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王子第一次行經這座樹林。草地比他皇宮裡的任何一張地毯都柔軟,枝葉在他頭頂上形成的遮棚,比皇宮裡任何一座涼亭都陰涼。他聽見微風輕拂,雀鳥鳴叫,馬蹄在草地上敲出輕柔的聲響。他不打算趕路。在他的生活中,他幾乎很少有時間能夠緩下腳步。他享受這種遠離人生的寂靜,享受這種整個世界裡好像只有他一個人類的孤獨感。

然後他聽見粗壯的樹幹後面傳來騷動,空氣彷彿都因此震盪。他調轉馬頭,朝聲音的方向移動。

樹林中有一片開闊地。陽光在地面上留下一圈金黃色,像是天使準備下凡的前兆。在那個光圈中躺著一名世界上最美麗的女孩。她的肌膚潔白如雪,嘴唇紅如玫瑰;她的雙眼緊閉,像是陷入一場最甜美的沉睡。他勒住韁繩,在適當的距離外停下腳步。他不該侵犯她的光環──那是一種對於美的玷汙。

但是在她的周圍卻圍繞著這世上最醜惡的老女巫,以及七個面目可憎的矮人。他們是她身邊的汙穢之物,是伴隨著每一道光的陰影。王子恨不得自己能把他們全部趕離,好讓美麗的女孩能享有屬於自己的寧靜。

女巫手中握著一把匕首,刀尖在陽光下反射出黃金的光澤。刀尖筆直地對著女孩的心臟。矮人們在一旁用王子聽不懂的語言大聲叫囂,像是在詛咒或哭嘷。

王子策馬朝他們奔去。

「住手!」王子說。「這裡發生什麼事?為什麼要殺害無辜的女孩?」

女巫乾枯的雙手舉在半空中。她緩慢轉身,關節吱嘎作響。矮人們用他們長滿面皰的臉孔面對王子。他們沒有眼睫毛的眼睛瞪大,皺縮的嘴唇大大咧開。

「你不懂!」女巫說。

「你不懂!」矮人們說。

「那女孩是個惡魔!」女巫說。

「她是惡魔!」矮人們說。

「她的外表美麗如天使。」女巫說。

「但她的內心邪惡如妖怪。」矮人們說。

「她的名字叫白雪。」女巫說。

「但她的內心如瀝青般汙黑。」矮人們說。

王子回答:「一派胡言!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們?你們只不過是一群醜陋的怪物。」

「但是你必須相信我們:在她出生後,她就殺了她的生母。她讓母親以為自己生下雙頭的畸形兒,最後發瘋地從皇宮窗戶跳下去。在她五歲時,她殺了她的奶媽。她讓奶媽以為她會吃掉她的乳房,因此奶媽把她推開,摔在地上。國王下令處死奶媽,理由是她對公主不敬。她殺了陪她玩耍的小女傭,也殺了為她送飯的侍童。」女巫說。

「她殺了國王送給她的寵物小鹿,把牠的皮做成披肩,把牠的頭放在梳妝台的鏡子上當作裝飾。她殺了窗台上歌唱的鳥兒,讓牠們在蚊帳的頂端永遠飛翔。」矮人們說。

「最後她殺了國王。她讓國王以為自己的四肢染上無法醫治的疾病,因此國王下令要人砍去他的手腳,最後成受不了疼痛而死去。所以我讓她離開皇宮,獨自進入森林,然後派遣最厲害的獵手去除掉她。但她讓獵手以為他在挖掘埋藏在森林中的寶藏,最後把自己的心臟給掘了出來。白雪把他的心臟裝在木盒子裡,留在森林裡的樹樁上。」女巫說。

「所以我們和女王聯手,我們收留她,讓她信任我們。女王讓她吃下劇毒的蘋果。我們必須除掉她!」矮人們說。

「在任何人靠近她以前,必須將這把匕首穿過她的心臟,確保她永無甦醒之日。」女巫說。

「永無甦醒之日!」矮人們說。

王子感到憤怒。他們編造出一個個邪惡的謊言,只為了要除去這世界上最美麗的事物。他們的醜惡正是反映了他們的內心,他們充滿苦毒。而白雪呢?她一定是最善良的女孩,才配擁有天使般的容貌。

「滾開。」王子咒罵道:「你們這些妖怪。你們只是忌妒她的外表,因為她擁有這世上最美好的一切。」

他抽出腰間的長劍揮舞,使矮人們與女巫被迫向後退開。他跳下馬匹,曲身向前。在這麼近的距離,白雪看起來更加美麗。她的嘴唇光澤飽滿,鮮紅欲滴。

「年輕人,不!」女巫尖叫。

「不要靠近她!」矮人們喊道。

王子親吻白雪的嘴唇。女巫淒厲地吼叫起來,矮人們在四周驚慌地大喊,捶胸頓足,交織成王子從來沒聽過的恐怖聲響。

白雪烏黑的睫毛微顫,她的眼睛緩緩睜開。在眼皮之下,藏著王子見過顏色最深沉的雙眸。

「啊。」白雪說。「我的王子。」她的聲音像音樂般悅耳。

「我在這裡。」王子說。「沒有人能傷害你。」

「這些可怕的矮人和女巫要傷害我。」白雪顫抖地說道。「女王忌妒我的外表,矮人們忌妒我的財富。於是女王要他們聯手殺死我,她承諾給他們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

「那不是實話!」女巫尖叫。

「她在說謊!」矮人們吼道。

「他們是惡魔。」白雪說。「他們會變成八顆頭的巨獸,他們會毀滅我們。看哪!就在那裡!」

王子轉身,看見女巫與七個矮人們所站的位置出現一隻擁有八顆頭的怪物,長短不一的脖子朝他們的方向竄來。怪物的身上流著黏液,身體化膿,散發出惡臭。

「殺了他們!」怪物的八顆頭齊聲喊道,聲音嘶啞破裂。

王子英勇地與怪物戰鬥。最後他砍下了八顆頭,怪物轟然倒地。白雪緩緩站起身。王子把配劍收回腰間。他的身上淋滿怪物的血液,充滿腥臭,但是他終於覺得自己像是英雄。

「我的王子。」白雪走到他身邊。「你救了我的命。」

王子再度看進她的雙眼,像是被漩渦攫住般無法掙脫她的視線。

「帶我走。」白雪說。「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王子複誦道。

他回頭,地上散落著八具少了頭的屍首。七名矮人與女巫的頭滾落在一旁。王子抱白雪上馬,然後離開了開闊地。

馬蹄踩在地上的聲音不再柔和。王子低下頭,看見他們下方是一條由黃金鋪設的道路,馬蹄敲擊叮噹作響。

「只有最偉大的英雄才配得上黃金道路。」白雪告訴他。「我們走吧。」

黃金道路像是知道他們的目的地,一路向前延伸。王子身上的怪物血液低落在地。

馬匹踩著清脆的步伐朝樹林深處走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