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一手推開圖書館的兩扇玻璃門,另一手抓著背包的肩帶。現在是早上十點二十,Thomas的課要過了中午才開始;所以他決定在吃午餐前先來圖書館把下午上課時要討論的電影概論文章再看一遍。

從他住的宿舍走到圖書館只要兩分鐘的時間,Thomas平時就很喜歡這裡。他特別喜歡大門進來後左手邊的讀書區:那裡的沙發特別厚實柔軟,而且三面都是乾淨的落地窗。儘管這間圖書館的大小甚至比不上他在加州的高中圖書館,但是他確實不太在乎。

事實上,某方面來說,這就是他喜歡奧克拉荷馬市的原因之一。

是的,這裡幾乎稱不上是都市:除了市中心幾間商業大樓之外,這裡你很難找到超過三層樓高的建築;這裡的夜店甚至看不到人舌吻。這裡只有幾間小保齡球館、幾間小戲院、一間沒有H&M的購物商場,以及沒有A&F的暢貨中心;這裡沒有高級的酒店、沒有一道菜要價逼近五十美元的海鮮餐廳,也沒有稱得上是地標的建築物。這裡的收音機打開來總是鄉村音樂或者八零年代的老搖滾,開車上街時你看見的住宅永遠比商店更多。

但是Thomas意外地喜歡這裡小小的、緩慢而舒適的生活。他不會說這裡的環境「精緻」──「精緻」從來不是美國中部任何一個洲的形容詞。但是在美中粗曠的氛圍中,奧克拉荷馬散發著一種溫柔的氣息。這裡不像德州那麼剽悍,也不像田納西州那麼藝術。奧克拉荷馬就是奧克拉荷馬──熱情、忠誠、傳統而溫和。

他才進入這間大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幾乎就已經決定未來要成為這個城市的永久居民。

奧克拉荷馬市立大學就像這個城市一樣,小而溫和。儘管他很期待每一場美式足球的比賽,這所學校平時仍然給人一種平靜的印象。

Thomas走向他最喜歡的那張沙發,把背包放在腳邊的地毯上,然後坐下,從背包裡拿出筆記型電腦。他把耳機接上耳機孔,然後打開他的iTune播放器。熟悉的旋律竄進耳裡,他打開網頁,找到電子書正確的那一頁。

他不確定自己看了多久──或許才五頁,總之他的音樂才換過一首──他就感覺到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差點從座位上彈起來,他的動作讓筆記型電腦幾乎從大腿上滑落。他趕緊伸手拉住鍵盤,蓋上螢幕,另一手把一邊的耳機摘下來。

當他回過頭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皺起眉頭。站在他沙發邊的人是個戴著眼鏡的亞洲人,Thomas很確定自己不認識對方。那副眼鏡戴在他的臉上似乎不太合適──Thomas覺得四四方方的鏡框就像麥克筆畫出來的線條,在亞洲人的臉上顯得特別突兀。一秒鐘之後,他才意識到,這副書呆子的眼鏡之所以會顯得這麼格格不入,是因為這個人的髮型。他不知道對方究竟用了多少髮膠才能讓自己的瀏海如此堅強地站在額頭上。

「什麼?」Thomas說。

「每個人都知道你喜歡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了,老兄。」亞洲人一邊伸手摘掉眼鏡,一邊聳起眉毛。他的表情帶著一絲嫌惡和嘲笑,讓Thomas突然覺得反感。

「David Bowie有什麼問題嗎?」Thomas語帶防衛地回答道。

亞洲人聳了聳肩。「是沒有什麼問題。」他說。「但是如果你在圖書館裡面把音樂播給所有的人聽,那就有問題。」

「什麼?」Thomas說。「我沒──」

「有,你有。」亞洲人打斷他的話,伸手指指他的電腦。「你的耳機線。眼睛長在臉上不代表你的大腦有在使用它們的功能,好嗎?」

Thomas的視線順著他的手指看去。然後他突然很想讓自己鑽到沙發底下躲起來。他的耳機接頭只有一半插在孔裡──這意味著他剛才播的音樂全都變成公開播放。

太好了。Thomas咬緊牙根吸了一口氣。為什麼我完全沒有發現?

「放心,老兄,不是什麼大事,沒人死掉。放輕鬆好嗎?」亞洲人說。

「抱歉。」Thomas勉強說道。

「沒事。下次記得,要用眼睛。」亞洲人說。「你不是唯一一個做過這種事的人。別擔心,我在這裡看過更白癡的。」

Thomas的視線飄過亞洲人身上穿的襯衫。他的胸前別著一小塊塑膠牌,上面寫著他的名字「Minho」。他的職稱是圖書館管理員助理。

「總之。」Minho聳聳肩。「享受你的閱讀時間吧。」他搖搖手上的眼鏡示意,然後轉身往牆壁另一側的櫃台走去。Thomas這時才注意到圖書館裡的其他人視線都往他們這裡看過來。

Thomas把電腦塞回背包裡,幾乎用跑的離開圖書館。在他推開門的時候,他幾乎可以感覺到Minho譏笑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背上。

他暗自決定,以後只要有這個助理值班,他就不要踏進圖書館一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逆 的頭像
非逆

關於那些小事情。

非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