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被房內一陣奇怪的聲響給吵醒。說真的,他早該習慣了。自從和Minho合租一個公寓之後,Thomas就發現自己連睡覺時都不得不提高警覺。Minho的聲音很大——而且他指的不只是說話而已。他開門、放下背包、進廁所、進廚房、或是看電視的聲音都很大,是會讓Thomas從床上跳起來的很大。
他搬進公寓後第一次被Minho嚇醒,是某一次他參加派對直到凌晨才回家;喝了酒的Minho不會歇斯底里地笑,不會對人拳腳相向,但他的個性會變得更不可理喻,拒絕接受任何意見。那天半夜,Thomas被他摔門的聲音給拉出夢鄉,睡眼惺忪地衝進客廳,混沌的腦子裡以為有人闖空門,卻發現Minho正四肢大大張開地掛在沙發上,對他咧著嘴露出一個歪斜的笑。早安啊,Thomas。他說。你的頭髮怎麼看起來這麼好笑啊?Thomas的第一個反應是覺得自己在做夢,因為Minho不可能大半夜把他吵醒了之後還有臉嘲笑他的髮型,但等他的腦子理解現實之後,他便只想把Minho一拳打昏。不過他最終只是灌了Minho一整玻璃杯的水,然後半拖半扶地讓Minho回到自己的房間去睡覺。Minho的臉色慘白得像是他們公寓的牆,而Thomas知道,如果他讓他吐了,最後倒霉的仍然是自己。他對清理嘔吐物沒有什麼憧憬。
所以當他的美夢被悉悉簌簌的聲音給打擾時,這段處理酒醉Minho的記憶不知怎麼地與現實攪和在一起,而那股噪音在他腦中被解譯為打開嘔吐袋的聲音。
「Holy shit!」Thomas一把揮開棉被,從平時習慣的側臥睡姿中彈起來。「你要吐就去廁所吐——」
「誰要吐?」Minho的聲音聽起來大得適中,不是喝醉後的極大,而且帶著理智的困惑。「你睡傻啦?」
Thomas緩緩眨眨眼睛,然後瞇著眼看向他。陽光從臥室黑色的窗簾後方透出,在屋內撒下微弱的光線。Minho正站在他的床尾,手上拿著一個長方形的東西。他看起來相當清醒,而Thomas的腦子則在緩慢地運作後意識到,自己的確是錯怪了對方。
「沒事。」他打了個呵欠,用手指揉揉眼窩,伸展了一下身軀。「怎麼啦?我沒叫你叫我起床啊。」
「我覺得幫你買了生日禮物的人應該要得到多一點尊重。」Minho帶著他慣有的扯著嘴角的微笑,把手上的長方體拋向他。東西落在Thomas的大腿上,向一旁滾去。那是個禮物盒,包著黑色的霧面包裝紙。Thomas把它撿起來,直覺地搖了搖。裡頭傳來某樣物品滾動的鈍響。「生日快樂,睡醜人。」
「什麼?」Thomas說。
Minho把手插進卡其褲的口袋裡。「什麼什麼?你是忘記今天是你生日,還是你質疑我說你醜?」
Thomas決定不回應這句話。「這是什麼?」
「你問太多問題了。打開看啊。」
Thomas動手撕開包裝紙的一角,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來似地補充道:「謝了。」
「先別謝得太早。」Minho說。
Thomas把撕下的包裝放在棉被上,瞪著眼前黑色的紙盒。紙盒的大小不比他的手掌長多少,看起來像是縮小版的保溫水壺包裝。紙盒上印著「HUF」的字樣;他知道那個滑板品牌,但他不知道他們有出保溫壺。而且不知怎麼的,他總覺得這東西的重量不太對勁。
當他把盒蓋打開時,Minho發出一聲像是在擤鼻涕的哼笑,他就該意識到生日禮物絕對不是只有生日禮物這麼單純。但是他卻像天字第一號大白痴一樣把手伸進盒內,拿出裡頭的內容物。
他呆滯地看著手中的橡膠製品幾秒鐘。那像是有些寵物飼主會買給狗兒玩的益智玩具,那種可以在裡頭塞進飼料的橡膠容器,他曾經在朋友家看過;對方養的那隻黃金獵犬就抱著那個玩具咬了兩個小時。但是他沒有養狗——
「怎麼啦,Thomas?」Minho大笑出聲。「沒看過飛機杯嗎?」
「飛機杯⋯⋯」Thomas把黑色的橡膠容器轉了一圈,然後從床上跳了起來。「Minho!什麼鬼!」他像投擲壘球般把手中的東西往Minho身上扔去。
