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夢境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

Spock仍然擺脫不了看見自己星球陷入危機的惡夢。重要的人在他眼前一個個死去,他想拯救他們卻無能為力。在整個星球的毀滅之際,他渺小得毫無作用。

這是大部分時候的夢境內容,那是他習慣的。他已經漸漸能承受汗流浹背的醒來,胸口快速起伏,肺部劇烈收縮膨脹,心臟極速供給血液到大腦去的感覺。

昨天晚上的夢不一樣。

他知道那是什麼原因:他在白天連續接受了太多衝擊大腦的事實,他的艦長在他面前死去,他幾乎失去理智地差點失手殺了Khan,然後McCoy用Khan的血救了Jim。這些事情讓他的大腦受到刺激,導致他的前額葉出了一點小毛病。

但是這些解釋都不能舒緩當他從夢境中清醒過來時那股反胃和驚懼的感覺。

在他的夢裡,這次他伸出手卻無法拯救的人變成Jim。

這不合理,完全沒有邏輯。艦長不可能出現在那個地方。但他眼前所見的那個艦長如此真實,穿著合身的制服,身軀殘破,面孔腫脹發紫,就和他在曲速核的那扇玻璃門旁邊時一樣。Jim看著他的眼睛是黑的,不是藍色,黑得透明。他的眼睛眨也沒眨,直直盯著Spock。他開口在說話,Spock在夢裡聽不見聲音,但他看見他的嘴型,而且他知道他在說什麼。

──Save me。I am scared。

Spock無能為力,比起過去任何一次的夢都還要無力。他知道自己用盡全力喊了Jim的名字,但這無助於Jim在他眼前墜落的事實。

他驚醒,從床上彈起來。

他用力抹臉,閉起眼睛,緩緩深呼吸。

他很冷靜。

他的眼角濕潤。他暫時沒辦法再躺回去。

他下床,走出他的房間。

醫療室那裡還像是日間一樣忙碌。艦長持續昏迷中,這是第一個晚上,需要特別照護。

「Spock?你在這裡幹嘛?」McCoy從他背後叫住他。「你應該要睡覺,Spock,你今天應該累壞了。明天你還得代替Jim執行艦長的工作。」

「我認為我暫時沒辦法入睡,醫生。」Spock說:「比起我的睡眠,我想此刻更重要的是艦長的健康。」

「得了,拜託,看在上帝的份上。有我在,艦長不會出任何差錯──」McCoy盯著Spock。「怎麼?Spock,你在哭嗎?那是我的錯覺嗎?」

「我會說那是因為某些刺激導致我的淚腺分泌液體。」Spock說:「我能看看他嗎?如果方便的話。」

「如果從醫生的角度來說,我會告訴你最好讓我的病人充分休息,但是──」McCoy挑眉,「若這能讓你少掉一些見鬼的費心,那麼,好吧。去吧。」

「謝謝你。」

Spock走向其中一個診療台。治療中的艦長看起來很狼狽。他的身體青一塊紫一塊,臉頰仍然紅腫,但至少恢復正常的大小和寬度。他的眼睛緊閉,頭髮凌亂,手指放鬆地攤開。

McCoy仍然在他後面說話,但Spock沒打算去聽。

他只是站在那裡,然後伸手用力抓住Jim的手。

他有正確的邏輯來支持他這個行為:至少這次他拯救他了。

「Spock,老天,放開他,別亂碰治療中的傷患,他需要時間恢復──」

Spock把Jim的手放回原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