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純粹心得,我喜歡,不代表我覺得大家都應該喜歡,所以我不會用什麼很學術的詞,我只說我為什麼喜歡。文長有雷請小心。

在看這部電影之前我沒有特別去做功課,我只是在FB上看到相關的娛樂報導就會點開來看一下,所以我沒看過衝鋒飛車隊,我也不知道Max的背景故事,我還很不喜歡這部電影的預告,因為它讓我想到《強卡特戰紀》,我光看預告完全看不懂它想要說什麼故事orz

但真正進電影院看了之後,我整個被導演說服了,我喜歡這部電影,它是我心目中今年來看過最好看的院線片。

首先我很喜歡導演George Miller說這個故事的方式。一開頭的那些像是快轉的畫面,就讓我的心情亢奮起來,至少讓我有預感這部電影的節奏會很快。他用Max短短幾句敘述和幾個畫面就交代完這個角色的背景、他的心魔、他的惡夢、他的困境和他的目標。他被當成血袋,當成戰爭補給品,他是個奴隸。在一堆戰爭男孩追逐他時,他看見的那些幻影,那些他沒來得及拯救的人的身影和骷髏交錯出現--這是第一個踩到我哭點的地方。

Max很介意他的東西被人霸占,被人奪走。我覺得那是因為他人生中所有的一切都被剝奪了,所以他對「屬於他的」的事物都有著不可抗拒的執著。因此從他的價值觀來看,他後來會幫Nux拿來另一隻靴子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奪走了Nux的靴子,他也要還他一隻。

而接下來的畫面來到不死老喬(Immortan Joe)身上。Joe得靠呼吸器才能呼吸,他潰爛的皮膚上有戰爭孩子幫他抹上的白色粉末,他有一個頭腦簡單的兒子還有一個身體畸形的兒子,這些設定都在短短幾秒之內用畫面帶過。在後面看見Joe在意寶寶超過種母Angharad的時候,我就理解他的動機。因為他知道他不是不死的人,他會死,所以他要有足以承接他的堡壘的後代。可是那些戰爭男孩們全都不能活得長久--我覺得戰爭男孩被翻譯成半衰期男孩其實滿糟糕的,他們都只是Half-life,他們全都只有半條命。

Joe掌控水,這個點也許不太重要,但我在看完電影之後回想,我發現其實這裡的安排對我來說很巧妙。煉油城、農業城、兵工廠和堡壘正好達成一個平衡。你給我武器,我給你水;你給我食物,我給你水;你給我燃料,我也用水跟你換。所以Joe可以號令他的天下,因為沒有人可以不靠水活下去,每個人各司其職,各取所需。

Joe的堡壘很高,他距離下面所有的人民都很遙遠,水流傾瀉而下的畫面鋪張而誇大。這些對我來說,都在象徵著他把自己塑造成不死的神人,他把自己塑造成救世主,他要所有的人都崇拜他,他要他們當他是神。所以所有的人都在仰望他、向他祈禱、求他施捨。

我其實很好奇那個吉他手和那台很誇張很浮誇的音響車到底是在幹嘛的,後來我想,那也是他要把自己神格化的手段之一:自帶背景音樂(?)

接下來的畫面來到Furiosa的武裝運輸車。她原本帶著使命出發,卻在半路駛離路線。她在焦土中開出一條自己的路。這條路的盡頭是什麼,觀眾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我很好奇Furiosa在成為這樣一位身負重任的愛將之前,她究竟是什麼身份。在後來她和Max的對話中,她說她試著逃過很多次,可是她只是少了一條手臂,她沒死,而且Joe還信任她。這一段故事感覺導演之後應該會說完,不然真的很可惜。

整個預告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光頭造型的Nicholas Hoult,所以電影中我一直在等他現身。當他演的Nux出場的時候,他正吊著「點滴」在休息。他的手下Slit搶了他的方向盤,急急忙忙要衝出去,但是Nux死也不讓他這麼做。他寧可帶著比他還巨大的拖油瓶血袋出征,也不要錯失可以證明自己的機會。

