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設定,高中生Minho x Thomas

 

在新學校裡的頭兩節課對Thomas來說還算順利。儘管和Gally發生了一點奇怪的衝突,Thomas還是認為這算是個不錯的開始。

這間高中比他想像的大多了,人數也更多。在課堂上,他分別被西班牙文課和英文課的老師叫到名字,然後要求他站起來自我介紹。這是轉學生必經的過程,不過Thomas很懷疑有多少人會記得他是誰。在將近八百名的九年級生之中,他寧可當最沒沒無聞的那個。

Thomas和其他學生一起從教學樓裡走出來,穿過歷史大樓,前往學生餐廳。越靠近餐廳的方向,學生的數量就越多,女孩們嘈雜的交談聲和男孩放聲大笑的聲音在Thomas四周編織成一張濃密的網。

他再度經過那面屬於學生會的牆,在周圍學生推擠之下走進學生餐廳的入口。

餐廳裡比外頭更吵鬧。所有的聲音都被關在建築物內部,即使現在是十二月,裡面的氣溫仍然高得讓Thomas不得不脫下外套。他把外套夾在手臂下,伸長脖子在人群間尋找可以讓他一個人坐下的桌子。大部份的人都是兩人或三人一組,也有一整群人霸占一整排長桌的,那些人的樣子看起來就是運動員,他們身邊的女孩都像是啦啦隊隊員。

在Thomas的前一所高中裡,學生餐廳裡的狀況其實和這裡差不多,只是在這裡人數加倍。最中央的座位總是會被最風光的學生們佔據,光是看打扮就知道了。而像Thomas一樣落單的學生……嗯,他們都像Thomas一樣,是其他人眼中所謂的怪胎。

最後,Thomas看見在靠近後門的地方,有一張桌子邊坐了幾個沒有互相交談的人。其中一個盯著手機螢幕,手指快速在上面滑動,另外兩個人則低頭沉默地對付自己的午餐。於是Thomas決定讓自己加入他們。在他交到新的朋友之前,他或許每天都要這樣度過中午。Thomas嘆了口氣。他需要盡快在學校裡找一個可以獨自吃午餐的角落。

「這裡有人坐嗎?」

基於禮貌,Thomas還是拍了拍空位旁男孩的肩膀。那個孩子轉頭看了Thomas一眼,面無表情地搖搖頭,然後轉頭繼續盯著手機螢幕。Thomas把背包放下,從他的肩膀後方窺見他正在玩角色扮演的闖關遊戲。

餐廳內的食物選擇並不多──潛艇堡、速食、簡單的中式料理和日式料理。Thomas在原地轉了一圈,仔細看過每一間店鋪的招牌。最後他加入速食攤位前面的隊伍,拿著托盤站在餐台前等待。

就在這時他聽見後方傳來一陣騷動。Thomas的心中有個聲音大聲警告他別回頭,但是強烈的好奇心促使他忽視那個聲音。他轉過身,發現許多人都和他一樣,將視線集中在某個地方。

Thomas踮起腳尖,從移動的學生之間看過去。

儘管他只見過他一面,但他從髮型和身上穿的衣服就能判斷出來,那個正站在桌子邊、和他的黨羽一起放聲大笑的高大男孩是Gally。所以,這顯然不是我的問題。Thomas心想。Gally就只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

他聽見Gally的聲音一陣陣地傳來,但是學生餐廳裡面實在太吵了,Thomas只能捕捉到幾個句子的片段。

他不該多管閒事,他真的不該。但是在他來得及阻止自己之前,他就已經把餐盤放回餐台上,然後往騷動的方向走去。

他推開擋在他面前的其他學生,想辦法讓自己擠進圍觀的圈子裡。站在這個距離,他就能聽清楚Gally在說什麼了。

「喜歡蜂蜜芥末嗎,嗯?小胖子?」Gally問道。他周圍的朋友放聲大笑,好像Gally說了一個前所未聞的笑話。

「給他吃點芥末吧,Gally!」圍觀的學生裡有人大喊,然後一片附和聲在人群之中擴散開來。

Thomas皺起眉頭。這些人瘋了嗎?他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有人想看你吃芥末耶,Chuck,你的意思呢?」Gally問道,「你想要嗎?」

Thomas沒有聽見回應,也看不見Gally是在對誰說話,不過Gally前方的學生又發出一陣笑聲。

「既然如此──」Gally轉頭,對著身邊的朋友喊道,「誰幫我拿罐芥末醬過來!」

這太荒謬了。Thomas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他看過霸凌,他自己曾經也是霸凌的受害者──至少在今天以前他以為他是。可是現在他發現他以前經歷過的那些簡直不算什麼。Gally做的事情太超過了,但更讓他覺得不可置信的是這些叫囂起鬨的學生。他們怎麼能夠配合Gally?Thomas瞪大眼睛,來回看著左右兩邊的人。難道他們認為被欺負的孩子活該倒楣嗎?

