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Bones,我有個小問題想問你。你現在應該沒有要緊事得馬上處理吧?有嗎?」

McCoy轉過頭來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他。那敢情好,這位艦長何時如此謙恭受教了?想必沒有他以為的那麼單純。有問題。

但是Jim的一雙藍眼睛只顯得再誠實不過了。McCoy明明知道眼睛所見不可全信,但他有時候就是會被那對太透明的藍色瞳孔給欺騙。

「嗯,我想我可能有一點時間。但是不長,所以你最好──」

「那太好了,Bones,我們找個隔離病房或是什麼關禁閉的小房間待著如何?」

「什麼?你到底是要──」

McCoy在艦長的推搡下走過長長的星艦走廊,從艦橋這端一路走到更裡面去。他在醫療中心旁邊挑了一間隔離室,打開門,左右張望一下。確認無人之後他一把抓住Jim的袖子把他推進去──雖然他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避人耳目。

他們在小圓桌旁坐下,McCoyJim面對面。

「好吧,我照著你詭異的要求做了,你要說什麼?」McCoy壓低聲音說。

「嗯,我不確定你有沒有辦法幫我,或者你有沒有興趣幫我。」Jim把頭逼近他,同樣壓低聲音說:「但你是我唯一能找來討論這件事情的人了,Sulu不會跟我談這些和工作無關的事情、我也不可能跟Uhura說,所以除了你之外我沒有別的人選──」

「老天,有什麼事情快說,你是男人!不是他媽的小女孩!」

接下來Jim花了一分鐘的時間顧左右而言他,搞得McCoy威脅他要是再不切入重點,他就要拿冬眠艙把他冰起來。這威脅一點實質意義也沒有,但確實告訴Jim他有多不耐煩。

最後Jim像是下定決心般地從鼻子呼出一道長長氣息,傾身靠近McCoy,做出有話要說的姿勢。

「好吧。假設,只是假設,如果你有個人,她就這樣每天在你旁邊打轉,只要和你有關的事情她通通都喜歡插上一腳,而在你最需要她的時候,你只要回頭就能看見她站在那裡,你隨時都能找到她,她也總是不會讓你失望,雖然有時候你很受不了她的個性、刁鑽、古怪又囉嗦,但是你還是希望她就在你旁邊,在企業號上的每一天,或是接下來的五年任務結束之一生中的每一天,或許就是一輩子──」

「等等,停,停,停,你停止。」McCoy大聲阻止他,「你到底想說什麼?剛才這麼一大串像是橡皮糖一樣黏答答的台詞你是從哪裡弄來的?」

Bones,我很認真。」

「我也很認真,你說清楚。」McCoy一字一句慢而清晰地說:「你究竟想要告訴我什麼?少在那和我打啞謎!」

「好啦。」Jim說:「我的意思是,如果有這樣一個女孩──而你真的真的很喜歡她,你會怎麼辦?」

「這樣還能怎麼辦?」McCoy哼了一聲。「如果你這麼愛她、她也這麼愛你,你們除了在一起之外還有別的事情好幹嗎?」

「嘿,你果然是醫生,這就是問題了。」Jim大笑,「事實上,我現在就不知道那個人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樣。」

「什麼鬼……喂,你在耍我嗎?」

「噢,真不敢相信我會這麼說。」Jim說:「如果我告訴你我現在真的覺得很困擾,你會相信我嗎?」

「我寧可相信瓦肯人說的謊。說實話,不會。」

Jim瞪他。McCoy癟嘴。

「好啦,好。」他投降。「總之,你就得想辦法知道。」

「所以我該怎麼做?」

「我怎麼會知道?」McCoy說:「說真的,我更好奇你感興趣的是哪個女人。哪個女人可以讓你這個傢伙神魂顛倒,而不是想盡辦法在某個星球上把她丟包?Carol?」

「用你的話來說,我寧可和瓦肯人接吻。」

McCoy發誓他真的差點因為這句玩笑話而笑出來了,但聰明如他只經過一秒,他就突然發現了事實真相而驚愕地張大嘴──Jim這句話可不是什麼天殺的玩笑。

「你是認真的?」McCoy屏息問道。

「你以為我剛剛跟你說的那些是什麼?今天是愚人節嗎?」

McCoy嘆氣。「好吧。」他說:「我問你,那Uhura怎麼辦?」

Jim沉默了一下。他不是那種會擔心的類型,就算是,也不是現在。McCoy很清楚這一點。果然下一秒Jim的眼神又恢復原本閃爍自信的模樣。

「等到我得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就會有辦法了,大概吧。現在先把我的問題解決掉好嗎?」

McCoy深知Jim就是會這麼做的人,而事實上,這問題最後大概會變成Spock的問題。如果老天有眼,拜託別讓他們三個的關係毀掉企業號的和平和團結,這可不是幾百年前的三流肥皂劇。身為一個醫官,他能接受的最低限度就是這樣了。

於是回到Jim的問題上吧。但天殺的,他能怎麼幫他解決?

McCoy瞪大眼睛。「去你的,Jim,如果我真這麼懂愛情,我還用得著打著光棍在這鬼船上陪你們耗五年?」他吼道。

「噢,反應不要這麼大啦,我只是想問你的意見,好嗎?你不是一直希望我總有一天可以聽你的話嗎?」Jim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給我點意見嘛,譬如說以一個認識我們很久也很熟悉的我們的朋友的身份,拜託?」

McCoy沉默一陣,看樣子像是被他說服了。Jim暗笑,他總是能讓McCoy放棄對他發飆。

「聽著,Jim,如果你要我以『朋友』的給你一些忠告,我會告訴你:如果你要打開一扇上鎖的門,最好的方式就是使用鑰匙。」

「喔,又是比喻。」Jim搖頭。但他確定他這次懂McCoy的意思。

「所以,鑰匙是什麼?」

Damn it!這是你和他之間的事情!我可是醫生,不是什麼星艦愛情顧問!」McCoy大吼:「你自己去找他問清楚不會?該死!」

他得在工作項目裡面加註一條提醒自己,一定要去找那從頭到尾不見蹤影的大副兼科學官狠狠發飆一次,要他為了這徹底變得纖細又優柔寡斷的變異艦長付出代價。

「好啦好啦,放輕鬆,老骨頭。你看起來比我還激動。」Jim笑了。他握握拳頭,掌心出汗。

他笑著又搖了一次頭。

此時此刻他的大副該在哪裡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