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故事就這樣展開。

偷書賊這本書在我高中的時候曾經在學校引起一股熱潮,學校甚至找來作者來演講,我還記得那時候演講結束一堆人帶著書去前面找他簽名。當時的書封讓我對這故事一點興趣也沒有,但現在我完全後悔了。

故事的開頭是個典型的寄人籬下。女主角的弟弟在火車上病死了,本來要一起去寄養家庭的姊弟倆只剩下姊姊一個人。面對第一印象並不友善的養母和溫和的養父,小女孩莉賽爾在新的家裡開始她的新人生。而她在弟弟的喪禮上偷偷拿走了掘墓工人的工作手冊,被養父發現之後,慈祥的老先生開始教莉賽爾認字。莉賽爾從一個只會在黑板上畫叉叉的小文盲起步,一字一句地慢慢把掘墓工人手冊看完。後來她在納粹焚書後的灰燼中偷了另一本書《隱形人》,接下來從鎮長家中的圖書室裡「借」了更多更多的書--她是個偷書的賊,這是她的秘密。

而他們家還有另一個秘密:他們在地下室裡窩藏著一個猶太人。

「我這樣做是不是錯了?」

「但你或許就是得這麼做。」

在納粹的高壓統治下,他們做的違反規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了讓自己像一個「人」。

電影劇情是從小說改編的,用文字表達是一回事,用畫面和音樂來呈現又是另一回事。

整部電影的配樂非常輕柔,原聲帶裡面每一首曲子都是純音樂。畫面的顏色就像電影海報表現的那樣,色調溫和,看起來像一本老舊發黃的書。故事的旁白死神的聲音不帶任何批判和情緒,他簡單平緩的口吻正在提醒每一個活著的人:死亡並不是個悲劇。那只是一個平凡的事件,一個沒有任何負面意味的事實。

在這部電影裡我最喜歡的段落是猶太人麥克斯請莉賽爾告訴他今天的天氣。

「如果你的眼睛會說話,它們會說什麼?」

於是莉賽爾開始利用她學過的字,努力形容外面的天氣給麥克斯聽。這是一個創作的開端。

聖誕節時麥克斯送給莉賽爾一本空白的書,告訴她:「寫。」這裡面的每一頁空白都要由她來填滿,這是屬於她自己的書。

其實寫作的開端應該很容易才對:只是想說故事,就這麼簡單而已。當莉賽爾在防空洞裡第一次開始說故事的時候,我發現真正的故事應該就是像這樣,來自內心、來自眼睛,來自生活裡的觀察,來自所有關於自己和他人的細節,用你喜歡的文字表達出來。

我想所有創作者都會經歷過一段時間,失去初衷,忘了自己一開始為什麼要「寫」。透過《偷書賊》這部作品的溫柔提醒,我覺得我又再一次找回寫作最單純的感動。

女主角蘇菲奈莉絲(Sophie Nelisse)和飾演魯迪的尼可利爾許(Nico Liersch)現在都才十三歲,但他們兩個的表現都讓我好驚艷,好期待看他們之後的其他作品喔。當然演爸爸漢斯的傑佛瑞洛許(Geoffrey Rush)和媽媽愛蜜莉華森(Emily Watson)的演技就更不用說了。

《偷書賊》的故事時代背景是希特勒統治時期的德國,跟《安妮的日記》一樣。看完這部電影讓我開始期待安妮的日記也來個電影化了。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