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設定,高中生Frypan & Gally。

每個學校都有問題學生:慣性翹課的,打架的,抽菸嗑藥的,派對成癮的,或是成天除了把妹和飆車之外什麼都不會做的問題學生。Frypan向來避之唯恐不及,因為他知道他不夠聰明,也不夠會交際,他應付不了那些學生語帶雙關的對話,他也無法融入他們覺得「好玩」的事情。他的好朋友Winston說得沒錯,像他這樣的孩子,如果不想被壞學生欺負,最好的辦法就是盡可能遠離他們。

Frypan的九年級過得非常和平。他和Winston在英文課上認識,而且他們都選修了一樣的生物和代數課,於是他們成為最好的朋友。他們會一起在放學之後到附近公園的籃球場打球、或是在Frypan家裡玩電動。

他們從不靠近那些問題學生;每當他們在走廊上看到反戴著帽子、襯衫不扣扣子、嘴裡不停嚼著口香糖、又聚集在一起哈哈大笑的男生們時,他們都會盡量撇開視線,然後快速越過他們;Frypan喜歡好聞的氣味,尤其是廚房裡做菜時的味道,所以每次經過那些學生們時都會憋住呼吸,他們身上大麻和水煙的味道會讓他反胃。

「就算討厭那個味道,你也不能在他們旁邊表現出來,」Winston有一次說道,「不然他們大概會用菸味灌爆你的肺。」Frypan簡直不能更同意他的話。

升上十年級之後,Frypan和Winston只剩下一堂共同的英文課。Winston選修了進階生物課和心理學,而Frypan則選了化學課和美國歷史,因此他們在學校能見面的時間少了很多。

雖然從來沒提過,Frypan有時候還是會覺得有點孤單。他是個善良的孩子,但他不是很會交朋友;他總是不太會判斷氣氛、對別人的反應總是慢半拍,儘管他很努力試著追上,他還是覺得永遠也做不到。七年級和八年級時這個問題還不太明顯,但上高中之後,由於學生們之間交際的方式突然間改變,Frypan就被擋在大部分的社交圈之外。他在同學之間不算怪胎,也不太引人注目,不過當有人家裡舉辦派對時,幾乎不會有人主動找他參加。Winston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和其他人交際時最重要的幫助者;當少了Winston當他和其他人之間的橋樑,他總覺得他說話的時機都不對。

十年級的第一堂化學課,在實驗室裡的Frypan內心有點緊張。整個教室裡總共十幾個學生,只有四個他叫得出名字。剩下的人,他都只在走廊上或球場上看過,但他從沒和那些人說過話。

上課鐘響,整個教室還是鬧哄哄的。大部分的學生們都在和朋友聊天,那幾個Frypan認識的人只在剛進來時和他打了招呼,接著他們就各自找了實驗桌坐下,組織起Frypan無法插入的對話。

Frypan坐在其中一張桌子旁,桌上的實驗器材看起來複雜又危險。他在學生中來回觀察,暗自盤算等一下分組時,有哪些人是可能的實驗夥伴。那些化妝化得太濃的女孩們絕對不行,而那幾個看起來來自學校美式足球隊的球員大概也不會想要和他一組。斜靠在桌邊閒聊天的高年級生也絕不會想和他當夥伴。坐在最角落、戴著厚重眼鏡、正在看《百年孤寂》的學生可能是候選人之一,不過Frypan不知道該怎麼和那種人溝通──

接著他看見老師打開教室的門走進來。教室裡的對話聲逐漸安靜下來,直到完全無聲。老師站上講台,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其實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她是誰,有些人也已經上過她的課。大家都知道她是出了名嚴格的老師,分數給得非常吝嗇,那些高年級生大概就是上個學年被她當掉的倒楣蛋。

老師簡單地介紹了這個學期的課程大綱和實驗計畫,也公布了上課的規則;遲到五分鐘就算缺課,缺課超過三堂之後,期中考和期末考就不需要來參加了,反正你已經注定拿不到學分。這對Frypan這種向來準時的學生來說沒什麼問題,但老師的話還沒說完,高年級學生們就發出一陣哀號。老師忽視他們,然後宣布大家開始選實驗夥伴。

