週二晚上的歷史作業討論時間就改期到週三了。Thomas很感謝Teresa沒有為這一點多為難她,不過她也實在沒什麼好抱怨的──畢竟現在Thomas得請她吃一個星期的午餐。

當Teresa來他家的時候,他們就會像現在這樣:Teresa會躺在Thomas的床上,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樣。這是他們還沒有上小學前就養成的習慣,在他們還小的時候,Thomas會和她一起擠在上面,兩個人像是乘坐著小船,這總會讓Thomas覺得他們正準備迎向什麼冒險,就像彼得潘裡的那群孩子們一樣。等到他們長大後,Thomas就決定把床位讓出來。Teresa自然而然地接收了整張床──這也是他們的默契之一。

Thomas的視線離開電腦螢幕,正好和Teresa對視。他的腦海裡還迴盪著剛才在網頁上看到的單字──Reagan總統和「Win just one for the Gipper!」──他眨了眨眼睛。「啊,什麼?」

Teresa轉了轉眼珠。「我問你排練得如何。劇團的大家如何?」

「喔,嗯。大家都很棒,劇團也很棒──」Thomas的腦子從Reagan總統生平硬生生轉向昨晚的劇團練習,他幾乎可以聽見腦袋裡齒輪嘎嘎作響的聲音。「劇團的指導老師非常有活力,我覺得這會是一場很精彩的演出。」

事實上,用「活力」形容Wes還是太低估了:他就是沒辦法坐著不動,或者在原地站好。每個人輪流讀台詞的時候,Wes會像是正在瞄準獵物的槍手那樣,躍躍欲試地盯著那個孩子看,雙腳在原地來回踏步,手臂隨著台詞的情緒起伏來回揮舞。當某個人投注的情緒足夠,台詞讀得恰到好處時,Wes則會興奮地用手指指著他拼命點頭,一面發出「對,就是這樣,再多來一點,寶貝!」的喊聲。

而像Thomas這種沒有經驗的菜鳥,當他用扁平的聲音唸出台詞時,Wes乾脆自己照著台詞示範給他聽。Thomas完全被Wes豐富的表演細胞給震懾住了,最後,他忍不住認為Wes身為指導老師而不能參與演出真是一大遺憾。

而且,Wes並不阻止他問問題。

Thomas向來不會隱藏自己的好奇,所以當他和大家一起對台詞的時候,只要他覺得自己沒跟上劇本的速度,他就會發問。他想要把劇本的每個轉折和象徵都搞清楚,就像Newt要求的那樣:了解每一個零件安插的位置和它們存在的目的。Wes對他很有耐性,不過大部分的問題都是由Newt來回答。

劇本是Newt自己寫的,所以關於故事內涵的問題當然該讓他回應。

「恭喜你。」Teresa對Thomas露出微笑。「你看起來真的很喜歡他們。」

「他們太讚了。」Thomas承認道。

儘管直到練習結束、大家各自回家時,Alby對Thomas的態度依舊冷冰冰的,Thomas仍然覺得昨天是個不錯的經驗。他不知道為什麼Alby看起來並不喜歡他, Gally也才第一次見到他就對他冷嘲熱諷,但是Newt看來對他還算友善,而且他還有Minho。所以,對。他願意給昨天的排練一個B+。

「不管他們再怎麼優秀,」Teresa的微笑擴大,對著Thomas扮了一個鬼臉。「我們還是要在時間內完成歷史作業。你盯著螢幕看了多久?」

Thomas的眼神再度回到螢幕上。他看著Reagan總統的維基百科頁面已經超過二十分鐘,但還是只看到Reagan演員生涯中演出Gipper一角的那一行。

「呃,嗯。」Thomas含糊地回應道。

「別恍神了,好嗎?」Teresa說。「你那樣看起來不像在找資料,比較像在夢遊。」

Thomas沒辦法反駁。事實上,他的腦子裡還不斷盤旋著昨晚排練結束後的事情。

Wes宣布休息之後,Alby和Newt就收拾東西離開劇場。幾個女孩在經過Thomas身邊時和他打了招呼,Thomas還分不清楚哪一個是Sonya、哪一個是Rachel,不過至少他記得黑皮膚的女孩是Harriet。

「不錯啊,Thomas。」Minho在他身後說道。「她們對你釋出善意的時間比對我快多了。」

「我不意外。」Thomas試著模仿Minho戲謔的口吻回答。

Minho開玩笑地推了他的肩膀一把。「去你的,菜鳥。」Thomas不確定該怎麼回答,不過Minho沒讓他擔心太久。「所以,第一次排練。你覺得如何?跟得上嗎?你的大腦有當機嗎?」Minho一根手指在自己的太陽穴旁邊轉了轉,露出一個瞇起眼睛的微笑。

