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差〉

【原創】溫差 (1) 

【原創】溫差 (2) 

 

-----

 

【伊利諾州,芝加哥,下午9:10分,室外溫度:11˚C。體感溫度:36˚C。】


萊恩在客廳裡來回踱步。他們公寓裡的客廳很小,萊恩向右走了七步之後就會走到盡頭的窗台,所以他必須再折返回來。已經超過九點了,然而里奧還是不見人影。他試著打電話給他,但是在電話另一端應聲的是里奧的語音信箱。

「你好,我是里奧。會聽到這個錄音代表我現在不想接你電話,所以我很可能不會回撥。如果你想要的話可以留言,但我也不一定會聽。」

萊恩知道里奧當初是抱持著開玩笑的心態錄了這段語音,但是他的心臟現再被恐懼緊緊抓住,他很害怕這個錄音成真,他很害怕里奧不再接他電話,或者再也不回撥──或者更糟。

萊恩在心底暗自發誓他不會再為了任何事情和里奧吵架,尤其不是在他的憂鬱情緒爆發的時候。他顧著自己的情緒需要找到出口發洩,但他忘了里奧的情緒沒有出口。他表現得太自私了,而他不確定這個自私會讓里奧做出什麼事來。

里奧六點半就應該下班了才對,他不該這麼晚還沒到家。他的手機更不該轉入語音信箱。

萊恩又撥了兩次電話。兩次都是一樣的結果。他挫敗地抓著頭髮,讓那頭亂糟糟的短髮變得更狼狽。

他開始認真考慮起報警的可能性。

當門鈴響起的時候,萊恩神經質地一個轉身,差點被自己的腳踝絆倒。他跌跌撞撞地跨了兩大步,一把抓住公寓大門的門把。

他拉開門,然後看見里奧那雙透明的眼睛。

「你回來了,」萊恩閉上雙眼,垮下肩膀,像是準備睡著一樣把頭往後仰。「感謝上帝。」

里奧只是聳了聳肩。他渾身濕透,頭髮貼在頭皮上,幾束溼答答的髮絲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的衣服下襬還滴著水,手上什麼也沒有。在只有十度左右的低溫中,里奧的身體一陣陣顫抖。萊恩驚恐地打量著他,一瞬間忘記要讓他進門。

里奧的眼眶發紅,眼白裡帶著血絲。然後萊恩突然明白他的眼睛為什麼會看起來這麼的透明。那裡面蓄滿了淚水。

「你怎麼──」萊恩說,「你──我以為──」

「我把鑰匙弄丟了。」里奧說。他的聲音夾雜著濃濃的鼻音,因為寒冷而發抖。他的眼淚隨著話語一起落下。「你要不要讓我進去?」

「噢,對,」萊恩急急忙忙地退後一步,「抱歉,我──」

里奧往前踉蹌了兩步,但他沒有走向萊恩讓給他的通道。他的手臂落到萊恩的肩膀上,然後緊緊抱住他的脖子。

「我好冷,」他輕聲說道,「我冷到快死掉了。」

抱在懷裡的里奧冷得像冰塊。萊恩閉上眼睛,吐出一口氣。他的心裡混雜著好幾種情緒,放心、憤怒、心疼和憂慮互相加疊。但是他決定他不要多說什麼。里奧現在回來了,好好地在他臂彎裡。他現在想要的就只有這個。他不想問李奧去哪裡把自己搞得渾身濕透,也不想問他把鑰匙弄到哪裡去了。他知道他不會想知道答案,而且答案其實並不重要。

「對不起。」里奧說。

「沒關係。」萊恩拍著他的背回答道,「我們先讓你洗個熱水澡、然後換上乾衣服,好嗎?」

里奧無聲地點點頭,但是他沒有放開手。萊恩愣了幾秒,然後再度用力抱緊他。至少,他想,他還能用體溫溫暖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