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設定,高中生Minho x Thomas

 

Thomas站在校長室門口,第二次深呼吸。

這間高中和他先前的那間差得太多了。儘管他順利地找到校長室,Thomas還沒有從剛才的驚愕中恢復過來。

今天早上,他的媽媽開車載他到校門口,然後就到不遠處的第三街商圈去了。他媽媽在那裡的服飾店上班。

「這是剛搬家的過渡期,兒子,」他的媽媽這麼告訴他,不過Thomas知道她暫時不會考慮換新的工作。

他過去的高中校區很小。最主要的那棟教室大樓擁有短短的石階、兩扇上面佈滿學生指紋的玻璃門、釘滿圖釘和宣傳單張的布告欄,以及專屬於學生會的牆面,上面列出學生會成員的名字和學生會的精神標語。他的前一所高中學生會標語是「我們的付出是你們的收穫(Our pain is your gain)」,Thomas一直很懷疑這樣的標語到底能吸引多少人加入,好像學生會就是個訓練學生承擔痛苦的地方。

過去他住在更靠近都市的地方,所以他的高中只有三棟樓:教學大樓,綜合大樓和體育館,甚至連操場也沒有。

可是今天,當他進入新學校的校門時,他除了站在那裡對著校舍目瞪口呆之外什麼也沒辦法做。光是這所學校的校務推廣部就佔了一整棟。他低下頭,再度檢查自己從網路上下載的校園地圖。他早就看過這張平面圖好幾次,但是當他親自站在那裡的時候,他才明顯的感受到校園的規模。

Thomas,你得冷靜。他告訴自己。不要緊張,不要抓狂。這裡只是一所高中。

他對自己點點頭,握緊背包的背袋,然後順著推廣部外側的步道走進校園裡。交叉的步道上擺著幾張石桌和石椅,幾個學生坐在那裡聊天,Thomas眨著眼睛,在他們把視線轉向他的時候回望他們。

Thomas走過小圓環,照著地圖的方向左轉。他爬上兩層階梯,穿過兩側擺著圓桌的走道,然後抬起頭環顧四周。他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剛進城的鄉巴佬──事實上,他的確是──但是他沒辦法阻止自己目瞪口呆。這裡是高中,聖塔莫尼卡高中,Thomas再度提醒自己,否則他會以為他進入某間社區大學。

他看了看地圖。歷史大樓在左邊,辦公大樓在右邊。他深呼吸一口氣,強迫自己把視線從歷史大樓前的廣場和寬闊的階梯上移開。現在應該是上課時間,不過階梯旁的步道上還是有學生在漫步。Thomas聽見學生們說話的聲音,不過沒有任何一個字真正進入他的腦海。

他轉身,走向辦公大樓的雙扇玻璃門。

旁邊的學生餐廳前有一個巨大的布告欄,Thomas看見上面貼著學生會的大字。他注意到這所學校的學生會標語是「振作起來,收拾你的爛攤子(Pick your ass up and finish what you started)」,ass那個字的a裡面畫上一個燦爛的笑臉,兩個s則被人畫成金錢的符號,讓他忍不住發笑。他不知道這是在對著學生會內部成員喊話或是在威脅其他學生,但是這個學生會顯然有著和先前那個完全不同的氣質。

然後,他現在就在這裡,就在校長室的門前。

Thomas抬頭看了看校長室門框旁的銀色牌子。然後他伸手在門上敲了兩下。

「請進。」裡面傳出一名女子優雅的嗓音。Thomas扭轉門把,輕輕向內推。

一間校長室該是什麼樣子,這裡就是什麼樣子。Thomas的目光快速掃過門邊的玻璃櫃以及裡面陳列的紀念盃和獎牌,還有裝在相框裡的照片。他在其中一張照片裡看見Obama,讓他不禁愣了一下。

「那是2011年,我們被評選為全州最優秀的高中之一。Obama總統親自來訪,那張照片的背景就是我們的歷史大樓。」女人的聲音從Thomas右邊傳來,他轉頭過去,看見照片中那名站在總統身邊微笑的女子。照片裡的女人看起來更高,不過此時坐在辦公桌後方的校長身材意外的嬌小。