Gally的夥伴從潛艇堡的攤位那裡借來了芥末罐,臉上帶著愉快的微笑。「快遞!」他對Gally喊道,用一個漂亮的拋物線把芥末罐拋向Gally的方向。Gally輕易地一把接住。

圍觀的學生們發出呼聲,但那在Thomas耳裡聽起來卻像是在鼓勵Gally。他看見Gally拔開芥末罐的蓋子,然後倒轉瓶身。Thomas終於沒有辦法再保持沉默。

「喂,」他用力推開站在他前面的孩子,把自己推到圈子內,「住手,Gally!」

Gally的手停在半空中,背脊挺直。他轉過頭,當他的視線落在Thomas身上的時候,他挑起眉毛,眼神中的惱怒突然變成嘲弄。

「怎麼又是你?」Gally把芥末罐往桌上隨意一扔,「怎麼了,我認識你嗎?」

「我不認識你,」Thomas大聲說,「可是我不會讓你繼續這樣做。」

現在他終於看見Gally做了什麼。在Gally面前的桌子另一側,坐著一個身材和面孔一樣圓潤的孩子。這個男孩有一頭棕色的柔軟捲髮和一雙大眼睛,但是此刻他的眼睛卻被黏液的芥末醬糊得睜不開。Gally一手還抓著那孩子的頭髮,桌面上有一個被壓扁的十二吋潛艇堡,蔬菜和其他餡料可憐兮兮地四散成一片。

「喔,你不會『讓』我?」Gally扯起一邊的嘴角,放開那個孩子的頭髮。「你打算怎麼做,啊?替Chuck賞我一拳嗎?」他往前跨出一步,逼近Thomas。

Thomas不禁向後退。「我不想打架。」他舉起手說。

「對,我想也是,」Gally甩甩手臂,聳了聳肩。「這個學校裡沒有多少人想跟我打架,除非他瘋了,或者他想挨揍。」

Thomas的心中突然湧起一股很不好的預感。他只感覺到血液在耳朵裡怒吼,下一秒,他就被人提起衣領向上拉。他的腳幾乎被扯得離開地面,Gally緊緊揪住Thomas的衣服,讓他幾乎無法呼吸。Thomas掙扎著想要扳開Gally的手指,但是Gally的力氣出乎意料的大。

「你呢,新來的?」Gally刻意強調道,「你是哪一種?」

Thomas張大嘴巴試著吸入更多空氣,但做不到。他的腳盲目地向前踢,但在他把腳抬到足夠的高度之前,他就被Gally狠狠地甩在地上。他的頭撞到地面,在那一瞬間,整個餐廳看起來像是被人掀翻過去一樣的劇烈晃動。

他還沒有從暈眩當中恢復過來,就再度被Gally抓住。

「怎麼了?」Gally問,「一分鐘之前還打算威脅我的那個男子漢呢?我現在只看到一個他媽的娘娘腔。」

Thomas瞇起眼睛。他的頭還是很暈,眼前看見的Gally有點模糊。這傢伙瘋了,Thomas迷迷糊糊地想道。他會把我活活摔死──

Gally的手臂開始施力,Thomas徒勞無功地揮拳想要反擊,但是什麼也沒打中。他的腳這次真的凌空而起,這次摔下去的後果將會比前一次更嚴重。

「這裡他媽的發生什麼事了?」

在這句話出現的同時,周圍起鬨的學生們突然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地安靜下來。就連Gally也奇蹟般停止動作。所有人都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然後圍觀的人群自動讓出一條狹窄的通道。

在Thomas模糊的視線中,他只看到兩個人站在那裡。兩個人都長得很高,看起來似乎和Gally一樣高。他們穿過通道,往Gally這邊走來。Thomas的視力逐漸恢復,他才終於能夠看清阻止這場鬧劇的人是誰。

讓Thomas最感到意外的是,走在前面的那個人是亞洲人。但即使被冬季的外套包住,Thomas還是看得出來他的肩膀寬闊,幾乎和Gally一樣。他的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肩膀上掛著背包,一邊的眉毛高高挑起。站在他身後的人則長著一張好看的臉──方正的下巴、直挺的鼻樑,以及就算身為白人也不見得能擁有的金色頭髮,和像湖水一樣清澈的淺色眼睛。

「搞屁啊,Gally。」亞洲人開口說,「一天,拜託你,一天就好,我能不能別看到你惹事?」

「干你屁事,」Gally回嘴道,「你認識這傢伙嗎,Minho?」

「Gally,夠了吧。」白人往前跨了一步,站到他的朋友身旁。

「我看小Chuck已經嚇到尿褲子了,」亞洲人揚起下巴示意,「你滿意了嗎?」

Gally並不是會接受勸說的人,但是讓Thomas驚訝的是,在他們兩人說完話之後,Gally居然就這樣把Thomas放回地面──幾乎還是用甩的,但至少Thomas這次可以站穩腳步。他伸手扶住旁邊的桌子,瞪大眼睛看著Gally和新加入的兩人對峙。

