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sthing Special》民湯本試閱: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Something Special 試閱(1)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Something Special 試閱(2) 

【The Maze Runner(移動迷宮)】Something Special 試閱(3) 

----- 

*AU設定,高中生Minho x Thomas

 

第二天,Thomas自己騎腳踏車去學校。媽媽在他出門前說她可以像昨天那樣載他一程,不過Thomas拒絕了。第一節課的時間比他媽媽上班的時間早太多,他不希望製造她的麻煩;另外,基於某種微妙的心態,Thomas並不想要讓學校的其他人看見他讓媽媽接送。

他把腳踏車停在學校另一側的入口,然後前往生物課的教室。昨天他錯過了這堂課,因此今天他還是得自我介紹,而他比前一天更不願意這麼做。就如同Minho所說的,儘管他很不想相信──九年級的學生們似乎都知道他昨天在餐廳裡和Gally衝突的事情了。當Thomas走進教室時,幾乎所有人都回頭過頭來看著他,好像他是從動物園跑出來的珍禽異獸。Thomas選了一個最靠近教室後門的座位,保持安靜,讓自己幾乎消失在課堂裡,但是效果甚微。

他並不想成為學生之間目光的焦點,但是消息傳得比他想像中更快。將近八百個新生中,或許有一半的人都已經知道他在學生餐廳裡幹過什麼事。

一下課,Thomas就立刻逃離教室,前往學生餐廳。他在歷史大樓前面就看見Chuck背著背包站在那裡。Chuck一手抓著背帶,低著頭,用腳尖撥弄地上的碎石。這畫面讓Thomas再次不可避免地注意到Chuck的年齡有多小。

「嘿,」Thomas喊道,「Chuck!」

Chuck受驚般抬起頭,在看見是Thomas的時候,立刻露出笑容。

「早安,Thomas。」Chuck說,「我好餓喔。」

「第一節消耗太多熱量了嗎?」

「絕對超乎你的想像。」Chuck回答。

他們在學生餐廳裡輕鬆地找到位置。這個時間學生餐廳裡的人很少,當Chuck幫自己點了一份六吋的火雞肉潛艇堡時,沒有人跑來把芥末醬抹在他臉上。Thomas趁他享用早餐時詢問他關於基礎代數的問題,不過Thomas很快就發現,Chuck或許是個小天才,但他絕對不會是好老師。對他來說代數就和呼吸一樣,你沒辦法教別人怎麼呼吸,所以Chuck也沒辦法教他代數。當Thomas問他絕對值時,Chuck看他的眼神就像在問他「為什麼有人可以不會」。

嗯,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他是跳級生,而我不是。最後Thomas有點惱怒地放棄發問,然後從他的背包裡拿出寫字板。

坐在他旁邊的Chuck瞪大眼睛。「哇喔,」他說,「那堆字是什麼?」

「筆記。」Thomas回答。

他把前面幾張筆記紙翻開,找到自己最後一次下筆的地方。他讀了前面幾句,然後盯著紙,思考後面該怎麼繼續。

「Jeff是誰啊?」Chuck探頭過來,「《少年變異人》裡面那個主角嗎?手會噴火、還可以改變周圍物體重力的那個傢伙?」

Thomas轉轉眼珠,把筆記紙蓋回原位。「對,就是他。」他回答。

「所以,Jeff怎麼了?你為什麼在筆記裡寫他的名字?」Chuck好奇地追問道。

「這跟你無關啦,」Thomas說,「別問了,我不會回答你的。」

「好吧。」Chuck自顧自地笑起來。

「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Chuck咬一口潛艇堡,臉上沾到溢出來的番茄醬。「在我入學之後這幾個月以來,我從來沒有和朋友一起在餐廳裡吃過東西。」

「嗯,現在有了。」

Thomas嘆了口氣,把寫字板收回背包裡。或許這就是他該付出的代價,他拯救了Chuck,而且答應和他做朋友,所以他就得犧牲自己寫作的時間。不過他並不真的介意。Chuck是個很有趣的孩子,有時候有點惱人,但是Thomas發覺自己不會討厭他。

他們在學生餐廳裡消耗掉第二節課的時間,平靜安寧,沒有人來找麻煩,Gally也沒有出現。Thomas忍不住認為,他今天的運氣或許還不錯。今天放學回家之後,他就能好好的寫點東西了。

