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不是藥,是人性。以下有劇情雷,請慎入。

 

先來一首和這部片沒有直接相關的歌。

 

這是Lana Del Rey的夏日憂鬱。我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部戲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我就想到這首歌,然後我就再也沒辦法制止自己讓這首歌變成這部電影的一個註腳之一。

先把這首歌放在一邊。

這部電影如果做為一部商業片,我想它有點讓人失望。它的節奏不算快,就一部電影的標準而言它或許太慢了。導演用了很多特寫鏡頭拍攝角色的臉、角色的眼睛,讓整部電影擁有一種緊緊揪住人心的緊張感。但這不是好萊塢式的讓人血脈賁張的緊張,是你懷疑誰在說謊、誰還會繼續說謊的緊張。

這部電影我想我看見了幾件事情:

首先當然是圍繞著整部電影的最明確主軸:醫療倫理裡的醫病關係。當病患自願用藥卻因為副作用的關係成為殺人犯,醫生的立場是什麼?醫生有罪嗎?他該負起哪部份的責任?

裘德洛飾演的心理醫生強˙班格斯是一個被艾蜜莉隨機選中的倒楣鬼。班格斯醫生面臨一個兩難的決定,他該讓檢方以殺人的罪名起訴艾蜜莉、或是替無辜的艾蜜莉作證而責任自己扛起,他是一個好人,有醫學道德的好人,但他卻差點搞死自己。

這一點讓我覺得可以對應到末路車神裡的警察艾弗瑞(可以參看【The Place Beyond the Pines(末路車神)】Like father,like son。 )。艾弗瑞其實違反了規則,在對方尚未攻擊之前就槍殺了嫌犯,但他選擇壓下良心說謊維護自己的事業和自己的人生。同樣是對於自保與否的選擇關頭,他們兩個做的是不同的決定,而一個差點被自己犯下卻隱瞞的錯誤反噬、另一個則是為了他的選擇付出代價,最後有幸順利收場。

面對選擇,你有勇氣做決定、或是逃避?

再來我看到的是在別的電影裡也出現過的同樣議題:司法工作裡的認罪協商(可以參看【限時翻供】不是超人的硬漢 )和檢察官吃案。你供出更大的罪犯,你的小罪就能獲得特赦;你協助司法機關,你可以免刑。艾蜜莉被要求(甚至脅迫)進精神病院、然後她的殺人罪行就能被赦免。而在班格斯醫生終於找到證據可以證明艾蜜莉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作秀的時候,檢察官卻對他大發脾氣,叫他把東西拿回去、假裝一切都不存在。這個畫面也讓我想到末路車神裡局長對艾弗瑞怒吼的場景,而我產生一股深深的厭惡感。

不過話說回來,這一點也是班格斯醫生自找的--誰叫他一開始選擇相信?

最後我想他終於決定不再當一個好欺負的白癡了。劇情開始逆轉,他開始一步步站上風,但可悲的是他也開始玩弄操控人心的手法。他拿食鹽水欺騙艾蜜莉的手段只是其中一個象徵,象徵他的心態終於轉變。

第三件我看到的是我在看漢尼拔(Hannibal,美劇)的時候也質疑過的一件事情:一個熟悉(或說了解)心理治療過程的人,可以操弄治療過程結果。艾蜜莉有席柏特醫生幫忙下指導旗,所以她能反過來操弄醫生的治療方向。她知道規則、知道「標準答案」,所以她當然能「演出」一名病患,隨時可以控制病症的強弱。漢尼拔也是,他自己本身是心理醫生,他自己也有一個在幫他做諮詢的心理醫生。但我一直懷疑他的治療到底有什麼意義?為什麼他的醫生會覺得他能被治療?他熟知一切技倆、他知道怎樣的回答可以讓醫生覺得療程有效果,他的醫生明明應該清楚這一點才對。

我覺得這一點不管在電影裡看到或是現實生活中看到都一樣毛骨悚然,心理治療本來就是一個難以控制的項目,醫生操縱病人、或是病人操縱醫生時有所聞,而這部電影裡兩種都出現了。

另一件事情是:艾蜜莉的恨意。

在班格斯醫生和席柏特醫生頭幾次諮詢的時候,他得知艾蜜莉對父親和她的丈夫很失望、也很不信任。她被她的父親傷害(雖然這一點在電影裡沒有提到)、又被丈夫無從選擇的拋棄了一次。

缺乏父親的孩子性格會扭曲。父親代表的是權柄、是保護、是安全感,但艾蜜莉缺乏這個。當她愛上馬丁的時候,她似乎填補了這個空缺,但當馬丁被警方帶走的時候,過去的傷害又通通回到她身上--或許從來沒好過,而這次被人狠狠的撕開、而且痛踹一腳。父親失職的孩子會有兩種情感模式:極度信任(需要)男人、或是極度不信任(厭惡)男人。電影剛開始的時候,我以為艾蜜莉是前者,但後來我才發現她是後者。

最後關於席柏特醫生和艾蜜莉的同志情誼,我想其實我不意外。

這也是為什麼我上面貼那首歌的原因。當我看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覺得艾蜜莉好像Lana Del Rey,她很絕望,整個人就是絕望。而這首歌的歌名就叫夏日憂鬱,它讓我聯想到艾蜜莉的憂鬱症。這首歌的MV裡有疑似女女同志的橋段,或者說整首歌其實就是一首同性或異性愛都能使用的歌曲,不知道為什麼,我幾乎下意識的認定艾蜜莉和席柏特醫生就是有同志情。

不過這是題外話了。認真說起來,對男性有信任障礙的艾蜜莉會和席柏特醫生有情愫當然在意料之中,雖然我知道她根本沒有真的喜歡這醫生,她只是利用醫生對她的癡迷進行復仇。

這整部電影你要說它有新意嗎?或許沒有。你展開細項一條一條檢視,你會看到它探討的主題或價值觀其實很多電影都處理過;它的劇情四平八穩,穩當的起承轉合,它的收尾合情合理,在你看到女主角吐露實情之後你就知道結局該是怎樣了。

這部作品的格局不算大,它很平凡。但它絕對不會不深刻。它和末路車神給我一樣的感覺,這是一個發生在我們周遭的平凡人發生的平凡故事:帶著悲劇出現的女主角就帶著悲劇展開她的故事,倒楣的平凡人被捲進悲劇裡,他只能掙扎,用平凡人的方式掙扎;他沒有好萊塢爽片裡呼風喚雨的本領,他可能求助無門、被所有人背棄,以至於他終於決定放聰明一點拯救他自己。

艾蜜莉有她的無奈,班格斯醫生也是。他們都犧牲了別人以拯救自己,在各種層面上。

不過同樣是小人物的悲劇,這部電影的篇幅真的太短了。很多東西只有點到為止,摸到邊了,可惜沒搔到癢處。例如艾蜜莉小時候被父親傷害的部份整部戲裡只有用對白帶過,如果能演出來或許會讓艾蜜莉的行為動機更充足。

我想這樣的題材更適合拍成三集的迷你影集,而不是只有一小時四十六分鐘的電影。

最後我想說的是,逼死人的不是藥,是人性。被傷害的人產生恨,是可憐;被自己的恨意逼上絕路,是可悲。我想這一點從電影裡倒是表達得很明確。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