「你該走了,Gally,」白人又說道,「我是認真的。」

Gally怒視著他。Thomas以為他會朝他撲過去,或至少對他回敬幾句垃圾話,但是事實再度讓他感到意外:Gally就只是瞪著對方,什麼話也沒說,手指緊緊握成拳頭,但沒有揮出去。

最後Gally垮下肩膀,惱怒地搖搖頭。「媽的,隨便啦。」他喃喃自語道。然後他轉過頭瞪視著Thomas。「你叫什麼名字?」

「Thomas……我叫作Thomas。」Thomas試著讓自己聽起來沒那麼緊繃,他抬起頭,強迫自己直接迎上Gally的目光。

「很好,Thomas,」Gally對他伸出一隻手指,「我記住你了。」

「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說。」Thomas回嘴道。

Gally再度對他投來一個厭惡的目光,如果視線可以燃燒,Thomas覺得自己現在身上就多了兩個洞。然後Gally轉身大步離去,他的朋友們跟在他的身後。周圍的學生們依然一片安靜,不過他們開始朝其他方向散開。很快的,學生餐廳又恢復平常的樣子,彷彿凝固的空氣再度流動起來。

Thomas轉頭想要和剛才解救他的兩個人道謝,但是他們已經淹沒在來來往往的學生們之間。Thomas只能看見他們稍微高過其他的人頭頂。

他嘆了一口氣,然後伸手揉揉自己頭上撞到的地方。他的頭部側面種起一個包,就在右邊太陽穴上面。他轉過頭去,被Gally用芥末醬攻擊的孩子坐在位子上,用餐巾紙把遮住眼睛的醬料擦掉。Thomas皺起眉頭,朝他走過去。

「你還好嗎?」

那個孩子像是被人嚇到般突然抬起頭,瞪大眼睛看著Thomas。「噢,呃……對,我沒事。」他局促地說。

「你的耳朵後面──」Thomas比了比自己的耳後說道。

「謝謝。」

Chuck把手中的紙巾又對折一次,他的手指微微發抖。這個男生的聲音聽起來還像小孩。Thomas錯愕地想。一直到這一刻,Thomas才注意到男孩的臉看起來有多年幼,以及他的桌子只有坐一個人的事實。

Thomas指著他座位旁擺著的背包。「我可以坐下嗎?」

「噢,當然。」Chuck把背包拿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

Thomas滑進他旁邊的座位,對他伸出手。「你叫做Chuck,對吧?我是Thomas。」

「我知道,你剛才說的時候我聽到了。」

Chuck似乎不太確定握手的方式,看起來有點茫然。他們之間沈默了幾秒,直到Chuck再度開口。

「謝了,我是說,剛才Gally……」

「沒什麼。」Thomas說,「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他要找你碴?」

「嗯,我猜他們有一百個很棒的理由。欺負別人就是這麼一回事,不是嗎?」Chuck聳聳肩,「我想是因為我長得又矮又胖,而且還只有十二歲。」

「你是跳級生?」Thomas意外地問。

「對呀。」Chuck露出一個笑容,但是他的臉狼狽得讓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快樂。「不過我不確定這對我來說是不是好事。」

難怪,Thomas想。十二歲的跳級生。還有比這個更適合當作目標的身份嗎?

「Gally是個渾蛋。這不是你的錯。」Thomas說。

「對,」Chuck說。他的視線往一旁掃過去,膽小地縮了縮脖子,然後再度回到Thomas身上。「你是新來的吧?轉學嗎?」

Thomas眨了眨眼。「你怎麼知道?」

「因為每個人都知道別攔Gally的路,更別說在他整人的時候跳出來阻止。」Chuck回答,「而且每個人都知道──別跟我坐在一起,以免成為Gally的下一個目標。」

「你怎麼不告訴輔導老師?或許他們可以想辦法──」

「然後呢?」Chuck打斷他,「他們沒辦法幫我,Thomas。Gally已經在這裡待了三年了,這裡的每個學生都知道他,有一半的人怕他或想討好他,另一半的人討厭他,只想離他遠一點,就連十二年級的學生都一樣。」Chuck頓了頓,抬頭張望了一下,然後壓低聲音繼續說,「如果他被輔導老師約談……他會找到你,然後你就會祈禱你從來沒那麼做過。」Chuck打了一個寒顫,好像他可以預見那個後果。

Thomas皺起眉頭。他替這個孩子感到難過。他才十二歲,但是他在這所學校裡卻被人孤立起來,只因為他還沒長大、而且他比這些人都聰明。比Gally更聰明。Thomas酸溜溜地想。

「我才不管,」Thomas發現自己這麼說,「Gally無論如何都沒有資格這樣對待別人。這所學校不是他一個人的,對吧?」

「嗯……」Chuck猶豫了一下,伸手撥弄著桌面上的食物殘骸,「我想,你可以這麼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