「校長。」Thomas趕緊轉身面對她。

女士露出笑容,從桌子後站起來。「噢,不必這樣。」她對Thomas伸出手,姿態高雅得像是Jane Austen的小說裡會出現的鄉間貴族。Thomas有一個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該接下她的手並且親吻她的手背,但在見到校長臉上的微笑時,他立刻想到這是要握手的意思。

「我是Thomas。Thomas,呃,Edison。」Thomas略顯尷尬地說。他並不喜歡說自己的全名,因為這個名字就和發明燈泡的那位天才科學家一模一樣。他很確定全美國姓Edison的人多得無法勝數,但平凡如他,他其實更想要一個不那麼引人注目的名字。

嗯,或許他是錯的。就很多層面而言,Thomas知道自己都和平凡扯不上關係。

「歡迎,Thomas。我叫作Ava Paige,是這所學校的校長。我想你當然已經知道了。」她對Thomas點點頭,「請坐,讓我們來看看你的資料,如何?」

Thomas照著她的指示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Paige女士回到她的位子,翻開放在桌面的資料夾。

「別緊張,放輕鬆。」她看了他一眼,「我們並不是每天都會有轉學生加入。我很期待親自和你說說話。」

「是的,女士(ma'am)。」Thomas回答。

「你是怎麼回事?」Paige女士挑起眉,笑起來。「我相信你已經看見我們的學生會牆了。Pick your ass up and finish what you started。」Thomas很驚訝地發現Paige女士唸出這句話的時候流暢得不可思議,而且講出「ass」時還翻了個白眼。「我是個可以容許學校走廊上出現『ass』這個字的校長,所以你不必這麼拘束。這裡的學生們都叫我Paige女士,你也可以這樣叫。」

「好的,Paige女士。」

「好的。」她再度低頭看向桌上攤開的文件。「所以,你原本住在橘郡。」

「是的。我和我媽上個星期一起搬來聖塔莫尼卡。」Thomas回答。

Paige女士只是點點頭,沒有過問Thomas父親的事。「你喜歡海嗎?」她說,「距離我們這裡不遠就是海灘,你可以多去那裡走走。當然,不要在上課時間去。我們的校園網站上有校規,你有空的時候可以讀一讀。」

Thomas發覺自己非常喜歡這個女士。不論是她優雅從容的氣質,或是她說話不疾不徐的口吻,都讓Thomas對她很有好感。

「你有語文和創作的專長。」Paige女士繼續檢視他的檔案,「你曾經獲得州立圖書館的學生文學獎評審獎。很棒,Thomas。現在的男孩子好像都覺得得把自己搞得渾身臭汗才夠酷,很少人願意好好拿筆寫什麼東西。就像你大概已經知道的,英文課上成績最好的總是女孩。嗯,我想你可以改變一下這風氣。」

Thomas有點困窘地點點頭。這是他不太喜歡提起的事情之一。Thomas對於文字有一種特別的興趣,從他還在唸小學的時候就是這樣。當他的同學們在操場上踢足球或毫無意義的互相追逐時,他寧可選擇在樹底下看書。他偶爾會被朋友拉著加入遊戲,但那不是他真心喜歡的活動。後來他的身高和體格都發展得很不錯,他也在四年級的時候加入學校的田徑隊;他的體育表現不賴,不過遠遠比不上他對於文字的著迷。

很少人能理解他的熱情。田徑隊,或者任何一個運動類的校隊,通常都是人氣和名聲的最佳保證。但和大部分那個年紀的男孩不同,Thomas對於成為風雲人物一點興趣也沒有。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不干涉別人,他希望別人也別來干涉他。

但是小學生找同儕的麻煩從來不需要太多理由,Thomas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選擇讓他成為班上特立獨行的存在。他們給他貼上「怪胎」的標籤,在他的背後黏上「踢我,因為我的眼睛永遠只看著書」的紙條,或者在經過他的座位旁時「不小心」撞倒他的杯子,讓水灑在書頁上。

Thomas並不崇尚暴力,所以他幾乎不會反抗。幾乎。直到某一次他終於忍無可忍,在那之後,沒人再來騷擾他。他和那個同學被罰寫二十次「我不會再在教室裡和同學摔角」,而且不准用縮寫。Thomas不介意寫字,而且他同學額頭上的瘀青過了一個星期才逐漸消退,這樣他就很滿意了。