但他高興得太早了。他的好運氣只延續到西班牙文課結束。

英文課上,Thomas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特別得到Janson先生的注意。昨天第一次上課的時候一切都還很正常,但是今天,當Thomas踏進教室裡的時候,Janson先生已經在講台前了。他一看到Thomas就露出笑容。

「看看是誰來了,」他伸手指著Thomas的方向。「我們的文學小天才。」

Janson先生是個又高又瘦的男人,事實上,他看起來有點太瘦了。在第一次上課的時候,Thomas就覺得他看起來像是某些電影裡會出現的怪胎魔法師,或是超級英雄漫畫裡的反派角色。Thomas得承認,當他昨天坐在英文課的教室裡時,他一直在考慮要不要把這個人加入他寫的二次創作裡。Janson先生的臉頰凹陷,眼窩也是,頭髮像是泡過漂白水般,呈現一種奇妙的灰白色。他是老師,所以可以排除他是個毒蟲的可能性──嗯,或許也不能那麼肯定的排除。

要不是大部分的學生都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聊天,Thomas大概會再度成為騷動的中心。Thomas不知道老師為什麼會突然對他產生印象,不過他很快就想到校長昨天放在桌上的檔案夾。或許老師去看了他的資料,然後發現他那一串大大小小的得獎紀錄。

Thomas在這裡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的關注,但是他在老師這樣對他說話的那一刻就該想到,他別無選擇。Janson先生在課堂上不斷點他的名字,問他一堆和課程無關的問題。

「所以,Thomas,」Janson先生說,「你何不告訴我們當你第一次上台領獎的時候是什麼感覺呢?我相信很多同學都想知道。」

如果Janson先生不是老師,他鐵定很適合去當直銷公司大會的主持人。Thomas站在座位旁邊盯著他看,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所有人都回頭看著他,有些人開始竊竊私語。「什麼獎?」Thomas聽到有人低聲問道。

「怎麼,當然是文學獎!」Janson先生代替Thomas回答,「Thomas在十三歲就得過少年組的小說創作獎。噢,Thomas,你太低調了。不,不,這樣是不對的。」

「我想這樣就很好了,Janson先生。」Thomas盡可能有禮貌地回答,強迫自己壓下對著老師翻白眼的衝動。事實上,在你幫我公開這件事情前,我一直都低調得很完美。

「我不會讓你浪費自己的才能,Thomas。」Janson先生說。他對著Thomas展開笑容,露出一口亂七八糟的牙。「噢,我絕對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

後來這堂課怎麼結束的,Thomas已經不太確定了。他只知道下課之後,幾乎所有同學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都會多看他一眼,有些女孩子甚至對著他發出吃吃的笑聲,讓Thomas忍不住皺眉。他不確定那是表示好感的意思,或是鄙視。他希望在高中裡面,這些人不會像他小時候的同學那樣覺得寫作的人都是瘋子。

Thomas很快地前往學生餐廳。Chuck就佔在今天早上的同一個位置等他,不過中午時間要進餐廳的學生太多,Thomas差點就略過了他。矮個子的Chuck幾乎被淹沒在人潮之中,在Thomas經過時一把抓住他的衣角。

「Thomas,我在這裡。」他壓低聲音說。

Thomas花了一點時間才發現Chuck。Chuck現在的表情和早上不太一樣,Thomas感覺得出來,大量的學生讓Chuck感到很不自在。事實上,Thomas也有一樣的感覺。經歷過剛才的英文課之後,Thomas現在的心情不算好,而吵鬧又擁擠的學生們加劇了他內心的煩躁感。如果可以,Thomas其實不想走進餐廳裡。託Janson先生的福,現在他又多了一件會到處流竄的事蹟。誰知道等一下餐廳裡又會發生什麼事?

