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的冷氣運轉聲比什麼都吵。Gally一直都不喜歡機器永不間斷的隆隆作響,那聲音總讓他覺得像是有隻怪獸在不遠的暗處伺機而動,而冷氣馬達暫歇又重新恢復生命的那股噪音總是壓迫著他的神經,讓他覺得全身緊繃。

如果不是因為有人半強迫地逼他留在圖書館,他現在肯定是躺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像平常一樣一腳跨過他們家黃金獵犬的背,另一腳抵著沙發扶手,課本的底部枕在胸口,心思則不知道在哪裡遊蕩。

該死的報告。該死的團體報告。Gally煩躁地把手中的書又翻過一頁,眼神直瞪著頁面正中央的專有名詞表格,但是所有的字母都像是被人動了手腳般毫無道理可言。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幹嘛。他不耐地吐出一口氣。

而且,找他來圖書館的那個人現在可不知道在哪個夢境裡遊蕩。

Gally往自己的左手邊瞥了一眼。在距離他的灰色大學T幾吋遠的地方,Ben的格子襯衫因為他手臂的動作而拉出一條條紋路。他的臉埋在臂彎裡,因此從Gally現在的角度看不見他的五官,但是Gally不需要看就能在腦海裡描繪出他的面孔輪廓。和頭髮同樣的金褐色眉毛在睡著時總會微微蹙起,好像並不喜歡自己身處的那個夢;線條分明的鼻子則會被手臂上的肌肉擠得歪向一邊,像是陶匠捏壞的瓷偶。他的嘴唇會稍微撐開,以分擔無法從鼻子獲得的氧氣。

「嗯。」Ben的肩膀震了一下,發出一聲混濁的呼吸聲,然後將臉轉向Gally的方向。

Gally的心臟重重一跳,目光硬生生地掃向書桌的另一端。這樣的生理反應讓他想起國中時期,上課偷看超人漫畫時被老師發現的感覺。他對自己翻了個白眼,把視線移回眼前的書上。眼角餘光中,他可以看見Ben的面孔,以及臉頰上的一塊紅色睡痕。看來他的報告夥伴還沒有打算要起床的樣子。

Gally的右手食指敲打著放在桌面上的手機螢幕。他看了一眼Ben,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短暫的猶豫後,他開啟了相機應用程式。

在那傢伙睡醒之前。

Gally將鏡頭在Ben的臉頰上對焦,然後按下快門。靜音過後的手機沒有快門聲,Gally把手機放回桌面上,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動了一下。他不知道這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但他心底確實有一種勝利之感。他靜靜地讓這股感覺平復。確認自己的表情又回到預設值後,Gally伸出一隻手,重重地掐了一下Ben的後頸。

「啊!搞什麼——」

Ben的驚呼聲狠狠劃破圖書館四樓的寧靜。Gally低下頭,把書翻過一頁,假裝自己看不見任何朝他們這張桌子投過來的憤怒目光。他的臉因為拼命憋笑而漲得通紅。

「搞屁啊,Gally!」Ben一手蓋住脖子後方,用另一隻手的手肘撞向Gally的腰際。他壓低聲音對Gally說道:「你有病嗎?這裡是圖書館——」

「是啊,你還知道這裡是圖書館。」Gally回答。「所以當然是你睡午覺的好地方。」

「噢,我的腿。」Ben苦著臉低聲哀嚎。然後他警覺地轉向Gally,瞪大眼睛。「Gally,你最好不要——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最好。」Gally平靜地說。

然後他伸手,在Ben驚恐的目光中往他的大腿上狠狠捏了一把。

這次,一邊聽著Ben壓抑的呻吟聲,Gally露齒一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