Frypan困窘地站在那裡,看著其他人來來回回走動、拿著寫有夥伴名字的紙條走向講桌,他卻不知道到底該找誰。實驗夥伴會和他相處一個學期,他不想隨便選,但事實上,他也沒得選。每當他試著朝某個人走去,或是開口邀約之前,他想找的人就會被其他人拉走。他不好意思打斷別人的對話,只好默默退開。直到最後一組人交上紙條時,Frypan還是落單。他變成全班唯一一個沒有搭檔的人。

老師的視線不可避免地落在他身上。Frypan最不喜歡這種狀況。

「你還沒找到夥伴嗎?」老師挑起眉毛。全班的人都轉頭過來看著他。

Frypan此刻突然很慶幸自己是黑人,因為這樣就沒人會發現他的臉色脹紅。他希望自己能縮小,再縮小一點,最好能躲到實驗桌下面去,但他的身材大概是全班前幾名的高和寬,而且他的體重還不輕──他完全就是「嬌小」的反義。他發窘地站在那裡,緩緩點點頭。

「那你──」老師說。接著,一聲巨響硬是打斷老師的句子。

實驗室的前門被人用力推開,一個高大的人站在門口,一邊肩膀上掛著後背包,身上穿著T-shirt和牛仔褲。他大步踏進教室。

「你遲到了,孩子,」老師轉向他,「而且你遲到了半小時。」

「但我到了。」新來的男孩把手一攤。

「我的規則是──」

「是,我知道,規則,我最喜歡遵守規則了。」新來的男孩打斷她,隨便在靠近門口的一張桌子旁坐下。「今天是第一天上課耶,拜託,我連規則是什麼都沒聽到。下一堂課我就遵守規則,這樣可以嗎?」

老師癟嘴,但是非常聰明地決定停止指責這個學生。她轉回頭來看看還站在那裡的Frypan,然後指著他對新來的男孩說:「既然你在這個時間到了,那你和他同一組。過去。」

Frypan錯愕地張大嘴。他認得這個男生,基本上,這個學校裡大概沒有人不認得他。不過這不見得是好事。Frypan看著他翻了個白眼,抓起背包往教室後面走來,突然覺得比剛才更緊張。

這個男生名叫Gally,和Frypan同一個年級。在九年級時,Frypan就聽過他的名字,也好幾次在留校察看室外頭看見他走出校長室、然後甩上留校察看室的門。Gally惡名昭彰,但很多人非常非常崇拜他;他在剛入學時就和美式足球隊的隊長打了一架──或者說他痛揍了美式足球隊隊長,然後他就變成全校問題學生之中最有名的一個。他在學校是數一數二的高,身材結實得讓人忍不住多看一眼,而他的脾氣也是學校裡數一數二的壞。女孩們喜歡討論他,或是在走廊上偷看他,但自從他無禮地拒絕了一個試著搭訕他的女孩後,就再也沒有女生願意讓自己難堪了。

Gally可以說是Frypan最致力於避開的對象之一。身為同一個年級的學生,這可不容易。他努力了一整個九年級不和他有任何交集,就算在同一堂課上也假裝自己不認識他。但是,現在?老師指定他跟自己作搭檔?

Frypan還沒從驚嚇中恢復過來,Gally已經走到他面前。

「幹什麼?」Gally說,「你下巴脫臼了還是怎樣?」Frypan愣愣地發現自己嘴巴還沒閉上。他尷尬地闔上嘴,往後退了一步。

「呃,哈囉?」Frypan不確定地回答。

Gally沒說話,抓了一張椅子坐下,把背包甩在地上。Frypan猶豫了一下,然後坐在另一邊的椅子上。

老師在紙條上寫下Frypan和Gally的名字。搭檔關係正式生效。

「麻煩的老女人。」Gally喃喃唸道,「我是白癡才選這堂課。」

Frypan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在跟他說話。「但是這堂課的學分不能不拿。」他回答。

「我不是在跟你說話,」Gally看他一眼,扯扯嘴角,「閉上你的嘴。」

「抱歉。」

Frypan在椅子上不安地換了一下姿勢。這學期的化學課還沒有正式開始,但Frypan已經開始期待學期結束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