Thomas和Chuck在餐廳裡面找了一張遠離中心的桌子坐下,Thomas希望這樣可以讓他們同時遠離麻煩。

但是不。

Thomas早該知道,有時候不是你想要遠離麻煩就沒事。麻煩會自己找上你。

在Thomas注意到之前,他和Chuck面前的托盤突然被人掀翻。Chuck發出一聲尖叫,Thomas則整個人從座位上彈起來。他的速度不夠快,飲料杯的蓋子掉開,可樂潑出來在外套上。可憐的Chuck也無法倖免。他們的漢堡和薯條全掉了下去,滿地狼藉。

「這邊是怎樣,」Gally的聲音從Thomas旁邊的走道上傳來,「怪胎聚集桌嗎?」

「你有什麼問題,Gally?」

Thomas抬頭看著他。他的外套上一片溼黏,可樂濃郁的甜味竄進他的鼻孔裡。他把外套脫下來,丟在椅子上。Gally不是一個人,Thomas毫不意外地看見幾個人站在他身旁,全都和Gally帶著一樣的表情。Gally挑起眉,咧開嘴露出一個笑容。

「哇喔,看看你,」Gally說,「昨天還被我嚇得屁滾尿流,今天就學會脫外套打架了?」

「這是什麼意思?」Thomas抗議道。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你應該要感謝我。」Gally回答,「我幫助你適應了這所破爛學校。」

Gally往前踏出一步,坐在一旁的Chuck明顯的瑟縮了一下。Thomas突然覺得肚子裡燃起一把怒火。他挺直背脊,擋在Gally和Chuck之間。他不想和Gally打架,也不想逞英雄;他知道自己不是當英雄的料,可是他沒辦法坐視Gally用那種囂張的態度羞辱人。

他們的午餐和飲料全毀了,就只是因為Gally覺得好玩。他不能任他這樣「玩」下去。

Gally逼近他;Thomas已經準備好接受來自他的迎頭痛擊。但他不會躲開的。

就在這時,Gally的身後傳來的聲音讓Thomas備感意外。他錯愕地瞪大眼睛。

「看在上帝的份上,Gally,學校的廁所這麼多間,去找個馬桶好好待著。」Minho毫不在意地推開Gally的朋友,走到他的背後,「那才是屎該待的地方。」

「你真的很討厭我,對吧?」Gally轉身面對Minho。Thomas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但只有傻瓜才聽不出來Gally口氣裡滿滿的厭惡。「你怎麼不乾脆去找個地方死掉好了?」

「可惜上帝也不太喜歡我,」Minho聳聳肩,「祂還不打算就這樣帶我走。」

Gally往Minho的方向前進一步,不過Minho的表情沒有任何改變。他只是把雙手舉起來,然後轉頭朝後面說了一句,「這時候我的好兄弟不是應該要站出來替我擋拳頭嗎?」

「夠了吧──」Ben無奈地拉長聲音,從Minho背後走出來。「你不要每次都拿我當驅魔用的符咒。」

「因為你就是。」Minho大笑出聲,看了Gally一眼,然後用大拇指比了比自己的後方。「好了,時間到。美夢結束。你該滾了,Gally。」

再度讓Thomas驚訝的是,Gally什麼話也沒說,踩著重重的步伐離開。

為什麼?Thomas困惑地看著Minho。每次Minho出現,Gally都直接讓步。而Minho甚至連拳頭都沒有舉起來。

「你們在看什麼?午餐時間只有半小時,拜託幫個忙,管好你們自己的事情就好,好嗎?」

Minho對著周圍打算看好戲的學生們用力揮手,然後看了站在原地的Thomas一眼。「哈囉,Thomas。」

Thomas愣愣地看著他。接著Minho做的事情更讓Thomas完全摸不著頭緒──Minho和Ben就這樣滑進Thomas對面的長椅,把餐盤放在桌上,然後一屁股坐下。他們的動作自然得就像是他們一直以來都習慣這麼做一樣。

「你為什麼還站在這裡?」Minho用下巴示意,「你的午餐全在地上和衣服上了,你不去買新的嗎?」

「哈囉,Chuck,」Ben對Chuck微笑,「有個人為你出頭的感覺怎麼樣啊?」

「呃,」Chuck囁嚅地回答,「很好。」

「你也一樣,」Minho不耐煩地對他擺了擺手,「怎麼搞的,你們都不會餓嗎?午餐還要我提醒你們去買?」

Thomas推了呆愣的Chuck一把,Chuck才像是突然從睡夢中驚醒般從椅子上跳起來。

當他們兩個加入速食攤位前的排隊隊伍時,Thomas還是不太確定現在是什麼狀況。他頻頻回頭,遠遠看著Minho和Ben坐在那裡開始吃起他們的午餐。

「搞什麼……」Thomas對著自己低聲嘀咕,不過即使聲音壓得很低,Chuck還是聽見了。

「對,真是超詭異的,」他同意地說道,「Minho和Ben──他們現在坐在我們的桌子吃飯嗎?」

「看起來是這樣沒錯。」Thomas皺起眉頭,又看了一眼座位。

Minho和Ben似乎正在談論什麼愉快的話題,兩個人笑得非常開心,幾乎在隊伍裡都可以聽見他們的笑聲。Minho的表情讓Thomas最為訝異──Minho給他一種難以接近或者難以理解的感覺,但是現在他大笑的樣子卻看起來就和其他學生沒什麼兩樣。

