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設定,高中生Frypan & Gally。

 

這個週末Frypan過得還算輕鬆,至少困擾了他一整週的意外事件解決了──算是解決了。只是和Gally碰面這件事情讓他覺得有點忐忑不安。他不知道Gally會不會和他那群黨羽們說些什麼,或許會把他形容成一個白癡、或是陰魂不散的討厭鬼,然後週一的時候在學校找他麻煩,像是那些校園電影裡演的一樣,把他推到學校某個角落裡,隨後把他教訓一頓,叫他離Gally遠一點。儘管Frypan的身材並不輸給他們,但他可不崇尚暴力。

星期一他抵達學校的時候,他有點擔心會有人在停車場的某處等著叫住他。不過直到他順利地走進第一節美國歷史課的教室時,他甚至沒看見任何一個Gally朋友的身影。

好吧。希望這代表他不會被圍毆。

中午過後,Frypan的緊張感終於累積到最大值。下午的第一堂課就是化學實驗,那是他唯一有機會和Gally碰面的時間,不過他想,在上次那堂令人尷尬的課之後,Gally應該不會出現。儘管他想要把保鮮盒拿回來,但他不想要因此冒著被Gally和他的朋友們圍堵的風險。

他提心吊膽地走到實驗室,路上經過幾個認識的學生和他打招呼,他卻心不在焉。上課鈴響前,Gally一直都沒有出現。教室裡沒有人特別注意Frypan,也沒有人提起上週發生的糗事。上星期後來幾節課還會有人拿這件事情取笑他,但這一週,似乎所有人都已經把它拋諸腦後了,只有Frypan還為了同一件事耿耿於懷。

今天這堂課沒做實驗,老師用投影機撥放了幾張投影片,展示幾個容易讓人搞混的化學式以及它們各自的立體模型。Frypan很想專心,也試著寫了幾行筆記,但他整堂課還是心神不寧。他的眼神一直飄向前門,擔心Gally什麼時候會推開門衝進來,就像第一堂課的時候一樣,不過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比較擔心他來或是不來。

下課鐘比他想像得更快敲響,Frypan拿著自己的筆記本和筆往教室門口走去。他悶頭向前走,腦子裡的念頭讓他幾乎沒在注意腳步。他在走上外面的走道時,肩膀突然被人狠狠撞了一下,讓Frypan嚇得彈了起來。

他抬起頭,赫然發現Gally站在他面前。

Frypan的第一個反應是往他的後面張望,確認他不是帶著一群人來打他。Gally一個人站在走廊上,其他經過他旁邊的學生都會自動往旁邊繞開,沒人走得離他太近。

Gally的一手插在口袋裡,另一手用食指勾著Frypan週六帶去的袋子。

「拿回去。」Gally把袋子舉到他面前。「保鮮盒在裡面。」

「呃,謝謝。」Frypan困窘地接過。

Gally的出現讓他放下心中一塊大石,又有點不敢置信。他以為Gally很討厭他,應該是真的很討厭他,但是Gally顯然沒有惡劣到會把他的保鮮盒丟掉。Gally聳聳肩,沒有回話,轉身就要離開。Frypan猶豫了一下。他知道他不該問,但是他真的很想知道。或許,只是或許,看在Gally現在不像是要打他的份上,他可以放膽問問看。

「Gally?」他對著他的背影提高音量,「你覺得會太甜嗎?那個巧克力?」他希望他做的點心是不嗜甜的人也能接受的那種。他平常很少用黑巧克力做蛋糕,因為大部分的人還是喜歡牛奶巧克力的外層。這算是新的嘗試,他也想知道牛奶成分較少的巧克力蛋糕味道如何。就算Gally有很大的機率不會回答他,他還是想要試試。

Gally停下腳步,回過頭,皺起眉頭。Frypan知道自己向來不太會判斷別人的表情,但是他覺得此時Gally的心情看起來是困惑大於不耐煩。Frypan舔舔嘴唇,忐忑地等待Gally的回答。

Gally的鼻子呼出一道長長的氣息,然後他又聳了聳肩。

「還可以。不差。」他說。

然後他轉身就走。

不知道為什麼,Frypan突然發覺自己的嘴角上揚。這心情的轉變太快速,他自己都有點摸不著頭緒。Gally居然回應他的問題,他實在太意外了。Gally,這個被他惹毛、在學校惡名昭彰的Gally,說他做的蛋糕好吃。他作夢都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他在原地停了好幾秒,才注意到Gally已經走遠了。他趕緊提高音量,對著Gally的背影說道,「謝了,Gally。」

Gally沒有回頭也沒有停下腳步,所以Frypan不確定他有沒有真的聽到。但是Frypan還是愉快地露出大大的微笑。他把提袋打開,發現保鮮盒已經洗乾淨、也確實弄乾了。他又抬起頭看了看Gally離開的方向,不過Gally已經不在走廊上。

他轉身往樓梯走去,準備前往他的置物櫃換下一堂課的筆記本。

在他走下樓梯的時候,他心底有個小小的聲音告訴他,或許,只是或許,Gally不像他平常想像的那麼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