在追緝Furiosa的過程中,所有的戰爭男孩們都在高喊著「英靈殿」、「見證我」。一開始我只覺得那是一種宗教狂熱,但是在後來Nux躺在車廂底部,對紅髮的女孩自白的時候,這個點也有了很好的解釋。戰爭男孩們只有半條命。他們就算不是戰死,也會在半夜的時候被被疾病侵襲而死。所以他們想的跟Max不一樣。Max要的是生存,而這些註定會滅亡的戰爭男孩們要追求的則是像流星般燦爛的活過一回、然後最光榮的死去。

Nux這個角色,是整部電影裡我最喜歡的角色。不是Furiosa也不是Max,而是Nux。雖然他各種摔車、各種被輾、各種被拖行都還是很難死,我還是覺得這個角色的立體感很夠。他會替他的腫瘤畫上笑臉、取名字,他只是被Joe看了一眼就亢奮到爆炸。他堅持要上戰場,他堅持要親手逮到Furiosa,他一次又一次的要死得有價值。那是Nux活著的目標:找到自己的價值。

紅髮的女孩伸手觸碰他的臉時,這個舉動又踩到我的淚點。

後來我去查了他的名字,「Nux」是個拉丁文,可以指核果,也是指「無價值之物」。不知道這層涵義並不影響我對他產生同理心,知道這個意義之後又讓我更加喜歡這個角色。多麼諷刺,就連被當成物品的「種母」、或者被叫做「血袋」的Max,他們都還有存在的意義。可是Nux呢?他卻是個沒有價值的東西。在討論著女性被物化的同時,Nux這傢伙連個東西都不是。而到頭來,他也只是一個想到德到歸屬感、想要找到自我的孩子。

最後他在自爆之前說的那聲「Witness」讓我哭翻了,他找到他死亡的價值,他終於知道自己是「什麼」了。

講到女孩們,我不想講女性主義,我對那種理論真的很不了解。我只想說,我在那些洗得乾乾淨淨的美麗女子身上,看見在那樣的大環境之下不同於男性、屬於女性的柔軟的堅強。不管這樣的論點有多老套、多陳腐、多了無新意,我喜歡他表現的手法。當Max和Furiosa打起來的時候,那些女孩們在後面扯住Max的鐵鍊。她們或許手無縛雞之力,但她們全都拼命在想著生存。她們的做法和那裡的其他男性不一樣,她們的智慧和Furiosa或Max在不同的地方。有人自願守望,有人對武器毫不懼怕,有人能承受各種皮肉之苦,有人則做了傳承。當那個祈禱的女孩從老婆婆手中接過種子的時候,我真的超級感動,這個動作是明明白白的承先啟後,那些綠意在女子溫柔的手中得以存活。

紅髮女孩伸手摸Nux的臉頰時,讓我感動的部分是那種母性強韌而寬容的感覺。儘管這個Nux在前面一直是敵人,但在她發現他只是個孩子的時候,她展現出來的是屬於她的力量--我覺得那是愛,不管是戀愛、或是母愛。

Nux的立場轉換,有些人的解釋是說因為他覺得他回去之後Joe也不會放過他,但從我的角度來看,我覺得是因為他在這群人裡找到了他的價值。Joe已經否定了他的身存意義,因此他沒有理由拋棄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另一個意義。

而那位懷孕的Angharad,她的身影是戳中我的另一個哭點。

她掛在車門上,用自己的身體當作威脅Joe的籌碼。這些女人非常非常聰明、非常非常勇敢。她掛在車門上的樣子讓我想到一面旗幟,她飛舞的裙襬和頭髮都像是在宣告,她不是任何人的「東西」,她是可以為自己拼命的「自由個體」。