的確,Thomas有點錯愕的想到,Minho也只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大孩子而已。

在他和Chuck端著新的餐盤回到桌邊時,Minho和Ben的午餐已經消失一半了。Minho看著Thomas在他對面坐下,然後拿起可樂的杯子推到Thomas面前。

「敬你。」Minho說。

「什……什麼?」Thomas問,「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恭喜你可以跟我們坐在一起吃午餐啊。」Minho竊笑道。面對Thomas呆滯的表情,Minho笑得更大聲了。

「別理他。」Ben搖晃著手上的漢堡,對Thomas眨眨眼睛,「給你一個忠告,要跟Minho作朋友,第一件要學會的事就是忽略他。」

「對,對。」Minho翻了個白眼,「最好把我說的話當屁,然後等Gally哪天把你從游泳池上面壓下去淹死的時候再來後悔。」

「他為什麼這麼怕你?」Thomas脫口說道。Minho挑起眉,讓Thomas突然覺得有點尷尬。「我是說……只要你們出現,他就會離開。我還以為──」

Minho和Ben對看了一眼,Ben皺起眉頭,對他搖搖頭。Thomas不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不過Ben什麼也沒說。最後Minho抿抿嘴唇,聳了聳肩。

「重點不是他怕不怕我,你知道嗎?」Minho說,「重點是,你就是要有那種不准他囂張的氣勢。所以你剛才那樣做是對的,Thomas。」

Thomas點點頭。然後Minho又突然大笑起來。

「老天,你看他,」Minho對Ben說,「搞得好像我們在討論什麼作戰方針一樣。Thomas,小子,你得放輕鬆,好嗎?不要這麼嚴肅。」

「可是你剛才──算了。」Thomas說。但奇怪的是,在Minho說完這幾句話之後,他突然覺得Minho沒那麼難親近。

當Thomas一邊吃著午餐,一邊思考他的外套被可樂潑髒該怎麼辦的同時,他在心裡做了決定。他喜歡Minho。

 

這天放學回家後,Thomas做的第一件事是把黏答答的外套丟進洗衣機裡。他在回家途中還是勉強把外套穿在身上了,天氣太冷,他寧可讓自己穿著髒外套也不想直接吹風,不過也因為如此,每一陣吹過他身邊的風都會颳起濃濃的糖水味。

他把洗衣機的蓋子蓋上,打開電源,然後回到房間裡。他今天沒有在寫字板上寫下任何新的句子,不過他還是從電腦裡叫出文件夾。他本來以為今天又會是一個讓他鬱悶至極而沒有任何產出的日子,不過午餐過後,他的心情奇蹟似地被拯救了。於是他打開最近那篇作品的檔案,然後在上面敲下另一段話。

 

「我永遠、永遠不會讓你踏過這條界線!」Jeff用盡全力站穩腳步,堅守在石人與Winston之間。「我不會讓你傷害他,永遠不會!」

「喔,可是你終究還是會,小鬼。」石人的嘴巴大大咧開,碎石和砂土從他的嘴唇邊緣掉落下來。他的聲音沙啞又粗糙,每一個句子都重擊在Jeff身上。「傷害他的不是我,也不是任何外力。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是你──是你正在一點一滴地耗盡他。」

Jeff倒抽一口氣。他眨眨眼睛。他知道這是石人的詭計,他不能上當,他必須堅持──但他最後還是忍不住扭頭望向Winston。

就在他眼前,他拚上全部的力量正在努力捍衛的男孩,身子直挺地向前栽倒。

「不,不,」Jeff喃喃唸道,「不,不,不,不……」

石人狂妄惡毒的笑聲在空氣中迴盪。

 

Thomas停下手,重新讀過這段句子,然後滿意地對自己點點頭。至少他還能寫出一點像樣的東西。他想,至少今天不像他想像中的那麼乏善可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