Minho靈活地閃過。Thomas的生日禮物可憐兮兮地摔到地上,滾到角落。「幹嘛?幹嘛?」他笑得眼睛瞇成細線。「拜託,Thomas,我們都幾歲的人了,不要表現得像是十五歲的小處男一樣好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都在Pornhub上面看什麼——」
「那不甘你的屁事!」
Thomas從床上一躍而起,往Minho撲過去,腳卻被棉被絆了一下,差點摔倒。Minho一跨步往房門邊閃開,和Thomas拉出正好一個手掌的距離,讓他撲了個空。「你知不知道我還特別趁你起床之前把禮物包裝好!麻煩你放尊重點!」他咧著嘴,笑容讓Thomas聯想到《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面的柴郡貓。「你知道HUF的飛機杯也是很貴的嗎?運費比它的實際價格還高耶!」
「閉上你的嘴!」
他跟Minho是很好的朋友,但是說也奇怪,他從來不和Minho討論「那方面」的事。喔,Minho可不在乎。他從不避諱和Thomas大談特談自己喜好的女性身材、或是分享自己的電腦裡有什麼收藏。但Thomas喜歡保留一點隱私。他連在自己房間看成人影片的時候都會自覺地戴上耳機;他可不像Minho那樣,有時候甚至會拿著手機坐在飯桌旁邊看邊笑。
然後Minho決定在生日時送他一個飛機杯。他覺得好像被Minho當面同時嘲諷了自己單身、實際經驗又少得可憐的兩個事實。他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發燙,但Minho已經推開房門跑了出去。
Thomas追出房間。「這一點都不好笑,你這個——」
但當他繞過廚房的吧台,瞥見飯桌時,他的話便硬生生地止住了。
「我這個什麼?」Minho站在桌子的另一側,對他揚起下巴。「我這個最棒的朋友?最有誠意的室友?」
Thomas愣愣地看著桌子面上的起司蛋糕,以及放在一旁的另一個盒子。這個盒子就連包裝都省了,上頭NIKE和Kobe Bryant的標誌比什麼都顯眼。「什麼——」
「Kobe 11 Elite。經典黑曼巴配色。」Minho若有所思地說。「但是剛才有個人要我滾去廁所,還拿飛機杯丟我⋯⋯」
Thomas實在不知道自己該生氣還是該笑。現在這種急轉直下的劇情讓他顏面神經有點失調。他來回看著蛋糕、鞋盒和自己的室友,什麼也說不出來。
「還傻在那裡幹嘛?來試穿啊。」Minho說。「你要是不想要我就拿去退貨啦!」
「我⋯⋯」Thomas吞吞吐吐地回答。「抱歉,Minho。謝了。」
「你就是屁話太多。」Minho說。「你真的以為我會用一個飛機杯就打發你嗎?」
「嗯,那是另外一回事——」
「說到這個,你最好把它拿來好好利用。」Minho認真地盯著他。「我說真的,HUF的飛機杯不便宜。」
Thomas感覺到自己的耳根發燙。於是他在腦中想像自己用叉子把起司蛋糕甩到Minho臉上的畫面,好將注意力從飛機杯與其他相關話題上轉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amos
  • 我是最近入坑的移迷粉!真的超萌民湯然後偶然發現非逆大大的文章真的每篇民湯都被萌的不行!!!看到大大最近還有在更新32bd84真的超開心!非逆大請一定要繼續更新阿民湯大好嗚嗚嗚
  • 喔喔喔!我以為迷宮圈已經飽和了居然還有新人入坑!!
    感謝喜歡民湯嗚嗚嗚,民湯莫名的弱勢都是電影害的(黑
    但我會繼續的!
    以後請多指教:)

    非逆 於 2018/02/07 05:39 回覆

  • 醉楓(Augustine)
  • 我也是移迷粉啊啊啊♥
    不管是民湯、湯紐、民紐我都超愛的/////
  • 一起在坑底打滾吧!

    非逆 於 2018/03/21 14: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