Thomas不覺得自己的興趣有什麼問題,不過他學會把這個興趣隱藏起來。他在學校時盡量減少看書的時間,用寫字板取代寫作的筆記本,而且用幾頁上課的筆記蓋在上面。從那時候開始,他的麻煩就少了很多。他努力讓自己變得平凡又普通,藏身在學生之間。

有時候他會覺得不甘心,但更多的時候他認為這是必要的手段。

「哇,看看這裡,你的得獎記錄讓人印象深刻。」Paige女士看著他,雙手交疊地放在桌面上。「你將來打算主修創意寫作嗎,Thomas?加州的幾個大學裡面都有很不錯的學程。或許我們可以幫你申請到獎學金──」

「或許吧。」Thomas喃喃地回答。

「我相信你能做到。你有很特別的專長,這無需否認。」Paige女士說,「與眾不同沒什麼好隱藏的。總是有人會注意到你的光芒。」

Thomas點點頭。

他當然知道那些陳腔濫調是怎麼說的。每個人都是特別的,每個人在自己的故事裡都是英雄。Thomas Edison在成功之前曾經被人當成白痴,Pablo Picasso至死都還是被人視為神經病。他都知道,但他不希望他自己是那樣。他不需要名留青史,也不需要拿諾貝爾獎──雖然他還不確定自己要什麼。

「那麼,就這樣。」Paige女士愉快地把檔案夾闔上,「歡迎加入我們,Thomas。你可以去找你的諮詢顧問,領取你的課表和置物櫃鑰匙。然後,好好享受你在這裡的第一天吧。」

「謝謝。」Thomas回答。

他們再度握手,然後Thomas離開了校長室。當他拿到課程表的時候,正好是響鈴的時間。Thomas走出辦公大樓,看見學生們從對面歷史大樓的入口處湧出來。

嗯,看來就是這樣了。Thomas再度抓緊他的背包背帶。他在新學校的日子就此開始。

Thomas前往語言大樓。這個時段是他的西班牙文課。他很快就加入和他有相同目的地的人群當中,沿著坡道走向入口。

接著,他身邊的人潮突然向兩旁散開。Thomas愣了愣,一陣困惑從他心中湧起。他朝周遭的人投去好奇的目光。現在是怎樣?

「喂,別擋路,傻子!」

在Thomas回過神來之前,他覺得自己的肩膀遭到猛力撞擊,然後他整個人向後摔倒。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陣疼痛讓他忍不住大喊出聲。他抬起頭,卻發現眼前站著好幾個高大的身影。

「怎麼,你是新來的嗎?」站在正中央的男孩對他說,「我以為大家都知道看到我們的時候要讓開。」

他身邊的朋友們一陣嘻笑。周圍的學生們開始朝教學樓的入口集中,顯然想要避開這個衝突的場面。有些人不安地回頭張望,但是更多人像是等待好戲上場般竊竊私語起來。那些低聲交談和竊笑的聲音讓Thomas覺得有點惱怒。

「我根本不知道你們是誰。」Thomas回答道,「我只是要去上課而已。」他一邊說一邊撐著地面站起來。他用力拍掉褲子上的灰塵,把外套拉回正確的位置,然後抬起眼睛看向擋住他去路的男孩。

男孩的身材高壯,細小的眼睛瞇成一條縫,正抬著下巴看他。

「你叫什麼名字?」他問道。

Thomas皺起眉頭,張開嘴。他根本不認識他,但這個人好像執意要找他的麻煩。就在Thomas回答任何一個字之前,那個男生的其中一個朋友抓住了他的肩膀。

「Gally,走了,」那個男生說道,「下一節是英文課,記得嗎?你知道你不能再遲到了。」

「喔,對,管他的。」被稱為Gally的高大男孩翻了個白眼,然後伸出一隻手指指向Thomas。「算你幸運,小子。」他說,「但你下次最好記住──別擋路。」

「什麼──」

Thomas抗議地瞪起眼睛,但是Gally一把推開他,和他的朋友們從他身邊走過。Thomas站在斜坡上,轉頭盯著他們揚長而去的背影。當他注意到時,圍觀的人已經全部離開了,幾個學生正在往他的方向走來,準備進入教學樓。Thomas收回視線。

Gally。他皺著眉頭想道。

他不知道這個名叫Gally的人是何方神聖,但他記住了。他最好離這傢伙遠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