「托你的福,我跟得很順利。」Thomas回答。不知道為什麼,在他想來應該非常調侃的句子,說出來之後卻都像在滿足Minho過度膨脹的自信。Thomas無奈地對自己搖搖頭。

Minho非常滿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會做得更好的。多花點時間跟我們出去晃晃。這是培養默契的方式。」他逼近Thomas耳邊,低聲說:「否則你以為我幹嘛花這麼多時間跟他們鬼混啊?」

「什麼?」

Thomas錯愕地轉過去打量Minho的臉。但是Minho仍然掛著微笑,因此Thomas決定把這句話當成玩笑就好。另一個原因是,就在這時,Gally正抓著自己的背包從後面走過來。Frypan和他走在一起,經過Thomas身邊時,Frypan的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歡迎加入,Thomas。」Frypan對他露出真誠的笑容。

「對啊,歡迎加入。」Gally說道。「恭喜,看來Alby那傢伙不怎麼喜歡你,菜鳥。」

「離我們遠一點,Gally。」Minho說。「你只是忌妒Thomas記台詞的速度比你快而已。你記憶力差得可憐──」

「再說一個字,我就會折斷你的脖子。」Gally說。

看Minho的眼神,如果不是因為Frypan及時抓住Gally的肩膀,或者Wes沒有在這時候介入他們的談話,Thomas很確定,會被折斷脖子的人絕不是Minho。

「嘿,嘿。」Wes的肩上掛著自己的背包,肩帶鬆垮地落在他尖銳的肩胛骨上。他手中拿著劇本和水壺,頭上戴著一頂棒球帽。這樣的造型,讓他看起來幾乎不比他們大多少。「這裡發生什麼事啦?」

「Gally只是來和Thomas打招呼的。」Minho的聲音從牙縫中蹦出來。

「對。」Gally附和道。「打招呼。」他轉向Thomas。「歡迎加入團隊。」

不知道為什麼,Gally這句話讓Thomas覺得很不舒服。直到現在,當Thomas回想起來時,他還是能明確感覺到Gally話中的敵意。

他不懂Gally究竟為什麼討厭他──他幾乎沒有和他產生任何互動,他要用什麼來討厭他?

接下來的幾分鐘裡,Thomas盡可能讓自己的思緒專注在歷史作業上。他無聲地念著網頁上的單字,強迫自己只能思考那些句子。

一陣電鈴聲打斷了Thomas的思緒。一開始,他還沒有發現那是他們家的電鈴在響,一秒過後,他才突然大夢初醒般從地上跳了起來,差點把電腦給踢翻。

「那不是火警警報,Thomas。」Teresa調侃道。「你不需要這麼急。」

Thomas的父母今晚去參加爸爸公司的一場晚會,所以此刻沒有人在樓下。Thomas打開樓梯口的電燈,然後跑下樓梯,穿過漆黑的走廊,來到玄關。

他猜測門外會是來邀請他們贊助非洲兒童利基金會的女孩,或是推銷手工餅乾的小朋友,但當他拉開家門時,卻看見雙手插在口袋裡的Minho。

奇怪的是,Thomas似乎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Minho?」他問。「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是來修水管的。」Minho邊說邊翻了個白眼。「你覺得我來幹嘛的?我昨天跟你說的都忘了嗎?」

「什麼……」

多花點時間和我們出去晃晃。這是培養默契的方式。Thomas的耳邊響起Minho的聲音。他眨眨眼睛,打量Minho的臉。Minho的臉上掛著一抹微笑,那個笑容看起來不像是要找他出去閒逛,比較像是要挑釁他打架。

「大家在Newt家聚會。」Minho說。「不是派對,很可惜,沒有什麼酒精飲料。也沒有辣妹,如果你想知道的話。大家只是在那裡打電動或看漫畫,講點屁話。你來不來?」

「呃……」

Thomas想到Teresa還躺在他房間的床上。但是看著Minho的表情,聽他說話的口氣,Thomas突然不是很想讓Minho知道Teresa在他家。他垂下眼神看著自己的腳趾,幾秒之後,他下定決心地對Minho點點頭。「其實我正在做歷史作業,等等我,我馬上就下來。」

「快點,Thomas,用跑的。」Minho說。「作業可以等,我最討厭等人了。」

Thomas對他翻個白眼,然後轉身跑回樓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