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設定,高中生Frypan & Gally。

週五放學後,Winston到Frypan家裡打電動。這是他們這學期建立的新習慣。

這次他們拿出來的遊戲資料片是2K14。Winston和Frypan霸佔了客廳,在電視前的地毯上盤腿而坐;他們兩個人的旁邊擺著大包的餅乾和切塊的起司蛋糕。Frypan向來很會打籃球電動,甚至打得比他本身還好。只用手指控制搖桿比自己實際全身在球場上運動要簡單多了。但是今天Winston發現Frypan明顯地心不在焉,好幾個明明可以上籃的空檔都把球傳到他的手上,而他們明明玩的是對打模式。Frypan讓LeBron James連續投出兩個一看球路就知道不會進的超大號三分球,場邊的觀眾席發出吵雜的噓聲。

「哇喔,等等,等等,老兄!」

又出現幾次奇怪的失誤之後,Winston把搖桿舉到頭上,按下暫停鍵。畫面停格,Frypan的手指卻還在搖桿上胡亂按了幾下。然後他才像突然被驚醒般猛然抬頭,看向Winston。

「幹嘛?怎麼了?」

「這是我要問你的才對吧?」Winston聳起他粗黑的眉毛,盯著Frypan的臉。「你在幹嘛?」

「呃,什麼?」

「你一直把球傳給我,老兄,你是熱火隊耶,我是雷霆隊耶!LeBron James只有世界賽的時候會把球傳給Durant好嗎?而且你對Westbrook的防守根本慢了五拍,Dwyane Wade可能過三十歲了,但他還沒老到追不上他!你還把球丟到觀眾席,還一過中線就丟三分球──」Winston數落道,「說實話,你怎麼了?昨天沒睡飽嗎?還是今天在學校發生什麼事?」

Frypan把搖桿放下,眉毛和嘴角向下撇;他的表情讓Winston差點笑出來,不過他很快地用手掌搓搓眼睛和鼻子,把這個表情抹去。

「不是熬夜啦——」他向後倒下躺在地毯上,用雙手蓋住臉,聲音含糊地說,「只是有件事情讓我很困擾……」

「說來聽聽?」Winston又一次聳起眉毛。

「我問你,如果我要向某個人賠罪,我該怎麼辦才好?」Frypan問。

Winston皺皺眉頭,「賠罪?你得罪誰啦?」

Frypan考慮了一下,但他實在不想讓Winston知道他到底幹了什麼事。Winston一定會被他嚇到,然後開始對他大呼小叫;他可不想一直被提醒次自己有多蠢。所以他搖搖頭,又問了一次,「總之,我該怎麼辦?」

「那要看是怎樣的事情吧。」Winston聳聳肩,「小事情就道個歉,大事情就……」他突然停下來,瞪著眼睛看向Frypan,「等等,老兄,你該不會搞大誰的肚子了吧——」

「沒有!」Frypan抗議的喊道,「我根本沒跟任何人約會耶!」

「好吧,既然不是這種大事情,那就道歉。」Winston說,「誠懇一點,讓他覺得你發自內心……不然,做個蛋糕之類的?就像你做的這個?」

Frypan轉過頭去看看Winston手指的盤子。他們在吃的這個起司蛋糕就是他昨天晚上做的。昨晚,他和今天一樣心神不寧,因此他決定用烘焙放鬆一下情緒。沒有任何事情比做菜更讓他愉快了,只要待在廚房裡,和鍋子與鍋鏟為伍,Frypan就覺得他可以忘記世界上所有討厭的事情,忘記作業、忘記中東恐怖分子、忘記二次世界大戰和石油危機、忘記可怕的化學實驗和Gally。顯然他真的忘得太徹底,被Winston提起後,他才發現他的確可以這麼做。

「你說得對。」Frypan撐著身子坐起來,搓了搓下巴。「我是可以做個蛋糕或派……」Frypan喃喃自語。他放下搖桿,抓起一旁的盤子,把起司蛋糕塞進嘴裡。

Winston用奇怪的表情看著他。「你真的很詭異,老兄,你確定你沒事嗎?」

「我很好啊,我很好。」Frypan滿嘴都是食物,聲音含糊地回應道,然後拿著盤子站起來。

「什麼——嘿,Fry,你要去哪?」Winston錯愕地轉頭,對著Frypan的背影喊道,「比賽還沒結束耶!你還要不要玩啊?」

但是Frypan已經往廚房走去了。

那天晚上,Winston在他家待到他把蛋糕做完才走。這段時間中,Winston拼命想從Frypan的口中問出他到底要對誰道歉,但Frypan就是不肯告訴他。他只問了Winston的意見,該做什麼口味的蛋糕才好。

Frypan喜歡榛果和焦糖的味道,不過他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蛋糕裡的核桃和焦糖黏膩的口感。他也知道有些人討厭草莓的酸味,或是討厭蛋糕上的奶油。

「做巧克力的如何?」Winston提議,「我不知道有誰真的討厭巧克力。」

「我不知道耶,老兄,」Frypan說,「萬一他討厭甜食怎麼辦?」

「做小的那種,一小塊就好。」

Frypan想了想。「然後,用百分之八十五的黑巧克力。不會太甜。不要夾心,最普通的那種蛋糕。」他對自己露出一個小小的微笑,幾乎沒發現自己的表情,「完美。」

他打開流理檯下的櫃子,拿出打蛋盆和打蛋器,然後埋頭在冰箱裡東翻西找地找到上次做餅乾時沒用完的大塊巧克力磚。

當Frypan忙著打蛋、攪拌麵粉和奶油、融化巧克力的時候,Winston則在一旁吃著他用剩的材料。Frypan一邊低聲哼著歌,一邊在流理檯旁邊來回走動,完全沒有注意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