另一個戳到我哭點的地方,是整部戲裡Furiosa第一次卸下自己武裝的面具,真正崩潰的時候。她發現她追求的救贖早已變成一灘爛泥,她的家已經不存在了。她跪在黃沙之中對著天空嘶吼的畫面,這段我真的沒辦法不哭。對我來說,唯一有點可惜的是這段的背景音樂進來的太快了,如果能讓觀眾先聽見Furiosa的怒吼,再讓音樂家進來的話,這段的張力感覺又會再提高一點。

導演在電影裡真的善用了電影「影像」的優勢。那棵讓運輸車脫離困境的樹,其實就暗示那裡曾經有著綠意,但是我一直到那些帥氣的武裝婆婆們出現說出來之後才發現這個暗示。在Joe穿過一個個房間和走廊去找種母時,在場景中出現的植物,也暗示了Max後來要她們折返的提議。在Max追上去的時候,我一度以為他是因為不想重蹈覆轍,不想眼睜睜看著他能保護的人喪命,所以決定陪他們同行,當他提出回頭的建議時我真的很驚訝XD 這個部分是讓我很驚豔的劇情轉折之一。

然後再講講那台電吉他舞台車,我真的覺得那是代表Joe的神格化象徵。舞台車破碎,Joe的面具被毀,他的神話從此終結。

至於這部片的美術設計,我其實一直都不是很喜歡那種顏色很單一的場景,像是暴風雪、或者沙塵暴。那種畫面總是會讓我覺得有窒息感,所以我沒辦法看著太久。但是這部處理焦土荒原的手法帶著一種粗獷的美感,強烈而磅礡,那場充滿了沙龍捲和閃電雷擊的沙塵暴真的讓我深深被震撼了。高聳的峽谷和堡壘的岩壁也具有同樣的氣勢。

至於那些在峽谷中的越野摩托車手,我覺得他們短暫的追擊其實很合理。他們要的是燃料,而當Furiosa失去了那些要給他們的燃料之後,他們沒有理由繼續追、繼續浪費能源。他們本來就只是要和Furiosa進行交易而已,而當他們繼續追下去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的時候,他們當然不必再追了。

Immortan Joe的角色,他又真的是單純的反派boss而已嗎?

在亂世當然得有梟雄。儘管他的手段難看、儘管他極權,但他至少在這片荒土上建立了秩序。他維持了一個各司其職的、有條理的社會。如果沒有他,那也會有其他人跳出來成為這個角色。在瘋狂的世界裡,只有夠兇悍的手段才夠看。不管贊成這樣的立場與否,都不能否認他的存在對那個世界有其必要性。而Joe的死,我想也代表著某種社會現象,因為文明就是要在衝突中互相激盪、互相擦出火花,然後生命會找到更好的出路,會產生更棒的解決方式,這就是進步。這就是人之所以為人,這是智慧。儘管產生智慧的代價高得令人痛苦。

寫了這麼多,我真的不知道我把我想說的都說完了沒。如果有想到的話再補充進去好了。感謝所有有看到這裡的人。

Where must we go,we who wander this wasteland in search of our better selves?(我們這些在地上遊走的人們,都試著在尋找更好的自我,我們又該何去何從?)我覺得這部電影講的東西就是這個:每個人活著的目標,每個人的生存價值。Max要的是自由,Furiosa要的是救贖,女孩們要的是希望,而Nux要的是認同和肯定。

我們每個人終其一生又何嘗不是在尋找自己活著的意義?

最後私心說說,Nicholas Hoult真的讓我太驚艷了,以前總覺得他就是賣臉(而且髮線很高總是讓我很想笑)、沒演技(粉絲們請不要攻擊我orz),但是在這部裡面他的造型就先吸引我了。他的光頭造型太帥,而且這樣的妝容讓他那雙藍眼睛美到不可理喻,跟那些美女們坐在後車廂裡完全不遜色XD 看完電影之後我跟我朋友說我被Nux洗成Nicholas的迷妹了,她還覺得我迷妹的點很奇怪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